每每想到自己这个目标,洛阳就特别有动力干活。

无论在哪个世界,拥有一个强大的势力,都是每个强者的必须品。

所以,洛阳就一直在完善教会的行政体系和军事体系。

以雷勃和王枢以及银血族人组成教会的十字军,其中还加入了一些不喜欢宣传,只喜欢修炼的修士。

毕竟,不是每个修士都喜欢去下面做分坛宣传活动。

然后洛阳又亲自组织了一波人专门做教会培训活动,这部分由他自己来。

而且为了防止底下分坛的人喜欢惹是生非,洛阳让北冥弄的功法参考了道门修真者的道法自然、逍遥无为和一日三省吾身和好人好事。

这种功法,对于心境的需求特别大。

修行快的人,肯定是要做好人好事,还是那种不留名的。

至于烧杀抢掠,整日想要争权夺利的,修行这部功法会越来越难,发挥出的战斗力也会越来越弱。

综合来说,就是这部功法有点唯心。

做完这一切,洛阳看着天帝雕像上聚集的信仰之力越来越快,以及收集的东华帝君的信仰之力也越来越多。

甚至于,他隔三差五就会出去,在某一个地方铲除为恶多年的老妖怪。

各个分坛坛主也在做这种事,神迹,必须有神迹显现。

这一天,叶凡准备去中州奇士府前,终于想到回石寨一趟。

当他按照记忆路线回到石寨时,看着面前这门口坐着两位仙台修士的地方,实在是懵逼,我走错了吧?

就在他疑惑时,洛阳瞬间出现在叶凡面前,笑嘻嘻的道:“我的叶天帝,你终于想到要来看看自己的基业了吗?”

叶凡尴尬的笑笑,基业?我觉得这里都是你的,我纯粹就是你的挂件。

洛阳看出他心中所想,笑笑,带着他一路走入扩大化的石寨。

在里面,天帝神像前,几千名修士正在默默祭拜石像反馈出一条条信仰之力为他们洗涤自身。

叶凡看到石像的面容露出震惊,是他的样子。

“看吧,这里都是你的,只要你证道成大帝,瞬间接收都不是问题。”

洛阳的语气让叶凡不明,为什么他如此笃定自己能成帝。

两人一路向里面走去,当叶凡看到雷勃和王枢,顿时瞪大眼睛,我去,他俩怎么成为了仙台修士。

“血脉返祖,吃了祖宗福利而已。”

洛阳随意的解释道,这样的人大多数都是没前途的。

“好羡慕,我祖上有九尊大成圣体,我也想返祖一下。”

这一刻,叶凡羡慕了,别人不知道他知道啊,雷勃和王枢可是刚修炼没几年的人。

洛阳哈哈大笑起来,叶天帝还挺逗。

“那他们修炼的古经是哪里来的?”

叶凡突然问出更大的疑问。

“我给的。”

“你的他们修炼能合适?”

叶凡表示自己可是知道的,古经这玩意,也要看合适不合适,走着古经,就适合特殊的体质修炼。

之前他看洛阳传给他的凤凰涅盘需要用百鸟洗礼,就以为洛阳修炼的功法需要特殊的体质。

“是他们这一族本来就有的银血天功,我从太初古矿中要的。”

这平平无奇的话语让叶凡瞪大眼睛,我的天,你竟然还和太初古矿认识?听这口气,关系还挺好呗。

“那你洛阳你和其他禁区关系咋样?”

叶凡赶紧问道,这要是也关系好,荒古禁地中的神果,不死山的悟道茶叶,神虚内的神泉,蟠桃不死药,是不是都能要来一些,到时候他岂不是能过上大帝的生活,吃蟠桃,神泉泡茶。

洛阳疑惑的看他一眼,不知这话是啥意思,还是老实的回答道:“都还行吧,除了不死山你不能去,其他地方,你去的话只要报我名字,都会被好好招待。”

额,轮到叶凡疑惑,为啥不死山不行。

“因为你是圣体,我看你和姬紫月的关系不错,未来搞不好还会成为姬家的女婿,和不死山就是双重世仇,你报我的名字,估计也就能保一命,但打个骨折还是会的。”

大写的尴尬写在叶凡脸上,不过,他并未辩解自己和姬紫月的关系。

来到最里面,也是石寨的原有生活区,在这里二人落座下来,洛阳给叶凡泡了一壶悟道茶,用神泉泡的。

轻饮一口后,洛阳感慨的道:“前些日子我去荒古禁地时,听里面的人说,有禁区至尊去了地球,在那里重开了修行路,一位不死山的禁区至尊知道你的存在后,收了泰山。”

说到这里,洛阳停顿一下,叶凡瞪大眼睛,有禁区至尊去了地球,那地球还安全吗?

之前洛阳行走禁区时,让那些禁区去地球前都隐匿身形,别大张旗鼓的离开,省的麻烦。

叶凡听到这话,为自己父母亲的安危紧张起来。

洛阳则耸耸肩,继续道:“你父母没问题,不死山不是源鬼源神,没有那么没品,会对后辈出手。”

“我只是想说,你多攒点钱,到时候把停车费交一下。”

叶凡沉默,这时,他想起来了,自己还有一辆奔驰停留在泰山脚下。

不过,叶凡确定自己父母没问题后,噗呲一笑:“估计早就报废了。”

洛阳斜视着他,嘿嘿笑:“有个叫暗菩的小家伙也看出你那辆奔驰的质量不行,坚持不了多少年,特意炼化一次,加入了大罗银精,现在保守估计能停五万年。”

“他们也不会打你,就是会让你交停车费,为的就是恶心你。”

真闲啊。

堂堂的禁区至尊,竟然这么闲的无聊,就为了收他停车费,给奔驰加大罗银精,有本事,你给他加仙泪绿金,炼化成极道帝兵,以后大家打架直接开车撞。

可能是知道自己父母安全,叶凡直接把这句老槽吐出来。

洛阳听到惊为天人,一拍手掌,惊叹道:“不愧是叶天帝,说的妙啊。”

叶凡瞪大眼睛,你们要做什么?

“不死山至尊带去了一个仙泪绿金圣灵,我们要是把奔驰和他融合在一起,等圣灵出来时,自带的帝兵不就是奔驰吗?”

“或者我们以圣灵之法把奔驰封印,然后让他通灵,到时候出来的就是一尊奔驰大帝。”

“天帝,你的想法可真牛逼。”

洛阳眼神火热的盯着叶凡,不愧是大帝,就是牛逼。

再说,泰山也是人杰地灵的之地,培养一尊圣灵还是没问题的。

叶凡仰头就要倒,如果自己的奔驰真被培养成圣灵,那就是最少百万年的停放,那自己的停车费得交多少。

这是一个未知数。

尤其是看到洛阳真的往虚空中打了一个印记,并表示这个消息会传到地球后,叶凡心里祈祷禁区至尊没有那么无聊。

地球昆仑山上,此时已经被一位位古皇大帝弄的破破烂烂,你一个古洞我一个古洞,昆仑山就到处是洞。

北冥接到洛阳的印记信息后,眼神中终于有了波动,然后传给玄武古皇。

还是老态龙钟样子的玄武古皇嘴角抽搐的带着暗菩来到泰山脚下,暗菩入职当了保安,玄武古皇使用秘法把奔驰和泰山相互连接,然后使用圣灵封印法,把奔驰封印起来让他能更好的吸收泰山精华,并在奔驰车内刻入圣灵成型的法门,促进它的进化。

随后,玄武古皇想了想,又滴入一滴自己的精血,随后感叹道:“万物皆可圣灵。”

玄武古皇刚想走,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转过身道:“叶凡是男的,如果你也化形成男的,那岂不是太尴尬?

而且他也开了你这么久,你想必也不介意再继续被开。”

抬手再打入一道牵引化形的印记,女性。

暗菩看的眼角抽搐不已,为啥禁区至尊的画风越来越歪了。

难道他以后见到那位北冥大帝口中的气运之子叶凡,还得大吼一声:“这辆奔驰已经入了我圣灵一脉,现在生是我圣灵一脉的奔驰,死是我圣灵一脉的废铁,你要想继续开她,必须拿彩礼?”

想想暗菩就觉得恶心,真恶心。

北斗,石寨。

洛阳笑着告诉叶凡,我们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叶凡也开始说自己在外的经历,并且说出一个又一个疑问,期待得到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