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上的解释洛阳都说的很快,而人心上的解释,却让洛阳停顿了。

叶凡问道:“这次出去,我去了圣涯,见到了大成圣体的尸体,还得到了一部分圣体修行法。”

“东华,你说,大成圣体他图什么?”

这一刻,洛阳在叶凡眼里看到了伤悲,看到了难受,也看到了不解。

放下茶杯,洛阳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去回答。

“英雄盖世,镇压一世黑暗,随后病死生涯,可圣体后人却惨遭欺凌,他这一生,还剩下什么?他镇压的动乱,又能算什么?”

叶凡再次询问,可以看出他的心境很不平静。

“如果后人如那姬家一样君临东荒,那先辈厮杀尚可以理解,为了守护后人和平。”

“可圣体后人过的如此凄惨,那大成圣体又守护了什么?”

叶凡的脸色逐渐苍白,他想到天下人的追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圣体何辜?

放下茶杯,洛阳轻叹一声,这是一道心里难关,很多人都曾有过。

洛阳厉声呵斥道:“他是为了心中正义,为了心中底线,为了替苍生出一口恶气,也为了自己守护的人。”

叶凡瞪大眼睛,修士还谈正义?还谈底线?

这真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大笑话。

洛阳挥挥衣袖,施展禁忌法术改天换地,二人出现在一片民间街道上,这里,人来人往的都是凡人,偶尔才有一两个修士。

随后,二人又出现在一座修士城池中,到处都是底层小修士,为了一两块源石在争论,为了一点修炼资源在争夺。

之后,二人又出现在一座大世家之中,在这里,家族繁盛,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最后,两个人的身影又回到石寨的位子上。

洛阳继续开口道:“你可知传说中的黑暗动乱到底是什么?”

叶凡摇头,听过更多黑暗动乱,但是他从未想过黑暗动乱是什么,没有接触到。

“是禁区中的至尊为了续命,出来吞噬宇宙众生的血气。”

“他们视天下苍生为人世大药。”

“大成圣体,虚空大帝,他们打的就是这些人。”

叶凡瞬间明了所谓的正义,所谓的底线,还有洛阳带他看的修士生活和凡人生活的原因。

修士可以轻易虐杀凡人,但是不能做。

大成圣体征讨禁区纯粹就是为了自己心里能过得去而已。

只是为了守护自己内心中的一片清明,没有其他原因。

没人要求黑暗动乱时大帝必须出手,大成圣体必须出手。

他们出手,仅仅只是自己愿意,只是他们为了守护自己心中的一点清明而已。

叶凡恍然大悟,明白过来。

“只是因为人心善良而已。”

叶凡明了。

洛阳看着叶凡重新光明起来的眼神,同样露出笑容,很好,叶天帝怎么能颓废呢。

他相信,原着中的叶凡也曾失落过,但是他身边没有能够倾诉的人,所以一直在默默扛着。

当然,在洛阳眼中,这也是叶天帝吸引人的地方。

天帝不会抱怨,只会独自走下去。

接下来,叶凡想把让洛阳把天庭的权杖解开封印,他好不容易得到一把可以作为底牌的神兵,但是竟然只能发挥出他目前境界的实力,太坑了。

洛阳看了一眼,忍不住吐槽道:“神经病一般的设计。”

“打造这柄兵器的人有毒,让他只能发挥出持有者境界的神力。”

叶凡无语,玛德,活该你们杀手天庭被灭,死的一点都不冤枉。

叶凡要把行字秘交给洛阳,然后洛阳默默的告诉他:“谢谢,我有。”

叶凡又拿出真龙不死药药液,希望能帮助洛阳,得到的回答是:“谢谢,这个我也有。”

再次深呼吸一口气,叶凡感受到压力,他想回报点洛阳什么,可是对方都有。

现在他觉得,自己能拿出手的,大概只有万物母气鼎了,但这是他留给自己的成道法器。

仿佛看出叶凡在想什么,洛阳忍不住笑出声:“我的叶天帝,你不需要考虑太多,你只需要记住我们有恩情在就行。”

叶凡摇摇头,他是真想回报点,他不喜欢一昧的承人情。

洛阳想了想,开口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旅行一下你教主的义务,去中州的时候,在那里也发展一下我们教的分坛。”

说着,洛阳把修炼用的古经,沟通用的石像,都交给叶凡。

随后把叶凡收集到的行字秘打入石像中的法术宝库中。

“看,你这就回报了我,帮我补充法术宝库,省了我不少力气。”

洛阳的笑容很阳光,叶凡看在心里,真的很感动。

叶天帝虽然对外人黑,但是他一但认定你是自己人,就会非常照顾。

随后,叶凡在这里修行几天,跟着洛阳狠狠对练几天。

为此,洛阳让叶凡和各地前来修行的坛主们一起攻击他,他以同境界表演了一波一打好几千。

只有叶凡在四极境界和洛阳能交手。

事后一群人恭维洛阳,说他真的太强,同境界无敌,有古之大帝的资质。

面对他们的恭维,洛阳哈哈大笑,不以为意的道:“古之大帝的资质?”

“别闹了,我只是仗着经验足欺负你们罢了,我可是一路败到圣人境的。”

洛阳从未掩盖身份,他们都知道洛阳就是东华。

但是大家都秉承低调的想法,不解释。

叶凡瞪大眼睛,一路败上去的?

大帝之路不应该像无始大帝那样,一路打进圣贤,横推到大帝境吗?

叶凡真的把疑问问出口。

洛阳噗嗤就笑了,看着训练完,周围的一群人解释道:“不不不,你们不要觉得惊讶,有时候威压一世的那个人,不一定会成道。”

叶凡表示不信,都天下第一了,怎么就不会成道。

洛阳的脸立刻严肃起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叶凡知道成道到底是什么。

同时,洛阳也看向周围的分坛坛主,严肃的说:“即使你镇压当世,也不一定成道。”

“历史上的乱古大帝和北冥大帝就是例子。”

“乱古一路败到准帝境界,在将成道者的时候进行蜕变,直接怀着必死之心渡劫证道,然后以大境界杀了曾经毁他家族的那群人,证道前,他并不是宇宙第一。”

一群人,倒吸一口凉气,尼玛的,成帝后复仇。

“那北冥大帝是怎么回事?”

洛阳继续道:“北冥大帝那一世很恐怖,太初神体,圣体,霸体,纯血神体,妖神体,还有古神,大成圣灵,各种体质都有,每一个都修炼的很快。”

“其中北冥大帝在准帝时期时,一尊大成圣灵出世,游历宇宙百年后直接渡劫,让整个宇宙的天才都道心崩塌,然后大成圣灵渡劫时被干掉了。”

啊咧,一群人懵逼,渡劫时被干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