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的圣人王身体颤抖不已,扑通一声跪下,大声哭泣而出。

太皇是他们这一脉的开创者,最辉煌的祖先。

他们这些后人体内都留着太皇的血与皇道法则。

如今祖先惨死仙路,他们哀呦。

“太皇,这是死在了成仙路,老迈到连化道都做不到了吗?”

老府主震惊不已,喃喃道。

洛阳摇摇头:“我猜他应该是被人偷袭的。”

太皇剑猛的调转剑身,大夏皇朝的圣人王也刷的一下起身,想到了外面听到的魔影说的不死天皇。

洛阳施展禁忌秘术进行往日再现。

无数恐怖的阻力出现,太皇剑和古华鼎一同出现在洛阳头顶,支持他。

轰的一声,画面出现。

只见满头白发的太皇独自走入这里,望着昔日的成仙路自言自语:“不死天皇,你到底死了没有?”

“我都把你蜕变的遗体扔出去,抢占你的棺材板,你竟然都没有出现,难道你真的死了?”

太皇自言自语,非常疑惑。

随后只见太皇洒脱一笑,又开口道:“我现在血气衰败,也没有心情再等你,只想闯一闯成仙路。”

画面中的太皇猛的爆发出惊天战力,没有太皇剑在手,那抬手间打出的皇道龙气也杀碎一片片仙道生灵。

他一击就打穿这片宇宙壁垒,进入了一片奇异的世界,在那里,一片片法则化出鸟语花香的世界,一片片法则军队浮现。

太皇独自厮杀,丝毫不显老态,每一击都震撼天地。

最后,他杀穿了巨城,平了红尘海,来到一片仙门前,叹息一声,扭头又回来了。

“血气不足,支撑不了他杀穿仙门。”

洛阳叹气道,太皇和雪月清一样,包括人皇太阴。

就在太皇即将回到这片宇宙时,一道黑影闪过,恐怖杀伐出现,瞬间击碎太皇身躯,太皇勉强重组,怒吼出:“不死天皇。”

画面消失,大夏皇朝的圣人王面色低沉如水。

“太古万族将要复苏,我大夏和不死天皇一脉将不死不休。”

那凶狠的眼神,如果不死天皇一脉出现在他面前,恐怕他会自己用太皇剑厮杀。

洛阳看向他,笑笑,提取一丝太皇的气机,看向满地的血与肉,笑着道:“道友,北冥道尊正在验证一条长生路,如果成功,太皇也许能复活,但是我们需要太皇的血与骨。”

话说的很明白。

大夏的圣人王先是愤怒,随后叹息,想要拒绝,太皇剑开口了。

“可以,拿走吧。”

大夏的圣人王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太皇剑也不解释,重新陷入沉睡。

洛阳挥手把太皇的血肉收起,随后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大夏皇朝和不死天皇有仇吗?”

“为什么太皇一副明摆着找不死天皇麻烦的态度。”

大夏的圣人王迷茫,没有理解,不过老府主在旁边开口:“应该没有仇,但是我觉得太皇应该和太古万族有仇,他可能是在调查太古万族时和不死天皇对上了,发现了什么。”

洛阳疑惑的看向老府主,上一世的北冥只忙着收割全宇宙,一开始也不觉得不死天皇会针对他,自然也没在意,也没探查过。

“太皇是人族护道者的后代。”

听到人族护道者五个字洛阳瞬间明白。

太古时期,人族在几位人族圣人的带领下降临北斗,他们大多都是太阴和太阳两位古皇的后人或者弟子。

洛阳叹口气,这下明白了,太皇肯定追寻过太阴和太阳两位人皇的旧事,知道不死天皇做下的恶心事,才趁着血气没有完全衰败来这里等他。

甚至于做出睡不死天皇棺材板,假死等一系列事,最后发现不死天皇太能忍。

这样一切就都能讲通。

大夏的圣人王把地上沾染太皇血迹的泥土全部挖走。

洛阳在他走之前,给了他几株药王和两枚荒古禁地的神果。

意思很明显,你家要是在人族危难时不出手,我可是会看不起你的呦。

老府主摇摇头,觉得洛阳可真是太小心了。

未来太古万族复活,太皇一脉必然会悍然出手,不图别的,就图为太皇报仇。

出去后,洛阳本想快速离开,老府主拦住他,嘿嘿笑道:“道友,讲道的事。”

洛阳无语,大手一挥道:“讲道可以,我要在那里。”

洛阳指着叶凡化身叶遮天名字的领地。

老府主立刻表示同意,没问题,只要你肯讲道,你就是在妙欲庵我都同意,老夫还能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老而弥坚。

对于老府主的不正经,洛阳不以为意,因为他也喜欢妙欲庵。

至于为何远在叶凡处,纯粹就是怕叶凡听不到而已。

讲道三日,洛阳也见到了苏醒的中皇向宇飞,南妖等人,也见到了大帝之资王腾,这个心态崩坏的人。

更见到了其他天骄。

讲完这三日大道,洛阳最后说了一句:“诸位道友,修道修道,一定要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修道,如若不然,是走不到最后的。”

讲完之后,便让所有人离开。

中皇向宇飞独自留下,来的洛阳处。

“我想见她。”

“可以,等你证道后就行。”

“好。”

向宇飞大踏步的离开。

有希望就行。

叶凡的小房间内,洛阳直接走进,就想看看叶天帝有没有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好留作黑历史。

可惜什么都没有。

就叶凡独自一人在修炼。

“都当领主了,也不说鱼肉一下百姓,下一个初夜权或者开无遮大会这类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我的叶天帝,你属实有点拉跨。”

洛阳的声音中充满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对于叶凡这种廉洁的行为非常不爽。

叶凡则非常无语的吐槽道:“那我怎么没看你开无遮大会,在石寨下令实行初夜权那种混账玩意。”

“而且,哪个修为高超的人会干这种掉价的事。”

洛阳赶紧反驳道:“北冥和恒宇,他们两个就干过。”

“北冥曾偷偷进入凡间国度当领主,就开过无遮大会和下令初夜权。”

“恒宇在紫薇有一个人欲道祖师“朋友”,还有一个专门收女性修士,刺激男欢女爱的路子。”

“最最重要的是,我还知道恒宇出走中州的时候正值壮年。”

说到这里,洛阳想了想,说出更震惊叶凡三观的话。

“无始从小在瑶池长大,是所有男修士羡慕的模样,狠人是一个兄控,虚空帝尸通灵后开创了后宫佳丽三千,神州妃子遍地,太皇有几十个儿子。”

然后,洛阳用古怪的眼神看向叶凡:“你一个和李小曼分手后遇到许琼,来北斗后和姬紫月感情纠葛,还和秦瑶“真诚”相对过,和安妙衣阴阳共济过,我觉得你不像是有心理洁癖的人呀?”

叶凡黑着脸,冷声道:“你给我滚,我虽然朋友众多,混蛋朋友也有不少,但我叶凡,不是那种开无遮大会的人。”

洛阳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所以你也有一个朋友,和恒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