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人族,不死天皇是太古万族的神,天皇的子嗣岂容你羞辱。”

一只大手从远处拍来,上面裹着混沌气。

陆吾不屑的笑笑,区区一尊圣人王而已,随手把对方从虚空中摄来,扔在地上,太古万族惊呼,竟然是银月天王。

陆吾直接一指头点死,管你是什么身份,今日他就是来立威的。

太古万族颤抖着道:“银月天王,可是昆宙大圣的弟子,就这样被杀了?他可是斗战圣皇都称赞过的祖王。”

洛阳降临北斗时,看到的就是陆吾杀银月天王的嚣张样子,在虚空中,挠挠头,真想不到,容成氏竟然把陆吾派来了。

道门新组建的人族昆仑三神。

陆吾,开明,西王。

三尊潜力惊人的大圣。

不过,陆吾的猖狂样子看的很爽。

洛阳悄悄进入瑶池。

陆吾杀了银月天王后,太古万族消停了一会,这时候大家纷纷进场。

蔡青带着卫易、老不死、张林一起而来。

大夏老大圣亲自过来。

盖九幽在夏九幽的陪同下走来。

姜太虚和彩云仙子一起而来。

人族圣人纷纷出现,太古万族的主事人迟迟不出,让天皇子都不敢乱跳。

万龙巢内,太古万族的大圣都在聚集。

“银月被杀了,是一尊没见过的人族大圣。”混沌中,一道身影开口。

“古皇还活着,你们谁去联系了。”有人开口,问向的是太古皇族的人。

“联系不上,古皇不是我们能随意联系的。”无奈的声音响起,他们都没有见过自己一族的古皇,只有极个别封印下来的大圣见过。

“古皇子也不行?”对面的人明显不信。

“不行,火麒子,凰虚道,龙女,黄金天女都试过了,都不行。”对面挨家挨户的点名道。

大家沉默,这就太扯了吧。

“万族盛会怎么办?”有人再次询问,迟迟不去也是一个问题。

“走吧,一起过去,再尝试找一下那些传说中的准皇。”有人提议。

这一次,瑶池盛会外,太古万族的大圣们一起出现,足足有十几位之多。

他们犹如来自地狱的魔神,散发着恐怖的气势,始一降临,就让瑶池仙地摇摇欲坠,让人心中发慌。

看到太古万族十几位大圣出现,天皇子觉得自己又行了,立刻嘲讽道:“太古万族是一家,我就不信你陆吾还敢大开杀戒。”

人族的大圣们也并不少,对于天皇子,大家选择视而不见,直直的看向太古万族的大圣,蔡青开始琢磨对面要是咄咄逼人怎么办,看看自己这一方,虚空境,恒宇炉,西皇塔,太皇剑都在,心里有底,问题不大,大不了就全杀了。

太古万族的大圣中的浑拓看到蔡青和盖九幽,心头狂跳,开口就是:“各位,万族共生,大家当以和为贵。”

这让人族圣人和太古万族圣人都眉头狂跳,你这家伙,是在说什么。

大家明明气氛紧张。

“为何不敢大开杀戒?”

轻佻的声音响起,太古万族的大圣看着突然出现在场中的洛阳眉头狂跳,这是什么人?

人群中的叶凡露出喜色,洛阳来了,人族没问题了。

洛阳肯定能联系到北冥大帝。

洛阳径直走向天皇子,嘴角升起一抹邪笑:“当年不死天皇偷袭北冥,我可是记忆深刻,现在遇见他儿子,我觉得我可以逼迫一下他了。”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都不知所错,这是什么意思?

洛阳抓起天皇子,轻声道:“血脉炼化。”

“天皇子,就看你在你后妈,八部神将,不死天皇心中的地位了。”

啊,痛苦的声音在天皇子口中喷出,他感觉自己的血脉在喷张,在沸腾,在奔涌,他却无法进行控制,好痛苦。

太古万族的一位大圣看到这一幕,愤怒的大吼道:“贼子,尔敢。”

洛阳看都不看,抬手一抹,这尊大圣就原地炸开,血气被凝聚为一颗鲜红的血丹。

其余人狂咽吐沫。

没过多久,天皇子被炼成一血团,里面隐隐有凤凰跳动。

期间天皇子的护道人从天边冲杀而来,呼唤太古万族的人一起上,想要救天皇子,被洛阳一指一个全杀了。

没有等到救援的人,洛阳失望的看向太古万族的大圣,轻声道:“谁是昆宙?”

昆宙上前就要行礼,准备礼貌以待,结果...头颅飞起,身体化为血丹。

咕嘟一声,太古万族全都被吓到了,一尊盖世无敌的大圣,就这样被杀了?

人族的修士感觉好刺激,好爽,洛阳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心中充满了快感。

人生当如洛阳。

浑拓看到这一幕,叹口气:“道友,人生当以和为贵。”

洛阳却没看他,这老头有大气运,还是连楚风都压制不住的大气运。

洛阳同样叹气,一副悲天悯人的态度:“道友,不是我想杀人,主要我不以强硬的态度杀几个人,我怕太古万族到时候作死,我得屠一半太古万族。”

“到时候杀戮更大,恐怕北斗都会被染尽血色。”

“所以,我现在其实是在救你们。”

洛阳说的悲天悯人,说的极其认真,浑拓都惊呆了,太古万族的大圣们也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意思?

你杀了我们两尊大圣,宰了天皇子和他的护道人,你还是救我们一命?

洛阳不顾他们惊呆的表情,继续道:“既然我救了各位,那么你们能不能报恩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

索要好处?

身后人群中的叶凡忍不住喃喃道:“人人都叫我叶黑,可和洛阳比起来,我那算什么。”

段德同样喃喃道:“玛德,我就是挖人祖坟,他这是赤裸裸的勒索,他比我缺德。”

蔡青只是悄悄的吩咐老不死,让他赶紧带人离开,去把天皇子的老家抄了。

那里都是不死天皇的神藏。

太古万族的大圣还没反应过来时,洛阳又一指头点死一位不知名的大圣,笑嘻嘻的道:“各位,赶紧报恩吧,要不然,我不得不收回我“借”给你们的命了。”

一群人,疯狂咽口水。

远处,有人催动古皇兵,结果发现一点用都没有,不知为何,古皇兵就是不响应。

“十。”

“九。”

倒计时开始。

浑拓叹口气,肉疼的从怀里掏出一本石书:“这是我编写的大圣经文。”

洛阳不嫌弃,示意他可以走了。

黄金大圣开口道:“道友,想必你也听到之前轮回道尊所说的话,我族黄金皇还在世,你确定要勒索我。”

洛阳笑嘻嘻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嘲讽:“说的简单点吧,你觉得黄金皇会为了你和北冥大帝开战吗?”

黄金大圣叹口气,留下一段续命的龙髓离开。

对面说的对。

瑶池盛会还是开了,浑拓和麒麟族大圣留下,定下了天下无圣的局面。

洛阳则被叶凡等一群人围住,坐在瑶池的蟠桃树下问东问西。

叶凡率先开口:“东华,为啥你这么仇恨不死天皇一脉。”

洛阳看着一群年轻人眼中的渴望,幽幽的道:“因为我和北冥差点死在他手下。”

所有人都眉头狂跳。

洛阳的声音充满仇恨,继续道:“如果不死天后今天来救天皇子,我就会留下她,然后狠狠的给不死天皇戴一顶绿帽子,之后封印不死天后的修为,把她丢到乞丐窝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憎恨成这个样子吗?

“北冥大帝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吧,是不是太丢人了。”圣皇子忍不住道,他爹当年不知为何憎恨不死天皇,掀飞了不死天皇的坟墓,都没这样羞辱对方的家人。

洛阳看向他,眼神中的杀意都掩盖不下去,冷冷的道:“你不是你爹,你怎么知道你爹不会这样做。”

猴子,你太看得起你爹的道德水平了。

也太高看古皇大帝们的道德水平了。

而且,你也太小看我和北冥对于不死天皇的仇恨了。

那是恨不得生吃了他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