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雷劫落下,每一道雷劫都仿佛要击穿虚空,打落三千界一样。

而血凰化作的凤翅镏金镋就矗立在这万丈雷劫之中,默默承受,没有反抗。

他没有动用任何秘法,也没用动用能斩碎三千界的斩击。

终于,在第一波雷劫过去后,第二波更恐怖的古皇身影雷劫出现了。

一位震撼天地的血红长发男子从雷劫中走出,眉心处有凤翅镏金镋流动,血红长发飘散,面容阴柔却霸气无双。

是曾经的血凰古皇。

“重回巅峰,要面对曾经的自己吗?”

有人疑惑的道,众人看向北冥。

但是北冥渡劫时他们都知道,没有经历这一战啊。

就在众人疑惑时,雷劫中走出的血凰动手了,抬手就是一道毁天灭地的斩击。

血凰化作的凤翅镏金镋也开始变化,凤翅镏金镋消失,出现的是一团精血,随后精血慢慢化作一名黑色长发披散,红袍加身,霸气无双的御姐,御姐身旁飘荡着破碎的凤翅镏金镋。

面对雷劫血凰的毁灭打击,她挥舞破碎的凤翅镏金镋打回去。

北斗血凰山,沉默多年的凤翅镏金镋爆发出无量光,撕碎星空而去。

凰虚道和血凰山大声惊呼出声:“父亲/古皇,归来了。”

两人激动不已,虽然之前麒麟古皇已经说过血凰还在,但确实没用证据,现在证据确凿,他们兴奋了。

凤翅镏金镋归来,血凰握住它,轻喝一声:“神兵合道术。”

蜕变下来的破碎凤翅镏金镋和帝兵凤翅镏金镋融合到一起,爆发出无量光,血凰的御姐身影同时和凤翅镏金镋融合,气势猛烈突破,纳周边雷劫进入自身,战斗力飙升,攻击力暴涨,刹那间无数恐怖的斩击倾泻到雷劫血凰的身上。

随后二人的厮杀更加恐怖,雷劫中陆陆续续又有几道身影走出,每一个都是恐怖的太古皇,每一个都是巅峰强者,可惜依然无用。

血凰的每一次攻击都有万道加持,这是证道的先天道胎才有的效果。

“你给他的是大帝级先天道胎血液?”

“这是西皇的血,他腐朽的身躯被血液侵蚀,化为了类西皇模样。”

长生天尊看的最清楚,他发现了血凰容貌变化的原因。

北冥点头认可。

长生沉默,随后苦笑道:“这一刻我相信无始和你是盟友了。”

“不过,我就好奇一件事,血凰现在化作西皇模样,体内流着的血也算西皇血,那无始管他叫什么?”

长生天尊这个问题让周边一群人眉头狂跳,然后也好奇起来。

洛阳缓缓开口:“从血脉上将应该叫妈。”

“但是,无始太能打,当年我们用这个开他玩笑,他让我们又一次体验到了死亡的感觉。”

长生闭嘴,不再说话,等哪天他晋级到不怕无始的地步再开这个玩笑吧。

要不然,他怕自己哪天出门被套麻袋。

能养出黑皇那种性格的人,你觉得他能有多正经?

雷劫继续,血凰终究还是撕碎了雷劫,立道在天宇之外。

“我乃一百七十万年前的血凰,今日再次复生,于天地间立下大道血脉神兵,修我大道,血脉与神兵交融,神兵反哺个人,可锻体、延寿、铸魂。”

“同时,我在此宣布,贫道正式入主天庭,为天庭神将。”

血凰的声音响彻宇宙,所有修行之人感受到天地的变化,一股大道在凝聚,在长存,也可以感受到。

一些将要死去的老圣贤眼含热泪的去修炼它,发现自己和神兵结合的更加紧密,神兵内的神袛开始反哺自身,身体与神魂更强,寿命得到延长,虽然不多,但再活个几十上百年还是可以,有了突破的希望。

信仰之力凝聚,血凰的修为瞬间突破到天帝地板砖级别,寿命得到延长。

在场至尊纷纷祝贺,然后参悟血凰新走出的道。

天地间的大道越来越昌盛。

洛阳和北冥露出笑容,这一下,他们这一方的至尊会更加相信他们。

血凰迈出这一步,真的很强。

洛阳发现血凰的凤翅镏金镋隐隐有向仙器进化的趋势。

不过,也不奇怪,毕竟是两件帝兵合一,血凰也是精修兵器之道的至尊,能向仙器进化也正常。

不过,血凰宣布他加入天庭的这件事还是震惊了宇宙。

不过,随后众人看着他身上那没有因果流动的信仰之力还是明白过来。

套壳洗白。

有天庭分担着部分因果,拿来修炼更加方便。

血凰也不小气,迈步向众多至尊走来,看着一群人复杂的目光,他并不在意。

“和悠久的寿命,能传承自己大道的孩子比起来,我觉得变个性,问题并不大。”

血凰的声音充满磁性,可以看出,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

不过,血凰看向北冥的目光发生变化。

在她眼中,北冥的体内大道昌盛,修为惊艳,绝对不是他表现出的那么简单。

最起码,她对比自己,估摸着应该打不过北冥。

论道行,论修行,在这个境界北冥比他走的远。

论战斗。

北冥成道后的战争经历的也有几场,他知道的,和不死就打过好几场。

至于和其他至尊大帝有没有过交手就不清楚了。

血凰心中轻叹一声,至尊之间最大的差距不是在年龄和修为,而是在战斗的数量。

现在禁区中的至尊,没有自斩前,很少有击杀过自斩至尊的经历。

因为他们都和禁区交好,禁区至尊只要不在他的任期内出来,他们就是好朋友。

这也是为什么荒古时代黑暗动乱非常多的原因。

荒古时代,很多太古皇因为在太古时期都生熬,或者是一些没自斩的太古皇用血供养他们,等到了荒古时,什么续命手段都用完,实在熬不住,自然要出来猎食。

整个荒古年间,人族大帝不断,还有九位大成圣体用命拼,黑暗动乱还是不断绝,就可以知道禁区中的存在有多熬不住了。

明知出去要厮杀,可还得出,就四个字,熬不住。

血凰也知道这些,光比战斗力,一生杀了七八位至尊的虚空比他们这些人强多了。

血凰的情绪瞬间低落下去,早知道,当年多厮杀几场了,也不至于现在缺少和至尊战斗的经验。

感受到血凰的情绪低落,其他人一脸懵。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逍遥,寂灭,万龙,黄金,灵皇,仙姥,墨羽等人也都相继重回巅峰。

只有长生一直没恢复,听从北冥的话,在压制。

不过,长生的心也很大,他想突破的更加深远。

道行这东西可以憋着嘛。

随后,他们又联手把虚空、恒宇、西皇、道德、阿弥陀佛等人复活过来,把人世间的巅峰战力聚集到极限。

在这期间,星空古路也昌盛起来。

无量天尊没有掩盖自己的身份,在星空中横冲直撞,遇见天骄就是一顿锤。

管你是谁,反正他就是一句话,老夫要天道位。

并且他在去了一趟北斗,真的化出了完美混沌体。

更是把自己的三千道推演到一个新的巅峰,看的一群人发愣。

然后地球上的古皇大帝天尊们集体做了一件事,发福利,给天骄们发福利。

甚至于为了锻炼自己的子嗣,血凰揍麒麟皇的子女,麒麟揍万龙女儿,等情况也都出现。

当爹的不好意思对自己儿子女儿下手,其他人好意思,并且贼狠,谁让你们的对手更恐怖。

无量纵横星空古路,一战败帝皇,更是压的众多天骄抬不起头。

直到他撞上了女帝。

是的,无量撞上了女帝。

人族古路五十城,叶凡战败霸体后,无量准备前来狙击他时,洛阳来到荒古禁地。

“无量天尊准备打叶凡,”

一句话,一道带着面具的身影封印修为到圣人,撕裂空间出现在人族古路上。

洛阳咧嘴笑,无量天尊,我让你装逼。

这个女人状态好不好,全取决于叶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