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飞和不死天后瞪大眼睛,一时不知所错,过了三分钟左右,不死天后愤怒的开口:“你这个疯子,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羞辱不死天皇。”

旁边的宁飞看着不死天后还在纠结中,听到她的话,心中有点失望,还是坚定的站在不死天后身边。

洛阳掏掏耳朵,随意的道:“都精神出轨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要么死,要么和宁飞生个孩子,把不死天皇从头绿到脚。”

“自己选吧。”

不死天后咬紧牙关,冷冷的道:“我选择死。”

她深知不死天皇的恐怖,她怕不死天皇归来时清算一切。

洛阳看看宁飞,有点失望,这小子真是宇宙第一舔狗,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赶紧答应。

旁边的恒宇表示自己实在看不下去,兴奋的开口道:“洛阳,我有一个朋友,他炼制了一个神女炉,任何贞洁烈女放进去都会变成浪荡女。”

“别磨叽了,我去把神女炉拿来,把他们两个塞进去。”

不死天后惊愕的转过身,看着恒宇大帝,怒吼道:“恒宇,你枉为大帝。”

恒宇撇撇嘴,不屑的道:“我都说了是我有一个朋友,是我朋友炼制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拿来用用而已。”

洛阳不看不死天后,看向宁飞,不屑的道:“宁飞,做出决定吧,不死天皇肯定是要绿的,谁来都没用。”

“你不绿,我亲自下场也行,听说神女炉里的宫殿啥道具都有,床又大又软我还没试过。”

宁飞还没做出回答,恒宇下意识接话道:“没错没错,神女炉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组合式神兵,可以后期添加各种道具。”

“我琢磨着几十万年过来,里面应该有了各种新式道具。”

“床用的都是凰血木打造,特别舒服,还吸水,不容易潮湿。”

神念在此的至尊们此时就一个念头,恒宇,神女炉就是你打造的吧。

“我愿意绿不死天皇,但是你们要让我加入神宫,助我突破道尊,”

宁飞听到洛阳要亲自下场绿不死天皇后终于慌了,直接开口。

漂亮。

不死天后想要反抗,直接被逍遥天尊逼出体内凰血,喂下不死药,强行续命一世,封印修为,自杀都做不到。

宁飞也吞下不死药,续命一世,重回巅峰。

恒宇找来了神女炉,又借了点神金融入进去,直接熟练的炼制成大帝神兵。

直接把宁飞和不死天后送进去。

“打吧打吧打吧,一男一女打架最好看了,她不沉浮,你就是一直炮轰她,没有什么女人是一炮解决不了的,有的话就再来一炮。”

恒宇看着一进去,开始意乱神迷的不死天后,嘿嘿一笑,我的技术果然还没忘。

洛阳非常满意恒宇大帝的高效率。

很好,很不错。

这才是人族大帝该有的模样。

“失误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杀天皇子。”

洛阳看着神女炉,唉声叹气的道。

恒宇等一群围观的乐子至尊疑惑的看向他,这是啥意思。

“早知道有变形这条路走,我就应该把天皇子的血脉由男变女,然后让叶凡和她生个孩子,之后再培养这个孩子去锤不死天皇,那多带劲。”

洛阳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悔恨过。

恒宇面色严肃的看向洛阳:“洛阳,你知错吗?”

知错吗?

洛阳迷茫的摇头,什么错?

“你要是早点复活我,会有现在的悔恨吗?要是我在,肯定会提醒你。”

洛阳疑惑的道:“难道你还有这方面的研究?”

恒宇不屑的道:“我一生知交遍天下,什么朋友没有。”

“区区男变女,女变男,拿手就来。”

“我最牛逼的一个朋友,他可是研究过如何从心里改变两个人的恋爱观,塑造男男女女之间的世界大爱。”

恒宇的话里充满自豪,无数人都震惊了。

虚空悄悄的离开他,我是正经人,不认识这个邪道。

恒宇瞥虚空一眼,冷笑道:“装什么装,你帝尸通灵后的黄帝可是写了黄帝内经,可是有过御女三千的经历。”

虚空大怒:“我虚空一生坦坦荡荡,黄帝做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出自太初古矿的麒麟皇叹口气:“我太初古矿的至尊竟然死于尔等人之手,真是丢人现眼。”

嘿嘿,恒宇冷笑一声,直接怼到道:“你丫一个Lsp在这里逼逼什么。”

“你长子和小儿子小女儿差了一万多岁,你丫都晚年了还生孩子呢,你确定这两个孩子是同一个母亲?”

“我猜你肯定是在晚年还娶小老婆着。”

麒麟张了张嘴,最后啥都没说出来。

万龙皇想开口,被怼了一句龙生九子,我不信龙还有不好色的。

其余人纷纷转过头,仰天吹口哨,尤其是仙姥,她啥都不想说,谁还没有年轻过,还没有一段黑历史了。

洛阳无奈的开口:“各位,我们都有年少轻狂时,再说,我们那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吗?我们是为了宇宙的繁荣发展。”

所有人瞪大眼睛,把目光看过去,什么鬼?

洛阳理直气壮的继续道:“我们这么强,不努力繁衍子嗣,怎么提高宇宙孩子的质量?”

有道理。

而且,洛阳继续道:“众所周知,混沌体是万血交融而成,只要我们努力生孩子,孩子们再努力联姻,那总有一天,有一个孩子就会觉醒所有血脉,成为混沌体。”

“每一个混沌体都是宇宙的财富,会推进天道的进化。”

说到这里,洛阳还没有结束,继续道:“而且,你们想象,如果这宇宙万族都是亲戚,那还会打架吗?”

“只要大家见面开口都变成我爸是恒宇大帝,巧了,我爷爷也是,那还会打架吗?还有战争吗?”

“都会没有的好好吧。”

牛逼,没毛病。

周围的至尊,尤其是恒宇,腰板瞬间挺直,玛德,没错,我们那是为了自己吗?我们是为了全宇宙的和平发展。

话糙理不糙,虽然他们觉得洛阳说的有点扯,但是意外的合乎道理。

不过,大家这时陡然发现,恒宇炉内,竟然一点动静没有。

恒宇探进神念,只见宁飞把不死天后制住,满脸的尴尬。

感知到恒宇的神念后,尴尬的道:“你们这么多人围观,我不好意思。”

神女炉外面,一群人相互对视,散了散了。

一群人离开后,宁飞把神女炉神袛镇压,看向美丽的不死天后:“我这都是被逼的,请不要怪我。”

巫山云雨过后,不死天后幽幽的醒来,看着旁边的宁飞,心情复杂,有喜悦有纠结。

宁飞看到不死天后醒来,无奈的道:“本来我想镇压神袛带你一起偷偷溜走的,但是无奈神袛太强,禁制太多,催?烟雾太厉害,坏了你的清白。”

某被镇压的神女炉神袛:“听我说......。”

不死天后用手指拦住宁飞接下来的话,幽幽的叹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清白既然已经破坏,那我们就继续吧。”

“我们行了一次巫山云雨,不死天皇肯定会清算,那不如再来无数次。”

宁飞点头,我是舔狗,我啥都听你的。

某被镇压的神女炉神袛:“你们还没完没了是吧。”

外界,天庭在清扫不死天皇旧部,一个一个横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