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战力逆天,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宇宙中其余残留的势力在各个星球内向天庭服输。

在这个期间内,洛阳一直高坐九重天,处理着天庭大事。

昆仑神宫内,一群古皇大帝们又一次聚集到了一切。

他们望着神宫大殿墙上的镜子。

镜子里面是一片仙气云绕的世界。

在那里,有着另一座昆仑山,上面有着连绵的宫殿群。

而在虚无中,一道道信仰之力被牵引进去,演化镜子里的昆仑神宫。

“这就是信仰天庭的雏形,我们的信仰身种子都在里面?”

青帝对无量天尊询问道。

目前他们这里主持信仰事宜的就是无量天尊。

无量天尊满意的点头:“没错,我把所有皇道至尊的信仰身种子都埋入进去。”

“按照推演,这里会形成一片信仰世界。”

“信仰身代表着我们在天庭的职位,他们会吸收我们在天庭的因果之力,而我们可以借助信仰身去吸收炼化无害的信仰之力。”

“同时,信仰身还会替我们挡掉一些精神攻击,护持我们的元神。”

无量天尊异常的兴奋,这都是他完善的天庭计划。

只要镜中的信仰天庭完善成功,那么以后别人攻打到昆仑神宫,就需要面临信仰天庭内的信仰身围攻。

这可不是一个两个皇道至尊,而是一群皇道至尊的围攻。

这也将是他们的底蕴。

除此之外,无量天尊继续解释道:“帝兵和至尊生命相连,帝兵等级提升会反哺大帝,那么,信仰身和至尊同样相连,信仰身不朽,滋养元神,理应也有长寿之功效。”

“这是我从血凰的神兵道上得到的理解。”

其余人感受着自己和信仰天庭的联系,纷纷感叹无量天尊牛逼,随后把自己的皇道印记打入信仰天庭之中,建立更深的联系。

洛阳撇撇嘴,觉得无量天尊像极了传销。

但是不得不说,这么多古皇大帝聚集在一起,很多事都好做了。

不过,他对叶凡说一声抱歉,天帝位那里此时也有信仰身在产生,上面背负着整个天庭的因果。

洛阳感叹时,有神音传来,叶凡来了。

独自走出,来到洛阳自己的洞府内,叶凡独自一人等在这里。

“好久不见,我的叶天帝。”

洛阳一如当年的尊敬。

叶凡苦笑一声:“别闹了东华,我可不是天帝,天帝是天庭之主,现在天庭聚集着如此多的大帝,我怎么可能是天庭之主。”

洛阳笑笑不语,坐在叶凡对面,观看叶凡的修为。

准帝三重天,很惊人的修为。

再感知到叶凡身上的惨烈气息,是活生生厮杀出来的。

洛阳心里盘算着叶凡的情况,出声道:“我的叶天帝,你可有什么想问的?”

叶凡面色复杂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诉说,长叹一口气,无奈的道:“洛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中我,但是我现在累了,只想回到地球,陪伴父母,过完余生。”

洛阳笑着看他,透过叶凡纯净的双眼,他看到了叶凡的真诚,随后叹口气:“我的叶天帝,荣老还乡,我也有这个梦想,但是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舔你吗?”

“真经,势力,法术,女人,都往上送。”

叶凡摇头,这也是他不明白的地方。

他从未缺失过宝物和护道人。

这也是他不解的地方。

洛阳凝结出一枚记忆结晶放在桌上,眼神凝重的看着叶凡:“这是我的记忆结晶,里面储存着我的记忆,你可以观看一番世界真实。”

叶凡愣住,果断接受。

洛阳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喝茶,那里有着他最大的秘密。

穿越者的现实,以及遮天后续发生的一些事。

叶凡今天找他来摆出的态度让他傻眼了。

叶凡竟然不想干了,这还行?

他需要刺激一下叶天帝。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扛不起剿灭诡异一族的重担,这事,还是交给主角们来吧。

跟着混到最后多好。

大约一刻钟后,叶凡睁开双眼,里面尽是迷茫,随后没有三秒钟就消失了,叶凡整个人充满了一股奋发向上的气势。

掏出一把神兵,给自己狠狠来一下,叶凡大笑出声:“疼就代表真实,我才不是什么书中人。”

洛阳也笑了:“还要看看我们探查到的世界真实吗?”

叶凡笑着摇头,露出灿烂笑容:“洛阳,让我去另一片世界历练吧,照顾好我的父母和家人们,我必将征服一个世界,带着巨大的利益归来,以天帝之资征服天庭所有至尊,成就天帝。”

叶凡的声音里充满自信,他要去冲杀,去拼搏。

洛阳笑着同意,把叶凡往身后一推,一道空间出现,里面有一双冰冷的双眼,是越发无情的北冥。

叶凡出现在一片漆黑的空间内,北冥带着他一直往前走,终于,到了一处光亮之地。

“北冥大帝幼年时曾遭遇过一个穿越者,一个来自于异世界的穿越者,世界坐标就是从他那里得来,他那个世界盛行炼丹,我和北冥的炼丹术都是传承自那里,那个世界是有真仙的,去征服吧。”

洛阳的声音在叶凡耳边响起,叶凡感觉到身体一沉,便失去意识。

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苍冥大世界炼丹大宗的药奴,专门用来炼药用的血液提取丹。

洛阳送走叶凡,露出笑容,去吧,去征战吧,去打吧。

拯救三部曲的命运不可能由我承担,只能是你们这卧龙凤雏加楚萝莉三人组的责任。

他并没有欺骗叶凡,在没有分魂之前,他确实遇到过一位穿越者,也确实来自于那个未知的世界,他唯一没说的就是北冥曾经进入过那个世界。

那里应该是破碎仙域的一部分。

只不过,那里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一条不同于仙界,九天十地等世界的路。

洛阳有个猜测,那里是荒天帝留下的暗手。

荒天帝在对决诡异一族后留下的后手之下。

不过,这并不重要。

北冥出现在洛阳身边,把叶凡到那边的安排告诉他。

洛阳露出猥琐的笑容:“嘿嘿,合欢宗药奴,不光要被取血炼丹,还要被双修。”

“叶天帝,加油,将来你征战长生仙路失败后,这些都是你的种子,天帝大道,总有复苏的那一天。”

同时,洛阳把祖先在后人血脉复苏的这类复生计划加入到天庭至尊的研究项目中。

他得给叶凡留下足够的复活后手。

“我都已经出现,原着必然改变,谁知道三天帝还能不能荡平诡异一族,必须得留下天帝复活的后手,只有这样,我才能生生世世抱天帝大腿,才能一直有人救。”

洛阳喃喃着来到信仰天庭外,牵引里面的信仰之力,以信仰之力为引,点燃神火,进行涅盘,准备冲击道尊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