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小镇中,洛阳悠闲的经营着书画店,每天过着轻松的生活。

和邻居唠唠嗑,和往来的修士吐槽一下域外邪魔,一切过的悠闲自然。

这一天,洛阳如同往常一样打开门做生意。

泡一壶茶,点燃一盘香,然后往桌后面一坐,翻越起一本民间杂事,准备混过这一天时,书画店门口来了一位贵客。

“洛阳,你身为天庭的东华帝君,攻打苍冥世界的负责人,就这样在这里虚度光阴,你对得起天庭发你的工资吗?”

调笑的声音响起,洛阳看向门口的那个身影瞪大眼睛。

卧槽,恒宇这混蛋咋来了?

握紧自己的神图,洛阳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恒宇这小子,太坑,有前科,会出卖人,如果北冥在这里,他绝对要弄死恒宇。

现在恒宇背靠天道神女,还是先怂一波,洛阳往后看看,确定没有天道神女在,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对于恒宇能找到自己,他并不奇怪。

恒宇毫不客气的走进来,大咧咧的坐下,抓起桌上的糕点就吃起来,一点也不嫌弃:“这不是一千年了嘛,咱们该聚会了。”

洛阳沉默,尴尬的挠挠头,下意识道:“桌上的糕点过夜了,我再给你拿点新的。”

恒宇拽住他,狐疑的盯着他:“你有事瞒着我。”

“该有的千年聚会出问题了?”

洛阳眼神飘忽,恒宇死死盯着他,有问题。

犹豫半响后,洛阳尴尬的道:“这一千年我就忙着处理雪月清和阿弥陀佛,忘记聚会的事,没有选地方。”

恒宇狐疑不已,他总觉得有事瞒着他,尤其是洛阳左右飘忽的眼神,让他更加确定洛阳有事瞒着他。

“你在说假话?”

恒宇追问。

洛阳先是点头,然后疯狂摇头,表示没有。

“快说,聚会为啥没喊我。”

“我真忘记了,就没有聚会。”

“除非你发毒誓,说你要是骗我你就一辈子没有女人缘,要不然我不信。”

“恒宇,你就别逼我了,你不会想知道真实原因的。”

洛阳无奈。

恒宇表示你今天必须告诉我实话,

“除非恒宇你发誓,知道真相后不打我。”

“好,我以恒宇二字发誓,知道真相后我不打你。”

洛阳无奈的道:“大家怕你把趁着聚会时把我们卖给天道神女,就用脚投票把你踢了出去,我们已经聚会完,订下了接下来三万年的计划。”

洛阳看着恒宇阴沉的脸色,悄悄的往后跑,小声道:“我去给你泡茶。”

恒宇用手按住他的肩膀,露出灿烂笑容:“洛阳,我来给你进行培训,我得到天道神女的赐福,对于苍冥修炼法有独道的理解,我帮你修炼一番吧。”

洛阳狂咽口水,一副你别过来的表情。

“恒宇,你说过你不打我的,”

恒宇搂着灿烂笑容:“我怎么会打你,我是给你训练。”

“再说,我是用恒宇的名义发的誓,和我人欲道副教主有什么关系?”

惊人的发言让洛阳转身就跑,尼玛,我就知道恒宇这人不要脸。

最终,洛阳还是没逃出去,被恒宇给揍了一顿。

“还怕我出卖,你们对我的人品就不能有点信心。”

“知不知道我是在为了谁努力。”

“只要我和天道神女生下孩子,到时候我们把这个天道体孩子带走,我们就能带走这个世界十分之一的本源。”

“而且我已经忽悠的天道神女想去生孩子了。”

恒宇一边揍洛阳一边说道,说着还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洛阳只听到了最后一句,忽悠的天道神女想生孩子了?

卧槽,你咋这么牛逼,你咋做到的。

“我去,恒宇,你别骗我,那样一个纯粹理智的家伙,怎么可能被你忽悠的去生孩子。”

“我调查过,推演过,天道神女是没有自主意识,与其说她是人,不如说她是披着人皮的计算机。”

洛阳忍不住吐槽道。

恒宇鄙夷的看他一眼,两人把门一关,各自坐好,只听恒宇骄傲的道:“很简单,我戳中了她的原始程序,守护世界。”

洛阳瞪大眼睛,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先是勾引了神宫选定的神女傀儡,一个小姑娘,让她体验了天地间的七情六欲,美好,向天道举报我们这些外来者的存在,逼着它提前下场,入主傀儡,清理世界。”

“但因为傀儡有自己的记忆,天道又是提前下场,该有的孕育时间不够,导致这一代的天道神女不完美了。”

“要知道,曾经他们制造出的天道傀儡,是没有记忆的,就是纯粹的一张白纸,方便天道降临用。”

“而我,给了傀儡美好的记忆,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这些记忆对于天道来说,就像是精密机器参杂的沙子,让人膈应不已。”

恒宇说的很骄傲,洛阳听的很头疼。

这不合理。

洛阳结结巴巴的接话道:“这样就行了?”

恒宇摇头,当然不行了。

“我向她交了信仰之力的使用方法,让叶凡不停的给她上交信仰之力,让众生因果去影响他,让凡人的情绪透过信仰之力感染他。”

“之前我还蛊惑她,杀了域外邪魔,吸收掉他们的力量,以此来强化自身。”

够狠。

洛阳心里一颤,恒宇说的简单,但是恒宇的操作归根结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往天道神女这个精密机械里参沙子,让无情无欲的她有感情。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谈笑风生的恒宇,洛阳咽口吐沫,好可怕的男人。

他才来多久,就知道怎么对付天道了。

恒宇笑着解释道:“洛阳,你没必要怕我,要知道,我做的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的想法,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交的朋友,他告诉我的。”

洛阳疯狂摇头,我不信,老子不信。

你太邪性了。

为啥遮天宇宙时只是觉得你不太靠谱,但是到了这里,你就迅速变邪性了。

为啥?

这是一个疑问。

恒宇不回答,只是问出另外一个正经的问题:“洛阳,按照约定,去掉最后吸收世界的收获是一起平分,之前的东西我们能拿多少拿多少,都是自己的对吧,”

洛阳点头,没错,确实是这样。

但一切都得冲着削弱这个世界去。

洛阳看着恒宇最后诡异的笑容,心微微一颤,这家伙又要做什么。

该不会要清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