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拦住想要离开的叶凡,招呼他和自己走。

皇道会议的宫殿在外面,洛阳则带着叶凡向昆仑神宫的里面走去。

“我的叶天帝,刚才说的话你别太生气,我也就是为了刺激刺激你。”

叶凡冷笑一声,无情的道:“我看到了恒宇在跃跃欲试,还看到了其他大帝的兴奋,我再看看我家里的颜如玉,火麟儿,我觉得我要是废物了,你们会真的把我家变成血脉大杂烩。”

叶凡丝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没变成他们希望的样子,这群人会强迫他去繁衍后代,操控他的后人去生更强大的血脉。

洛阳耸耸肩,语气相当随和:“没错,这个你说的对。”

“如果你要是废物,你的潜力就是会被这样应用。”

说到这里,洛阳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叶凡道:“重点是你还没办法反抗我们。”

“以你的性格,我们没有危害苍生,出发点还是打造最强战力,我们自己也有付出的情况下,你是不可能和我们不死不休厮杀的。”

“所以,从始至终,你的选择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强,成为至高天帝,统率天庭。”

叶凡沉默以对,没错,以他的性格,他确实没有办法做出因为这事背叛遮天宇宙,或者和对面这群人疯狂厮杀到不死不休的事。

对面也付出了。

血凰不要面子,复活混沌体,太古皇已经把女儿送到他家,他家隔壁住着的禁区女等,这都是皇道至尊的态度。

为了遮天大宇宙,他们都付出,他叶凡如果不够强,为什么不能付出?

这是一种阳谋。

两个人继续走,来到昆仑神宫的最里面。

洛阳推开一扇由混沌石打造的大门。

叶凡忍不住感叹:“这么富有吗?混沌石打造的大门。”

洛阳平静的回复:“这是天庭的一个研究项目的成果。”

“项目叫反本溯源和物品进化。”

叶凡不再接话,从字面意思了解,他们已经能搞出大帝仙料了。

里面的房间很诡异,直对大门的墙壁上贴着一块巨大的镜子,镜子里是仙气环绕的另一座昆仑神宫。

而在房间两侧,摆放着天庭皇道高手的石像,每个人都是英明神武的。

叶凡不知怎么回事,他在镜子里感受到恐怖的信仰之力,还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恐怖的大帝级法则,那种深厚,就像大帝在里面沉睡一样,最重要的是,这面镜子,竟然已经成为仙器。

“昊天境,由我们联合打造,经由信仰之力洗礼而成,里面的是信仰天庭,昆仑神宫的根基,也是天庭的根本。”

洛阳为叶凡解释道。

叶凡疑惑,炫耀吗?但他觉得洛阳没有这么无聊,静静的等待洛阳接下来的话。

“里面有天庭皇道高手的信仰身。”

“也有一具无主的天帝信仰身。”

“你要走打穿皇道会议,登顶至高天帝的路,那么我们也不会苛责你,你毕竟是我们选中的人。”

“你可以进去,打爆天帝信仰身,占据他,然后再来打穿皇道会议。”

“这是弥补你自身底蕴不足的最好方法。”

“选择在你。”

说完,洛阳转身离开,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叶凡站立在昊天镜前,没有停留的走入进去。

他刚进去,房间内的石像纷纷睁开眼睛,散发诡异的光芒,洛阳也转身回来,露出笑容。

“那具天帝信仰身是什么实力?”

“上次我进去,见到时是初入大帝。”

“他能行吗?”

“叶凡渡的是九重天劫,并且另类成道,还带走了苍冥世界第六境的本源,理论上有大帝级实力。”

“可他没有经历过皇道厮杀,至尊追杀。”

“别说了,看戏吧。”

迈步进去后,叶凡来到一片奇特的世界。

在这里,虚无一片,冰冷的声音响起:“身份,进入信仰天庭何时。”

叶凡没有丝毫震惊,平静的回复:“天帝叶凡,打爆天帝信仰身,占为己有。”

“查无此人,没有权限。”

叶凡抬手就是一拳砸下,呵斥道:“区区仙器的器灵也敢摆架子。”

饱含愤怒的一拳砸穿整个空间,叶凡发现自己出现一处辉煌的大殿上。

大殿之上,一位带着青铜面具的黑发人坐在上面,面具透露出的双眼中满是无情。

“觐见天帝,为何不跪。”

叶凡冷笑一声,真是奇特的世界,信仰身还能成精。

“区区一个人们幻想出来的虚假神袛,居然也称天帝,真是可笑。”

“我为天帝叶凡,当主九天沉浮。”

黑发神袛冷漠的看着叶凡,听到他的话,轻声笑道:“原来是谋逆者,诛杀掉好了。”

轰的一声炸裂响起两双拳头对在一起。

一个是从帝路厮杀出来的叶凡。

一个是聚集无数人们信仰之力的天帝神袛。

帝路厮杀有着自己的经验。

天帝神袛聚集着无数人的神念,透过这些什么,袛获得了无数功法和战斗意识。

战斗越发残酷。

叶凡受伤后施展凤凰涅盘,对面也施展凤凰涅盘。

叶凡动用大虚空术,对面也用。

天帝神袛使用恐怖的宇宙万族禁术,叶凡一拳破万法,动用自己参悟的天帝拳。

天庭至尊们透过石像观看二人的战斗,纷纷露出笑容。

“天帝神袛固然很强,可惜终究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

有人轻笑道。

“哼,如果一具信仰身就能超越我们的努力,那我们努力的意义何在?”

大家对天帝神袛很不屑。

看似神袛战尽上风,但是大家看着叶凡的天帝拳,露出笑容。

这是货真价实的无敌道。

在自身大道面前,一切术与法都是虚假的。

古往今来,众多大帝都会繁杂的术法,可最后使用的还是自己开创的术法。

在他们眼中,天帝神袛就是一个强大的怪物,可是叶凡是一个正在由凡蜕变的强大生物。

在叶凡硬顶着天帝神袛的攻击,一拳洞穿天帝神袛的仙台后,天帝神袛彻底慌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躲避?”

天帝神袛不明白,这不符合他的观念。

叶凡冷笑不语,以伤换伤,基本打法而已。

天帝神袛慌了,之后的战斗一泄千里,终究被叶凡一拳击溃仙台,信仰之力崩溃,死亡。

叶凡按照洛阳的方法,把自己的皇道印记放上去。

天帝神袛溃散的信仰之力凝聚成叶凡的天帝信仰身。

同时,一部分纯净的信仰之力进入叶凡的身躯,滋润仙台,给他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