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叶凡如此痛快的斩杀了信仰天帝的样子,外面的至尊们纷纷皱眉,神情严肃起来。

“虽然知道他会赢,但是没想到赢的如此痛快,诸位道友,做好被打败的心理准备吧。”

麒麟古皇神色复杂的开口。

其余至尊冷哼一声,都是皇道高手,谁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弱。

叶凡跨出信仰天庭时,看到洛阳笑盈盈的站在外面迎接他。

“恭喜天帝斩杀无主天帝信仰身,不知您做好参加下一场战斗的准备了吗?。”

下一场战斗的准备,叶凡愣住,这是怎么回事?

洛阳笑着道:“当然是做好面对暴怒老父亲们的准备。”

昆仑神宫外,逍遥天尊居所外,一位风华正茂的美妇人和一位年轻的少女正在相互扶持跪在地上,浑身重伤。

麒麟古皇大殿中,火麟儿无力的躺在地上,火麒子重伤躺在那里。

万龙皇和黄金皇的大殿中,也是同样的一幕。

颜玉如倒在青帝宫殿外。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几乎和叶凡想要联姻的大帝级人物宫殿外,都有反抗的子女,他们想掌握自己的命运。

凰虚道神色复杂的面对血凰,说了一句:“您为何要自降身份嫁给叶凡,还是如此主动。”

血凰面对自己儿子的疑问,笑吟吟的回答道:“征战异世界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我不想死后无人继承大统,所以想再生一个强大的后裔。”

凰虚道沉默,随后转身离开。

凰虚道离开后,血凰脸色迅速阴沉。

麒麟皇看着火麟儿和火麒子,冷漠的道:“你们是古皇的子女,不该服输。”

火麟儿面对自己父亲,艰难的站起来,并且扶起自己的兄长,失魂落魄的问道:“父亲,您为何要把我嫁给叶凡,之前你推荐,我以为是您看好他,但是现在外面流言四起,说您是为了制造最强血脉,在您眼中,女儿就是血脉制造机器吗?”

此时的火麟儿,眼角有着泪滴,想到自己在外面听到的流言,她不愿意相信自己就是父亲的联姻工具。

麒麟皇古井无波的眼中闪过一道波动,随后他冷漠的说道:“就在你们听到消息,来挑战我时,叶凡已经斩杀了一位皇道高手。”

“火麒子,你身为哥哥,要是能保护好妹妹,那我何须把他嫁给叶凡。”

火麒子和火麟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叶凡不过圣体大成,他是怎么做到的。

麒麟皇看着自己的儿女们,终究是卸下了伪装,长叹一声道:“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就是生命,每个人都只有一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孩子们,趁着我还活着去成长吧,要不然,你们终究只能沦为别人的玩物。”

火麒子和火麟儿攥紧拳头,尤其是火麒子,一拳捶地,仰天长啸,他痛恨自己的弱小无力。

类似的场景其他至尊那里也在上演。

每个至尊都在用自己的办法激励自己的后代。

叶凡回到家时,整个家里只有安妙衣、姬紫月、秦瑶、摇光圣女四人存在,其他莺莺燕燕都离开了。

叶凡松口气,姬紫月则气呼呼的看着他。

安妙衣给他解释道,他去参加皇道会议没多久,火麒子突然出现,愤怒的拽走火麟儿,说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妹成为生育最强体质的工具。

“小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妙衣笑颜如花,靠在叶凡身上询问道。

叶凡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最后道:“我一定会保护你们和孩子的安全。”

姬紫月则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些古皇是疯了吗?用自己的女儿当生育工具。

叶凡想的更多,他觉得古皇们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秦瑶则惊呼出声:“我们竟然在和血凰古皇抢男人,那我岂不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摇光圣女姚曦听闻此言,眼中饱含兴奋之色,兴奋的开口道:“我看地球上西游记说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那叶凡你要是和仙泪绿金化作的天帝结合,你们的孩子会不会也是石头。”

“闯荡宇宙时,我就见过人和圣灵生下的圣灵,身上就有一部分的是石头。”

“而且,神金通灵,身体上应该都是神金吧,那你该怎么......。”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但是已经全场沉默,叶凡是男的,神金通灵必然得变成女的,但浑身是石头的女人,还是神金,那该怎么做男女之事,纵然叶凡证道天帝,肉身无双,但真的可以做那件事吗?

叶凡沉默不已,他感觉心好累啊,你们的关注点为什么如此奇怪,我完全理解不了。

圣灵一脉,是各种天生地养的东西通灵。

比如他的坐骑龙马就是龙马状态。

石人圣灵一脉有一些化形出来的时候就是石头人状态,坚硬无比。

安妙衣和姬紫月看向叶凡,她们突然觉得叶凡娶多少老婆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各个种类的老婆,叶凡怎么下手,这才是重点。

姬紫月也越来越兴奋,激动的开口:“龙女是龙,血凰是凤凰,麟儿麒麟,那黄金天女是什么?你们谁知道。”

“还有之前住我们对门的母女,听说是逍遥天尊的后人,你们知道逍遥天尊是什么种族吗?”

安妙衣眨巴着大眼睛,也疑惑的看向叶凡。

叶凡心累的退下,留下一群女人哈哈大笑,她们相信叶凡的为人,叶凡不是那种广开后宫的男人。

他有属于男人的担当。

夜晚,火麟儿、龙女等人又都回来了。

看着笑容灿烂,没有一丝一毫变化的火麟儿,叶凡心理有点打鼓。

说没有尴尬是不可能的。

但是火麟儿的一句话,打散了他的尴尬:“苍冥世界的千年相处,让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愿意和你相处试试,如果不成,到时候我会踏上皇道之路,孤独而去。”

其余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大家还是聚集在叶凡这里。

而在之后的日子里,叶凡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白天,他要去昆仑神宫挨揍。

在那集合所有皇道高手打造的战场之中,麒麟皇率先动手,展现了太古皇的实力,愤而镇压叶凡。

拳拳到肉的战斗让叶凡体会到老父亲的愤怒。

当然,叶凡的实力增长也是飞快的。

在洛阳的眼中,叶凡的实力增长堪比神速。

夜晚,叶凡要面对一群莺莺燕燕,体验人世险恶,巫山风雨。

唯一开心的就是叶凡的父母,准备抱孙子。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五百年,宇宙越发的繁荣,也越发的安全。

道尊证道之法传下,不再向之前一样,由洛阳去选择信任的人物。

在这五百年间,唯一刺激的就是紫薇星被血洗了一遍。

在某次太阴和太阳蜕变之时,太阴人皇印和太阳古皇的石塔一起从天而降,里面的神袛愤怒的屠杀了整个紫薇星的修士群体。

那次,宇宙中的皇道高手纷纷选择沉默。

太阴太阳出来后只有长叹一声,然后把恒宇揍了一顿。

蜕变之前,恒宇给了他们一份阴阳共济,天下称皇的蜕变方针。

不过,这次恒宇被救了,是虚空出的手。

“庇护世人,不代表我们要庇护恶人,尤其是灭主的恶徒。”

洛阳轻松的劝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