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宇宙走上正轨后,洛阳再次来到通往苍冥世界的时空裂缝处。

北冥依然驻守于此。

和北冥打一个招呼,洛阳来到苍冥世界外,盘腿坐下,等待呼唤。

千年之后,他感知到了召唤。

苍冥世界在震动,一股独属于苍冥世界的本源力通道出现,洛阳顺着他的掩盖躲过天道的监视,进入里面。

苍冥世界,东方铭文境,这些年内崛起了一位新的儒家圣人,被人称之为圣师。

可是圣师之名却毁誉参半。

有人说他是敢为天下先的至圣先师,也有人说他是邪恶的域外邪魔教徒。

可是,所有人都无法忽略他的强大。

三岁识字,五岁熟读天下文章,七岁辩论成铭文境学堂老师。

十岁开始修行,三十五岁时已经是五境强者。

自此之后,便停滞不前,三百岁时突然突破第六境,在五域比武时突破力压群雄,击败了北方苍莽雪山内神宫的这一代传人阎罗,那一战,震惊世人,无数人惊讶。

当然,那一战也涌现出了强大的各域天骄。

来自中行无尽神国的光明天使。

西方灵天出现阿弥陀佛古佛。

以及妖族出现的一只叫雪月清的惊艳雪兔。

除了他们,民间一位名叫剑一天的练剑青年也以仅次于他们的实力出现。

五域大会时,整个苍冥世界都惊呆了,竟然一下踊跃出这么多盖世天骄,他们苍冥世界将会伟大起来。

可是,圣师接下来的行为却让人们沉默了。

他追寻域外邪魔的脚步,去过尸祸曾经肆虐的地方,探查尸祸,追寻骑牛老人和儒家圣人论道的地方。

甚至于,在今天,他还进行了域外邪魔召唤。

天下间无数人前来阻止,有人甚至跪拜雪月清、阎罗等人去阻止,联合起来击杀他。

用的是天地大义,使用的是众人觐见,可是雪月清等人不为所动。

他们只是远远观看。

面对神宫修士们的谏言,阎罗轻声道:“域外邪魔而已,如果把他们召唤而来,击杀掉,不也是顺应神宫的大义嘛。”

雪月清听着妖族大能们的苦苦哀求,望着天空静静出神,他有着自己的记忆,有着自己的想法,同样有着自己的选择。

他,怀念那个女孩。

阿弥陀佛眼神迷茫的翻阅自己曾经写出的经文,一篇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经文。

这是他从覆灭的合欢宗找到的。

光明天使看着天空,陷入沉默之中,他知道阎罗,曾经在另外一个世界,他见过阎罗,那一世,他是在世古皇,对方是禁区至尊。

绵绵细雨在天空中落下,沧海小镇内,圣师独自打着伞,哼着歌,身后跟着两位学生,推开那家多年不曾打开的书画店大门。

看着墙上画着的各种人物画,露出笑容:“这些画中人,就是所谓的域外邪魔吧。”

远处跟随圣师而来的人们纷纷露出震撼的表情,他竟然推开了这家书画店。

“果然,他是域外邪魔的教徒,快去请阎罗大人,我们一定要杀掉他。”

神宫修士瞳孔猛缩,咬牙切齿道。

圣师用欣赏的目光打量这些图画,看着画上人物的盖世身影,时不时的赞叹。

不久之后,他看到了最里面的一张图像,那是一位玩世不恭的青年,他嘴角噙着笑,眼神中充满玩味,腰间别着一副画卷,像极了纨绔子弟。

但这幅画下面写着一段话:“想要追寻世界的真相吗?”

“如果想,请召唤我吧以你的本源作为我的偷渡船只,让我这只域外邪魔降临。”

“吾名为天庭东华帝君洛阳。”

圣师看到这幅画,露出笑容,这个人很有意思,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

如果洛阳在这里,一定会说,不,我不知道你会来。

圣师用自己的本源力覆盖图画,同时一股无形之力在天地间弥散开来。

苍冥世界随着无形之力的扩散在震动。

五域内的所有六境强者纷纷睁开双眼,他们不明白圣师在干什么,为何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撼动世界。

随着发力,圣师的嘴角慢慢出现血丝,跟着来的两位书童纷纷惊呼出声:“老师,快停下,危险。”

圣师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发力。

光芒闪过,一道身影透过书画出现。

看到身影的出现,两位书童看出自己的法器,一把琴和一把二胡。

洛阳看着对面嘴角噙血的青年,赶紧一步上前,替他疗伤。

虽然不认识,但召唤他的都是好人。

圣师看到洛阳,久久不语,这个笑容温柔的青年就是域外邪魔?

“你是域外邪魔?”

洛阳点头,没错,你们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叫的。

“你可能否回答我的疑问。”

圣师双眼中透露出渴望。

“不能。”

干脆利落的回答让圣师拳头硬了,杀了吧,要不然他也没用。

“你不说问题,我怎么回答?”

感知到危险的降临,洛阳赶紧开口。

他看着对面的圣师心里打鼓,这个世界何时冒出的这么一个怪物。

这实力,已经有天帝级了吧。

大概不比无始差。

刚才他主动替圣师疗伤时感受了一番,圣师的修为太强了,和世界的紧密相连程度比他曾经在这个世界证的六境要强一个档次。

圣师尴尬一笑,找个地方坐下,让两位书童出去守着,

洛阳主动泡一壶茶,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停过。

“我的问题就一个,是我错了,还是先辈们错了。”

圣师眼神中闪过一道迷茫,这让洛阳震惊不已。

尼玛,对面是一个天赋怪,心中有迷茫,还能维持天帝级实力,这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意思?”

洛阳不理解他的意思。

圣师缓缓开口:“苍冥的先辈们为了阻止域外邪魔的入侵,也就是为了和平,创造了天道,来隔开外界,隐藏自身。”

“而域外邪魔没有了,但是天道每隔十万年的一次屠杀,让整个世界的强者再也没有前进的可能。”

“这个世界,已经千万年没有出现一位创造天道的先辈强者。”

“而在对付域外邪魔这一点上,我认为,应该打服对方,不应该因为对方强大,就怂,就躲避。”

最后,圣师的双眼中爆出精光,一股无敌的气势也浮现而出。

洛阳收起笑容,沉默以对,假装在思考,心里却笑疯。

这个问题,太好答了。

“你心中不早就有答案,干嘛还问我。”

洛阳尽量平静的道,使劲揉自己的大腿,生怕自己笑出来。

圣师起身离开。

目送圣师离开后,洛阳关上门,哈哈大笑起来。

“卧槽,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竟然想弑杀天道,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