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门外的圣师听到门内的笑声抬起头望向天空,他的双眼透过无尽苍穹看到了一处神秘世界,在那里,长生物质凝聚成海,供养着整个世界。

两位书童也听到了洛阳的笑声,两人面孔涨红,非常生气,忍不住开口:“老师,他在嘲笑您。”

圣师点点头,嗯,我知道,随后反问一句:“不该被嘲笑吗?”

“我确实是要杀我们这个世界的天道,我也确实被天地所钟。”

平静的圣师让两个孩子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这也太平静了吧。

“走吧,先回明文书院接管院正之位,随后我要传法天下。”

“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大弟子、二弟子。”

听闻此言两位书童笑容满面的应下,拜见师尊。

送走圣师,笑完他的奇怪想法后,洛阳再次把书画店大门打开,把摇椅放在门口,支上大伞,遮住太阳,躺在那里幽幽的玩起来。

来苍冥世界的时空裂缝处,北冥突然睁开双眼,冷漠无情的气势爆发开来,周围的混沌气都被吹飞。

他一个跨步来到昆仑神宫,找到无始、狠人、叶凡三人。

额头泛起一道光芒,把原因告知于他们。

同时给昆仑神宫的皇道高手传言:“做好准备,再次大范围进入苍冥世界,这一次,是真身进入。”

北冥带无始、狠人、叶凡三人来到时空裂缝处等待。

沧海小镇,书画店中,洛阳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腰间别着一把神尺,面色清冷,一身白衣如雪,黑色长发只是简单一束就别披后面。

看到青年后,洛阳露出笑容:“我以为会是你召唤我过来,妖皇雪月清。”

雪月清微微一愣,看看洛阳泡着的悟道茶,叹口气,是来自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该解谜了吧。

洛阳轻声解释道:“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我就心有不安,所以特意把你和阿弥陀佛留下,在这个世界不停转生恢复本源。”

“我相信,以你和阿弥陀佛的实力会登顶,然后寻找曾经域外邪魔的痕迹,毕竟,我们留下的很多传说,东西,罪行,都是遮天世界独有的。”

“所以,我在这里留下了召唤的方法。”

洛阳轻声解释,并且把一切缘由告知于雪月清。

雪月清先是沉默,随后问出自己一直以来的问题:“可以复活我的爱人吗?”

洛阳露出灿烂笑容:“如果你同意加入我,我现在就让留守宇宙的人复活你的爱人。”

雪月清露出久违的笑容:“本就是一个世界的人,哪里有什么加不加入一说。”

随后雪月清离开,游荡大陆,寻找这一时的天道转生体。

随后阿弥陀佛到来,和这家伙的交谈就简单的多。

他直接答应加入,并且把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研究信仰之力对抗天道的结果交出一份,还拍着胸脯表示,弑天之战,有他一份子。

主动的行为让洛阳不敢置信,为何会这样?

你为什么会如此主动。

你不是理论上一生慈悲,行为上达到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大德高僧吗?

阿弥陀佛打个佛号,平静的道:“我只是一生行善,尊重生命,不代表我就没有追求长生的心,弑天可以加强我们那个世界人们的长生力量,我自然要出一份力。”

“而且,大德高僧的慈悲心也是有数量的。”

洛阳被他吓的瞪大眼睛,忍不住吐槽道:“我一直以为你无欲无求。”

阿弥陀佛笑了,笑容里有一丝:

“我若是无欲无求,何必去探索信仰之力,又怎会对太阴人皇的神袛念做出残忍的研究。”

阿弥陀佛的解释让洛阳露出笑容,得,这也是一位颠覆世人观念的大帝。

这位佛门大帝,看起来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就是不知他有没有降魔之相。

光明和阎罗到来就有意思多了。

光明表示自己看禁区至尊相当不爽,能不能干掉那些人。

洛阳笑着表示不能,因为他和禁区至尊们有旧,把自己北冥那一世的成帝路告知于他。

光明不屑的回复道:“真是最奇葩的成帝路,鄙视你,等回到遮天宇宙,我一定要加强成帝的道德筛选。”

洛阳先是一愣,随后笑道:“你这是同意加入我们了。”

光明看洛阳的眼神瞬间变奇怪,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我说的不明白吗?”

不,你说的很明白,但是我听到你鄙视我,我以为你不选择加入。

“虽然我鄙视你当北冥时的成道路,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现在对遮天宇宙的付出很大,你是一位很好的领路人。”

“再说,你们那里已经聚集三十多位皇道高手,我不加入还能怎么办。”

听闻此言,洛阳眼睛一亮,迅速嘲讽道:“我鄙视你光明古皇,你说了半天,还是因为我们人多势众,你怕不同意我们打死你。”

光明古皇点头,面色非常平静的道:“对,我也鄙视我自己,是如此的弱小,无法贯彻自己的正义。”

随后光明古皇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他说他在中行无尽神国那里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国度,以前未曾在乎过,但是现在想来,那里应该是某个世界入侵这里后留下的。

他去探查一番。

阎罗看到洛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听到洛阳是北冥分出的半魂后,更是兴奋的不行。

“啥都不用说,就像当年我们收割整个宇宙的天骄血脉一样,你说啥我做啥。”

“我相信你的实力和人品。”

洛阳眼中不知为何出现一抹泪水,这该死的感动,我是不是应该去找找近三十万年被打死禁区至尊,他们如此相信我的人品吗?

想到洛阳就给北冥偷偷传个消息,让他准备一下,顺带给雪月清复活一下女朋友。

只要能找到雪月清女朋友留下的记录,留下的气息,他们终究能研究出,复活出一位差不多的人。

洛阳给阎罗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搜集这个世界的一切法门,宝藏,修行之法,以及神宫那些前辈们留下的各种研究。

洛阳才不信苍冥世界那些六境修士会不研究天道,会不研究更深远的道路。

尤其是逃避天道检查的手段。

或者说他们逃避十万年大劫天道追杀的手段。

这些研究,都是洛阳需要的。

洛阳要掠夺的还有这个世界的知识。

苍冥世界的六境几千万年来也积累了众多。

他们长的活过十万岁,虽然因为天道的限制很难突破修为,还被天道绞杀,但是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曾经留下过无数的研究。

那些研究有些是针对的天道的,有些是突破修为的,还有一些禁术的研究。

那些都是各式各样的知识,洛阳看中的就是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才是他最需要的,最需要珍藏的。

至于长生物质,当然也很重要了。

安排好这四位埋藏在苍冥世界的暗手,洛阳则关注起圣师的行动。

只见这位圣师回到明文学院,以最快的速度成为院正,主持明文学院的一切事宜。

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横推天下,击溃整个苍冥世界的强者。

明面上阎罗等四人为首的五大域六境,暗地里隐藏起来的六境人物都被打了一遍。

阿弥陀佛被击破金身。

阎罗的生死簿被撕碎。

光明的圣光世界被踏碎。

唯一能阻挡圣师脚步的就只有雪月清,这位曾经的妖皇化为一条白龙,与圣师厮杀到癫狂,最后略输一招,败落于东海,还被抽出龙筋,化为一把龙剑。

雪月清为此险些跌落六境,重伤远走东海边陲。

这一战后,苍冥世界五大域以东方铭文境为尊,铭文境以明文五学院为尊。

天下皇室更替听从明文学院。

各国被迫放下战争,只因圣师一句我不喜战争,谁搞事,我搞谁。

洛阳则冷静的看着这一切,最后唯有一声叹息。

这个圣师,很有手段。

“以最强的实力荡平天下动乱,让苍冥世界进入和平发展的阶段,你到底在想什么?”

洛阳忍不住喃喃道。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牌,最强的战力雪月清被击溃,给他留下无尽妖皇血独自走向东海边陲。

阎罗走向曾经神宫历代主人的脚步,被击败,软禁在神宫,只要圣师一日不死,他就无法走出。

光明被击败后,中行无尽神国进入了和平阶段,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发动战争,光明也被天使一族的摄政天使架空权利,自封于最高神殿。

阿弥陀佛惨败圣师后,给洛阳留下一卷经文,坐化在西方灵天的最深处,尸体化出一座寺庙,名为大雷音寺。

如此情况,如此情景,洛阳只能赞叹一声:“没有强力人物,根本打不了这牌局啊。”

摇摇头,洛阳只能选择燃尽雪月清的神血和阿弥陀佛留下的经文。

阎罗和光明一起动手,让苍冥世界动荡起来。

苍冥世界的时空裂缝处,感受到牵引之力的北冥抓住机会,狠狠的一刀斩下。

无尽刀芒向着苍冥世界的保护层攻击而去。

透明的保护层上,一只吞天龙兽以霸道姿态吞向刀芒。

北冥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再次举起刀,以无敌姿态冲杀下去,一刀斩碎龙兽,再次一刀劈下,从保护层上撕开一道缝隙。

一股苍冥世界的本源力涌现而出。

无始三人瞬间冲入进去。

苍冥世界上空浮现出两股惊人的气势,还有一股虽然微弱,但是充满唯我独尊的气势。

感知到这三股气势的出现,圣师从闭关之所瞬间出现,带着炸裂的气势冲向天空而去。

只不过,他刚起飞,一道无敌刀芒从天空中坠落而下,把圣师劈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