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这又有什么呢?”

“当年我们在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六境强者,不还是被天道神女屠杀殆尽。”

叶凡耸耸肩,相当无所谓的道。

他觉得洛阳的关注点有问题。

洛阳扶额无奈笑,你可真是叶凤雏。

“圣师必然要弑天,六境强者的数量有限,他就必然要增加他那一方的六境强者数量。”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唯有达到六境强者才有资格参与到弑天一战中。”

“而圣师的第二个目标就是荡平我们,所以,他想做的事,我们都要拒绝。”

洛阳表示现在这场棋局已经不只是他们和天道,还有圣师的存在。

如果不想干掉天道之后对上一个势力大成的圣师,那么他们必然要组建更加庞大的六境强者。

洛阳轻声道:“我和圣师的第一次博弈是我输了,我本来想用阿弥陀佛布局信仰之路,用光明和阎罗挑起战争,削弱这个世界本来的力量,用雪月清称王称霸。”

“可惜的是,失败了,圣师以一己之力打碎了这一切。”

“用强硬的实力干碎一切不平因素,强行和平。”

洛阳忍不住叹息。

“现在这第二场博弈,就看谁的六境强者多了。”

无始很欣赏圣师,这样一个有意弑天的存在,真的很希望拉到他们阵营,所以他询问道:

“就不能和解吗?”

洛阳摇头,苦笑不已:“我在这个世界多年,你觉得以我的性格,会不去沟通吗?”

叶凡三人点头,表示明白,如果和圣师无法和解,那就血拼到底吧。

聊完这里,洛阳询问道遮天世界的情况。

“如何?”

“那个世界有什么乐子吗?”

三人听到这个问题一愣,乐子吗?

沉吟半刻后,叶凡皱着眉头道:“史上寿命最短的大帝级人物算乐子吗?”

这一句话,让洛阳愣了,这是啥意思?

史上寿命最短的大帝级人物,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有人证就道尊,刚成,就被人杀了。”

叶凡无奈的解释道。

随后,洛阳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恒宇看中了叶凡的弟子叶瞳,也就是太阳体,太阳圣皇的后代。

亲自为自己后人姜婷婷联姻。

作为聘礼,他屠了扶桑星的金乌族。

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之后没多久,金乌大帝证道道尊,看到改朝换代的扶桑星愤怒和无始决斗。

而结果就是刚证道不超过一个月的金乌大帝被恒宇、太阴、太阳一起动手杀了祭天。

洛阳愣住:“为何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算计?”

无始解释道:“就是算计。”

“恒宇只是为了找个理由屠了金乌族而已,他来自紫薇星,和太阴太阳两脉交好。”

“太阴太阳自持身份不愿意做的事,恒宇会做。”

洛阳沉默,随后展颜一笑,笑容灿烂不已:“我喜欢恒宇的性格,敢爱敢恨。”

叶凡皱着眉头道:“这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天庭至尊中突然兴盛起一股第三代联姻的风气。”

“他们不把我当种马看,反而把我弟子叶瞳当种马看了,纷纷给他介绍对象,尤其是在叶瞳达到准帝后。”

“总感觉有人在针对我们这一脉。”

呵呵,洛阳尴尬的笑笑,迅速转变话题:“是吗?怎么可能,你可是要当天帝的男人。”

叶凡点头,没错,我可是要当天帝的男人。

突然洛阳看向女帝,尤其是脸上的青铜面具,嘿嘿一笑,欲言又止,看的女帝皱眉不已,冷漠的开口:“你想说什么?”

洛阳纠结着,最后在作死和大义面前选择了大义,愤然道:“女帝,我冒死进谏,希望你能为了遮天世界的未来,联姻圣师。”

沉默,叶凡瞪大眼睛,无始倒吸凉气,女帝沉默,随后清冷的声音响起:“既然是冒死进谏,那你就死吧。”

一柄仙剑插在洛阳面前。

“自裁吧。”

洛阳看着泛光的仙剑,陷入深深的沉默,随后扑通一声跪下,就要去抱女帝大腿求饶,被狠狠的一脚踹飞。

叶凡忍不住喃喃道:“我怀疑你不是想道歉,你是想抱大腿。”

女帝转过头,清冷的目光看的叶凡缩头不语。

洛阳迅速开口道:“不,我没有,我真的是跪地求饶。”

“女帝,请放过我。”

最后,在洛阳真的给了自己一剑后,女帝揭过这件玩笑事。

之后三人离开洛阳这里,开始自己在苍冥世界的游行。

洛阳则安心经营自己的书画店。

接下来的五百年时光中,东方铭文境涌出无数天骄,圣师坐下十弟子更是天骄中的天骄。

在这五百年中纷纷突破六境,成为世界上有名的强者。

尤其是圣师,更是做到了有教无类。

座下三弟子是西方灵天的天外天魔教教主。

九弟子是上一代神宫之主的后裔。

十弟子是一名小雪蛇。

这些人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开始相信圣师的人品。

再加上,圣师无数次公开讲道,把自己的大道传遍天下,让无数强者受益,更是让人信服。

当然,也不是没有异议,无始曾寻找到圣师,和他论道一番,讲述他们的经历,邀请圣师加入遮天世界。

自然是被拒绝。

而在这个时间内,洛阳远走东海边陲寻找雪月清。

无尽大海之上,洛阳独自驾舟而行。

斩杀大鱼,用其血和漫天星光做酒饮下。

观沧海桑田变化,记录日月周转,感悟天地大道,最后吐槽一声:“日咧,我果然不适合道家苦修,老子就适合于红尘打滚。”

想到这里,洛阳就忍不住怀念自己在神城和华韵打滚,鱼水之欢的事。

吧唧吧唧嘴,洛阳不得不承认,华韵是他认识技术最好的女孩。

想到这里,洛阳就忍不住流下一滴伤感的泪水,他曾经在东方铭文境内寻找类似于华韵的小姐姐,可是一个都没有,类似于妙欲庵这种教化世人的教派也没有。

这让洛阳不得不说一句:“铭文境这群儒士真不是东西,竟然把整个东方铭文境教化的如此之废,竟然找不到一个男人可以休息的地方。”

“怪不得北莽雪山那群蛮族说儒士一群基。”

就这样,洛阳一边驾驶方舟前行,一边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来到一片血色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