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你有药吗?”

“哦,你有药,和我们联姻,我的病立刻就能好。”

洛阳看穿圣师的想法,笑嘻嘻的道。

硬了,拳头彻底硬了,圣师面色阴沉如水,从来没有这么想把一个人撕碎过。

他终于明白自己老师当年为何在学习礼仪文化知识外,还要让他努力修行战斗术了。

前者是让自己在愤怒的情况下镇定下来,后者是为了让对方能收拢思维,坐下来和他讲话,比如现在。

“儒家金刚身。”

圣师轻声道,洛阳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圣师身上泛起金光,片刻后,一位身高三米,浑身金色,肌肉爆崩,身穿儒士长袍的圣师带着狰狞笑容冲击而来。

洛阳懵逼了,连忙催动羽化神图,呵道:“六道轮回拳。”

拓荒身影从羽化神图走出,挥舞着铁拳和圣师硬撼一招后消失。

圣师的脚步被停止一下,随后面容更加狰狞:“你这个张嘴闭嘴联姻的混蛋,让老夫给你普及一下文明礼仪,让你知道婚姻是需要两情相悦,而不是强制结合的。”

圣师迈着金色的脚步,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追着洛阳捶。

洛阳脚踩行字秘,运转凤凰涅盘,头顶羽化神图不停走出一个又一个身影阻挡圣师,同时,在听到圣师的话后忍不住大吼道:“我才不要停下,你会锤爆我的狗...呸,我的头。”

“而且,联姻又不是结婚,这只是结盟的一种方式,而且,婚姻绝对不是两情相悦,”

圣师大怒,咆哮道:“如果不两情相悦,那干嘛要结婚?”

洛阳同样咆哮回去:“那要是两个男人两情相悦了,难道也要结婚。”

震耳欲聋的一句话让圣师停下,随后表情更加狰狞,浑身肌肉爆崩,身高直接拉高到十米,化为金色的巨人,更加狂暴的怒吼道:“胡说八道,你这邪魔外道,给老子受死。”

洛阳看着明显恼羞成怒的圣师,心凉无比,尼玛,别人都说儒家讲道理,怎么我今天遇到的儒家老大,这个圣师一点道理不讲。

讲着讲着还狂暴起来了呢。

不理解。

完全不理解。

洛阳只能吐槽一句:“儒家都是骗子,嘴上宣传自己讲道理,实际上是用拳头讲的。”

“德育之拳。”

洛阳还没反应过来,圣师挥舞着拳头砸下,左手拳头上是德字,右手是育字,故名为德育之拳。

这一幕,看的洛阳眼睛发直,吐槽道:“卧槽,你的德育之拳是这么来的。”

圣师狂笑道:“你没看到我拳头上的德育二字吗?”

“老夫可是实话实说告诉你们的。”

洛阳表示自己要疯,这是何等歪曲事实的人。

“婚姻之两情相悦脚。”

“以理服人之通背拳。”

“知识灌输之海流过肩摔。”

洛阳看着写满各种礼仪文化知识的海水被圣师摔过来,眼睛都直了。

尼玛的,你们可真牛逼。

洛阳不停催动羽化神图,召唤一位又一位大帝虚影出来迎战。

“不要再挣扎了,让我把礼仪文化灌输进你的脑袋,让你从此和我一样讲礼仪。”

圣师大吼道,巨大的声音让洛阳神魂震荡,一股无形之力在虚空中凝聚,灌输进他的神魂,让他听从圣师的话。

要不是他锻炼过神魂,就已经被圣师这句话给坑死。

洛阳算是明白,儒家之所以能独霸东方明文境,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群人是真的能打。

看看圣师那强大的拳头,他能说啥。

洛阳疯狂躲避输出,打死都不近战。

从东海边陲一路打到北海。

终于,在北海边陲这里,洛阳被圣师逮住,给狂暴的捶了一顿,沙包大的拳头带着各种奇怪的字和知识打入洛阳的身体。

什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儒家礼仪文化知识,婚姻的价值观,人生的三观等等都被捶入洛阳体内,要从根本上改变洛阳的想法。

那一刻,洛阳差点以为自己是一位讲理的儒家修士。

要不是自己埋入神魂之中的涅盘后手冲出,涅盘之火熊熊燃烧,洗刷净肉体内的儒家思想,他差点就服从了圣师。

趁着火焰猛烈灼烧圣师拳头的一瞬,洛阳咬着牙唤出北冥埋入他轮海的天帝一击击中圣师,巨大的刀芒从洛阳体内飞出,把圣师击飞出去,洛阳落在北海之上,咬牙切齿的盯着不远处飞回来的圣师:“强制灌输思想,改变人的思维模式,你才是邪魔歪道吧。”

圣师硬生生接了北冥的天帝一击,也冷静下来,冷漠的看着洛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既然和域外邪魔打了起来,那还讲什么情面,不过去改变你的思维而已。”

“万一成功了,我也算有了一名合格的卧底不是。”

洛阳一口气憋在胸口,有被气到,对面这个家伙,是真的臭不要脸啊。

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亦或者做其他的,都有自己的独道行为模式。

深呼吸一口气,洛阳决定换个方式:“圣师,反正你也不能杀我,我也打不过你,不如我们两个就此罢手如何?”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散去儒家金刚身,圣师重新恢复成文质彬彬的儒家先生样子,站在海面上,就在洛阳以为他会同意时,只听他道:“一点都不好,你凭什么以为我不敢杀你。”

“如果你今天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一定会宰了你。”

洛阳感受到圣师的杀意,不算强烈但是很纯粹。

这一刻,洛阳头疼了,到底该给点什么东西好呢。

咬着牙,洛阳开口道:“好,雪月清的元神如何。”

“结合你手中的雪月清龙骨,再加上元神,可以再次塑造出一个符合你儒家的雪月清,这可是无上战力的强者。”

圣师一愣,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我以为雪月清是你的至爱亲朋,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随便的交出来。”

“不过,我要了,你买命成功。”

洛阳掏出白龙尸体,当着圣师的面抽出里面的雪月清元神。

圣师看到巨大的白龙尸体眼冒精光,好东西,就是缺了龙骨。

“把这具尸体也给我。”

拿到元神后,圣师继续开口。

洛阳瞥他一眼,指着天边的一道巨大血气道:“我们这一方的人也来了,如果你得寸进尺,即使被天道追杀,我也一定宰了你。”

幽远的钟声从天边响起,圣师收起雪月清的元神离开。

洛阳一屁股坐在海上,没多久,无始来到他身边,疑惑的道:

“怎么和圣师打起来了。”

洛阳看他一眼,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无始转身就要离开,洛阳制止他:“放心吧,雪月清不是那么好被度化的,他终究是一代妖皇。”

洛阳眼中闪烁着精光,他相信雪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