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冥世界。

西方灵天境,合欢宗又一次复苏过来。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相合方能长久。”

“更何况天道都有阴阳交合之时。”

“我合欢宗何罪之有?”

叶凡站在高台之上,对着底下的教众们进行说教。

“他圣师要灭我们合欢宗,那我们就灭了他儒家。”

“诸君,起兵,攻伐东方铭文境。”

洛阳离开的第一年,叶凡找到合欢宗残余势力,带领他们吞并西方灵天的其他势力,更是亲自进入佛门,制造欢喜佛一脉,在势成之后,大举攻击东方铭文境,和儒家展开厮杀。

女帝孤身走入中行无尽神国,击溃软禁光明的那些势力,组织兵力,大举进攻东方铭文境。

剩下的北莽雪山的神宫和南方的妖族也都收到莫名的消息,纷纷进攻东方铭文境。

圣师看到这些大举进攻的势力,选择冷冷一笑,然后带领整个儒家和旗下的国家们进行抵抗。

战争开始,他不会怂。

在这个期间内,叶凡独自踏上无敌帝路,以一己之力战圣师旗下的十大弟子,杀出同境界无敌的威名。

带领大军冲锋在前,撤退在后,赏罚分明,让来自于西方灵天的各教修士纷纷信服。

无始在这个期间化身神宫祭祀进入神宫之中,找到阎罗,不知交谈了什么,随后神宫兵力进行收缩,阎罗消失不见,无始主持大局。

这让圣师沉默以对。

叶凡始终动用的都是东方铭文境的实力。

女帝也是如此,这让圣师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二人。

也曾想过镇压二人,甚至于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二人,结束战争。

但女帝和叶凡丝毫不怕,叶凡身上裹带着无尽信仰之力加持,女帝本身就神魂强大。

而战争一直持续了千年时间,战火燃烧遍整个苍冥世界,隐藏的六境强者都被影响,出来参战,叶凡也杀出了六境无敌的魔尊名号,手下也有了一大群追随者。

合欢宗也正式更改名号为三十三天。

西方灵天的其他教派也选择纷纷加入其中。

没办法,叶凡太强了。

这千年战火一直到一位叫雪月清的边疆小卒出现。

他在战场之上以血与火铸就自己的威名,之后更是成为圣师的第十一位弟子,带着平定天下的心周游列国,意图停止战争。

他在这期间走遍诸国,踏遍五大疆域,结识了一片人,也真的阻止了战争。

一直到雪月清来到神宫之中,见到了千年未曾出神宫的大祭祀无始。

无始看着年轻的雪月清,尤其是他身边跟随的那位灵动的美丽少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拿下他,他是黑暗动乱之子,是灭世的存在。”

雪月清不理解无始的突然动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如此做事。

你们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千年战争中,神宫除了最初的时间参加了战争外,在无始当上大祭祀后就直接退出,雪月清本以为自己说服他是最简单的,但是没想到,来了神宫,直接遭受恐怖打击。

神宫内的强者纷纷出手攻击雪月清。

雪月清疯狂逃窜,他根本不理解神宫的想法是什么?

可神宫内的人在这千年间早就被无始换了一遍。

雪月清离开神宫没多久,整个苍冥世界就出现了神宫发出的追杀令。

“圣师座下十一弟子就是千年前意图毁灭苍冥世界的天魔之子。”

“苍冥世界天道千年前降下无尽雷劫诛杀域外天魔,雪月清就是天魔之子,他是动乱的代言人,一定要追杀罪恶于摇篮之中。”

“现神宫降下追杀令,诛杀天魔之子,拯救苍冥世界,期望天下配合。”

所有人都震惊了。

千年前的可怕动乱大家都知道,无尽雷劫下,洛阳以生命摧毁苍冥世界的景象很多修士还历历在目。

恐怖的攻击冲出雷劫意图毁灭苍冥世界。

东方铭文境内出现无数灾难。

众多修士惨死之中。

甚至于在很多东方铭文境修士眼中,如果不是洛阳的存在,以他们强大的实力,叶凡根本不敢带领西方灵天进攻东方铭文境,千年战争也不会出现。

所以,一切罪责在洛阳这个域外天魔身上,这雪月清如果真的是域外天魔之子,那么必然要诛杀掉他。

纵使他是圣师之子。

无数人出现,质问圣师,质问明文书院。

而圣师看着这一切,选择拒绝告知。

他想看看无始和叶凡三人还有什么招式可以用出。

随后,无始请出神宫深处的一幅画卷,上面是一条白龙和当年雪月清的模样。

和现在的雪月清一模一样,重点是画卷上的白龙本源气息和雪月清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等局面的出现,让东方铭文境内的修士愤怒了。

千年前洛阳临死前制造的恐怖场景,他们是最大的受伤者。

千年战争中他们也是最大的受伤者。

结果现在动乱的根源之子就在他们身边,这如何能接受。

如果他们接受了雪月清,那他们遭受的苦难又算什么?

不甘,愤怒的人群冲上明文书院,面对闭门不出的圣师,他们又选择攻击雪月清。

圣师看着愤怒的人群,整个人都沉默了。

自己积累的势全没了。

派出座下弟子前去阻击,救援雪月清。

而无始、狠人、叶凡三人也派出手下人物去追击雪月清。

还重点关注了雪月清身边的那位灵动少女。

尤其是当少女怀孕的消息被人之后,更是重点关注了一波。

当雪月清差点被人击杀时,圣师终于出现了,以一己之力横扫所有人。

面对天下修士的质问,他只是淡淡的回复道:“我是天下第一的儒家修士圣师,当年的妖龙雪月清也是我击杀的,你们不会忘记了吧。”

“阿弥陀佛,阎罗,光明三人也是我击溃的,我这个天下第一,可不是你们给予的,而是我打出来的,难道你们想挑战一下吗?”

圣师站立在人群之巅,平静的询问天下修士。

而光明则从人群中走出,平静的道:“我们不会挑战你这个天下第一,但是我们要说一句话,圣师大人,域外邪魔也是你召唤来的,东方铭文境最后损伤算谁的?”

“是域外邪魔的,还是你的?”

平静的质问让全天下都沉默下来,即使是相信圣师的东方铭文境修士也都无言以对,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而圣师只是轻声笑了一下:“当然是算我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然不会否认我是危害的制造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