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冥世界,嘉陵关内,圣师面对天下修士的质问,给予了震惊所有人的答复。

如此果断的承认,让天下修士不知如何去接。

光明嘿嘿笑了两声,神情颇为随意的道:“既然如此,不如由你手刃了这位雪月清如何?”

“就当为我们苍冥世界复仇了。”

“毕竟,他当年可是和域外邪魔走的很近,域外邪魔外了救他,还去了禁地红海。”

天下修士早就已经知道雪月清和洛阳的关系,在他们眼中,雪月清不是洛阳的儿子,那也是洛阳极其重要的人。

人们纷纷喊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雪月清身边的灵动女孩面对喊杀声震天的一幕,身体一阵颤抖,差点被吓晕过去,雪月清护持住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语气温柔,眼神鉴定的低声安慰道:“阿绫,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光明把二人的互动收敛在眼底,眼神中有一丝嫉妒,玛德,同为遮天世界的大帝,凭啥这个雪月清现在的任务如此轻松,就是泡妞。

要不是现在的雪月清是没有过去记忆的存在,光明表示自己一定要和他换一换位置。

那个灵动少女阿绫的眼睛太有神了。

而且样貌和曾经的天道神女很像,不出意外,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修士们的请命还在继续,光明还在观察雪月清和灵动少女阿绫的低声互动。

终于,圣师给了回复,他眼神坚定的道:“我不会杀雪月清,因为他是我弟子,没有一个儒家老师会做出杀没有犯错的弟子的事。”

修士们愤怒异常,但是恐惧于圣师的强大实力,只能愤怒的看向他。

看着一群修士的愤怒眼神,再看看唯有面对自己时,会露出戏谑眼神的光明,圣师微叹一口气,这群人,真是无知者无罪。

但是想想自己的情况,圣师也无法说自己是对的。

难道他还能杀了这群人不成?

不可能的。

最后的最后,圣师心里想了很多,尤其是看着那些真的眼神愤怒的人们,他选择扑通一声跪下。

这一跪,让面前的所有人惊呆。

这一跪,让光明眼神中充满震撼与不可思议。

这一跪,让跟他来的十大弟子,雪月清和阿绫都不知所措,纷纷要上前,却被圣师制止。

圣师紧接着在世人震撼的眼神中磕下第一个头,并朗声道:“我曾少年轻狂,以为自己能做到所有事,中了域外邪魔的算计,把他们重新召唤到这个世界,这是我欠东方铭文境受灾人们的。”

在人们震撼他的话语,还没反应过来时,圣师磕下第二个头,大声道:“这一个,是对在座诸位磕的,因为我隐瞒了雪月清的身份,但是我要说,他是我的弟子,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身份,现在我会庇护他,无论到各种地步。”

所有人沉默,但是又愤怒,他们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圣师又一次磕下第三个头:“我以三次跪拜向众生道歉,同时,我在此承诺道,我会以自身生命给各位一个交代。”

紧接着,圣师站起来,眼神充满愧疚,那是对受灾人们的愧疚,对东方铭文境人们的愧疚,只听他在次道:“千年血战的真正原因我知道是什么,我先在此许愿,我会亲自解决这场战争,让人们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

在场的修士此时刚反应过来一点,但是还没等他们说出什么,圣师又一次开口道:“在我的家乡,借人十两银子要还十一二两,多出来的是感谢别人的借款。”

“我欠了众生一个解释,目前给不出,但我需要先支付一些东西来安抚众生,就以我这一条腿作为代价吧。”

圣师说的很平静,众生听的很震惊。

不过,有人觉得这是在作秀,刚要吼出以你的修为,恢复一条断腿不是分分钟的事的时候,就见圣师一拳捶在自己腿上,只听咔吧一声,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光明运转神力,看过去,没有发现圣师修复自己的腿。

圣师交代完,带着自己的弟子们离开,一瘸一拐的离开。

圣师的弟子们满心的怒火无处发泄。

圣师没有回明文书院,径直来到嘉陵关不远处的一个茶亭,那里此时坐着一位黑发披散的青年修士,只见他悠闲的喝茶,看到一瘸一拐来到的圣师时,嘴角露出一抹诧异,这家伙玩真的。

“为何不修复?以残缺之体面对我,我可不介意杀了你呦。”

黑发青年玩味的道。

圣师摇摇头,沉声道:“这是还给众生的利息,我怎么可以欺骗他们,即使面临生死战,我亦不会修复,因为这是儒生的诺言。”

死心眼的家伙,黑发青年给他倒杯茶,又给雪月清和阿绫倒一杯,至于其他人,无所谓啦。

雪月清和阿绫紧张的站在圣师身后,没有接茶。

圣师没有喝茶,而是继续沉声道:“魔尊叶凡,这一局是你们赢了,但是请记住,下一局,我不会再输了,而且我不会再以众生和你们作为赌注。”

叶凡随意的听着,随意的做出判断,并未放在心上。

圣师也知道他随意的态度,继续道:“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是我可以许诺,只要你们不再挑起战争,天道觉醒,灭世之时,我会第一个去挑战,我登天而战的经验,都可以送你们一份。”

这是一个很重的筹码,但是叶凡并未轻易回答。

沉思片刻后,叶凡看着圣师的腿,突然笑了,有意思,你这是用断腿告诉我,你是一个守信之人吗?

叶凡笑笑,不说话,圣师也不搭理他,带着自己的弟子们直接离开。

圣师走后没多久,光明失魂落魄的过来。

纵然曾经是一代古皇,他也无法理解圣师的态度。

为何要下跪?

为何要道歉?

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事。

强者向弱者道歉,这是什么意思?

叶凡听了光明的讲解,陷入沉默之中,随后神色黯然的道:“也许,这就是他遵循的礼吧。”

“发现错误,承认错误,不在乎身份的道歉,可能这就是他追寻的儒家之礼。”

叶凡轻声说着,光明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这里发生的事也传递给女帝和无始,二人知道后,苍冥世界的战争彻底结束。

只是同辈之间不停的有人追杀雪月清,再也没有长辈出手。

接下来的时间内,叶凡开始在整个苍冥世界流浪,体悟不同的大道,进行不同的修炼,闲暇之时,他会抬起头望向星空,怀念自己在遮天宇宙的娇妻美妾们。

偶尔也会想想洛阳的存在。

之后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希望洛阳不会在遮天宇宙搞事,最好不要坑我。”

每次想到洛阳时,叶凡都会在心中为自己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