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是雪月清?

雪月清是谁?

是盖世妖皇?

还是苍冥界东方铭文境明文书院圣师的十一弟子?

阿绫是谁?

是妖皇雪月清的恋人?

是十一弟子雪月清的小女仆?

到底是谁?

无数的记忆在脑海中苏醒,雪月清的面目逐渐狰狞。

死亡峡谷内,雪月清的身体闪闪发光,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都开始浮现。

沉睡中的雪月清的记忆于此时缓缓回归。

记忆中...

无数的记忆碎片在飞舞,那是妖皇雪月清的过去。

他本是一只平凡雪兔,偶然吃下妖神花,身体得到蜕变,走上修行之路。

雪兔偶然间得到修行方法,开始修行,自己给自己取名雪月清。

在这期间他遭遇过人类修士追杀,要把他炼化,被强大妖族追击过,要吞了他续命。

为了不被强大的人知道他的来历,雪月清毅然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分别,订下五百年之约,让她等自己归来,一起享受万丈荣光,那时的他意气风发,眼神中有光。

踏上星空古路时他走错了地方,进入了人族古路,在这里,妖族是弱势者。

但是他不怕,他坚信自己无敌,天上地下无敌,他一路横推过去。

这中间,有人告诉他,人族古路的人族强者从未跌出过宇宙前五十行列,他是一个妖族,还是赶紧跳到其他古路吧,最好回到妖族古路中。

那时的雪月清面对对方的警告,洒脱一笑,自信昂扬的道:“那不是更好,唯有挑战最强古路,才能奠定我的无敌帝路。”

雪月清很强,横推人族古路,击杀人族各类王体,踏上证道之路。

他没有食言,五百年后,他无敌星空,他带着万丈荣光,踩着七彩祥云回归故里,他要去迎娶他最爱的女孩。

可惜,回来时,女孩的仆人告诉他,小姐练功着急,走火入魔身死化道,唯独坟前留下一朵小花。

随后的数万年岁月,雪月清上踏九天神国,下击无尽冥府,寻找转世的话。

纵然无敌天下,他依然是孤独的。

前五百年他自信盎然,五百年后他颓废自责,老年时终于探查到一则消息,说仙界之中有轮回存在,那时的雪月清在次昂然而起,悍然选择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冲击成仙路。

仙路上,面对法则所化的神话天庭的天兵天将他轻易斩杀,面对天门前的恐怖攻击他无畏无惧。

可惜,最后他依然因为年老体衰退了回来。

归来后,他研究第三世,自信自己能独自活出第三世,他要以最强的状态冲击仙门,只因为传说那里有轮回,可以让自己最爱的女人复活。

可惜,这一次他错误的估计了自己,他终究荒废了岁月,没能独自活出第三世,坐化在大墓之中。

当雪月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世界中,在这里,他又成了一只雪兔,雪月清觉得自己遭了算计。

但是他不怕,他想要把算计自己的人找出来。

同时,这一次他暗暗的告诫自己,努力,一定要以巅峰姿态挑战一下成仙路,唯有如此,才能救活心爱的女人。

雪月清怀着这个心,踏上了修行之路。

这一次,他独自躲在深山中一路修行到准帝境界,有前世的经验,对于他来说一切轻轻松松,他甚至想要度大帝劫,但是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渡不了。

他无奈之下走出深山,开始探查这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他发现一切都变了,修行之路不再相同。

随意拦截一个修士,抢夺了他的修行之法,雪月清开始修行这个世界的法门。

很快,他一路突破到六境,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也获得了长生,这让他很惊奇,明明五境才只有几千年寿命,六境就长生了。

同时,大帝劫没有度,但是他也能动用前世的皇道法则。

随后没多久,他听到了阎罗、光明这两个名字。

一开始,他以为是同名,后来听说光明用炼神壶,阎罗用生死簿,也主要用兵器作战。

这时的他开始留心起来二人的情况,去天使之国寻找光明。

有自己的例子在,他也不确定那两人到底是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人。

接下来,随着雪月清的探查,他查到了灵宝天尊、道德天尊的消息。

毕竟那时并不久远。

最后,他在阎罗那里得到消息,他们是被复活的,在不久前的天道神女发动的动乱中,死的六境强者大多数都是遮天世界的古皇大帝,他们是被留下的后手。

因为他是被镇狱、尸皇等人复活过来的。

雪月清神色恍然,开始提升自己的战斗力,抬高自己的价值。

后来,他见到了洛阳,洛阳答应他能复活他心爱的女孩。

所以,他给洛阳做了打手,洛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比如和圣师战斗,制衡圣师的发展。

和圣师的决战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大败,被抽走龙骨,即使他后来在洛阳的辅助下涅盘一次,恢复伤势,但是龙骨一直没有回来。

而且涅盘后,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感觉,让他去红海探查,去红海确定某样东西。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要他一想到红海就会涌现出有关红海的记忆。

雪月清还是去了,和洛阳告别之后去了。

在红海,他遇见一位钓鱼的人,然后又输了。

至此妖皇的记忆结束。

之后是十一弟子雪月清的记忆。

被战场老兵抚养长大,参加战争,立功,拜师圣师,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这中间他遇见过盖世天骄,遇见过其他人,他更认识了阿绫,一位美丽的可怜少女。

后来他周游各方,游说各方势力的人去停止战争,去迎接和平。

他去西方灵天见那位魔尊叶凡时,对方以最高规格的礼仪接待他和阿绫。

去中行无尽神国,光明用天使之国最高的礼仪接待他,给他最好的待遇,接受他的游说。

那时的雪月清以为有理遍能走遍天下,以为人人都热爱和平。

可是,到了神宫阎罗这里,他的情况变了,对方直接说他是域外天魔的人,并且拿出证据,他遭受天下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