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他的人有佛门大和尚,道门天师,神宫祭祀,甚至于在有了证据证明他和域外邪魔有关系后,就是儒家都有人在追杀他。

雪月清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突然他就和域外邪魔扯上关系。

后来,他的老师圣师为了他断了一条腿,还给天下众生磕头谢罪。

但是依然没有结束被追杀的生活。

只要他离开明文书院,就一定会有修士追杀他。

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最后一次追杀,在死亡峡谷内埋伏他的是他曾经的待过的军队。

他们邀请他来这里助阵,结果却是一进死亡峡谷内,突然跳出众多其余修士,大多数同为四境强者,有几个更是五境强者,他根本厮杀不过。

重伤垂死之际,他看到阿绫一声怒吼,爆发出无尽的神力,模模糊糊之间看到圣师到来。

记忆全部复苏,雪月清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是谁。

沉浸在记忆空间中,雪月清露出一丝迷茫之色。

“呦,真没想到圣师那个家伙竟然没有对你进行洗脑。”

调笑的声音突然响起,雪月清回过头,看着犹如浪荡公子一样的洛阳,沉声道:“圣师不是那样的人。”

闻言洛阳愣住,婉转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问出另外一个问题:“记忆恢复后,你要怎么抉择?我们还是圣师?”

雪月清眼神低沉下去,圣师对他很好,但是他更想复活自己爱的那个人。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阿绫也许就是这一代的天道化身,他选择洛阳等人,必定会和阿绫对上。

他不能说自己爱阿绫,但阿绫对他是有感情的,他总不能杀了对方吧?

洛阳看出他的犹豫,笑着道:“你在我们的谋划中是用来和天道神女生孩子的。”

“诞生下拥有天道体的孩子。”

雪月清一口闷气憋在胸口,玩弄感情的滚蛋们。

想到他就说了出来。

但是话到嘴边变成了另外的:“你们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吞噬苍冥世界,把他融入遮天世界中,以世界融合的方式让人们实现长生,造仙界。”

听闻此言,雪月清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神中充满坚定。

“我站你们。”

四个字,坚定无比。

洛阳震惊了,雪月清竟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要知道,从前他没有告诉雪月清这些,就是怕雪月清执行不下去任务。

雪月清没有说什么,空间破碎。

死亡峡谷内,雪月清醒来,看着躺在另一边的阿绫,眼神复杂无比。

旁边一直为他疗伤的女子看到雪月清醒来惊喜的道:“十一师弟,师父说你醒来让我带你回书院,不能留在这里。”

看向美丽惊艳的女子,雪月清摇摇头,沉声道:“六师姐,不用了,我在这里等师父就好。”

额,六师姐迷茫,但是在尝试拽不住雪月清后,她也就放弃了。

大雷音寺外,叶凡裹着阿弥陀佛的信仰身铠甲,头顶万物母气鼎,挥舞着一双天帝拳对决所有人。

同时他疯狂抽动苍冥界内的本源之力供应自身。

一双拳头上满是血迹,但是他依然不惧怕。

嗖的一声,远处,一位持弓的六境强者抓住机会,一箭钉穿叶凡。

其余人兴奋的就要冲进大雷音寺内。

叶凡咆哮一声,拔掉箭矢,直接把万物母气鼎抓在手里,当大锤一样轮起来到处砸。

战到疯魔。

左手万物母气鼎,右手天帝拳,无畏无惧,勇往直前。

让刚打出一波攻势的人们再次退下去。

叶凡黑发披肩,浑身是血,但眼神霸气。

他的每一击都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每一击都是巅峰。

看到他这个样子,二十多位六境强者,包括剑一天都不敢随意和他拼命。

他们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拼命的。

别人没杀,自己还死了。

“大家用组合技能,一起毁掉他。”

有人大吼道,决定用阵法磨灭。

叶凡死都不退,不进一步。

就是死死的守在这里,大雷音寺唯一薄弱的大门被他死死的护在身后。

看着对面开始组阵,要用合击技能击穿这里,叶凡选择冷视,吐出一句:“我为天帝,当守护部下生死。”

天空中,圣师独自支撑天道保护膜,他用本源力勾连天道防御机制,用自己的生命疯狂输入保护膜,他绝对不允许域外天魔这个时候进入。

一时间进入僵持阶段。

双方都在争分夺秒的抢夺时间。

域外,洛阳看着拼死抵抗他们的圣师,咬牙切齿。

玛德,好不容易抓住机会。

大雷音寺内,阎罗四人玩命的用本源力震荡苍冥世界的本源。

阎罗感受到大雷音寺外叶凡的狼狈样子,忍不住骂骂咧咧道:“玛德,阿弥陀佛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用信仰之力给天道神女来了一个狠的,让她遭受反噬,陷入沉睡之中,结果又跳出一个圣师挡住了我们,怎么办?”

“雪月清为何还不来?”

其余三人没有接话,狠人突然停止自己的动作,拔出仙剑,直飞圣师处。

光明和阎罗错愕,无始接过狠人的工作,继续爆发。

门外,叶凡看到狠人的身影飞出,错愕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把万物母气鼎砸向正在组建的大阵。

域外,洛阳看着久攻不下的天道防护膜,怒吼道:“无量,把永恒星域研究的大帝级战舰调过来,不管完成没完成,给我用自杀式攻击进攻。”

“吞了苍冥世界,一切都能赚回来。”

洛阳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无量的回复是让人失望的:“做不到,有几个小屁孩这时候渡劫了,现在世界本源调动都成了问题。”

“那些大帝级战舰就是半成品都需要我用世界本源驱动。”

卧槽你玛的,哪个倒霉孩子这么没有眼力见渡劫。

“要不我们现在派个人回去把渡劫的倒霉孩子打晕,奋力打开一个裂缝,让他们冲进去,增加一下我方的实力。”

“渡劫一半也有另类成道,参与大帝级战斗也没问题了。”

恒宇突然开口说道。

其余至尊愣住,这似乎也是一个办法。

但是,他们不知道渡劫的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

虚空身影瞬间消失,一道淡淡的声音留下:“其中一个是我儿子,我来做表率。”

他率先做出决定。

其余人还有人想说什么,结果都无话可说。

遮天世界内,知道那些大帝们离开后的天骄纷纷选择渡劫。

嘿,那群老流氓都离开这个宇宙了,这回我们渡劫没人捣乱了吧。

真好,没有人劫了。

虚空一回到遮天宇宙,瞬间就能理解无量的无奈了。

火麒子、姬子、圣皇子、凰虚道、元古、尹天德、神尊、帝皇、张百忍、颜如玉、姜逸飞、道一、神蚕道人。

都他嘛是盖世天骄啊。

都挑选了一个好时间啊。

虚空攥紧拳头,你们这群倒霉孩子,竟然挑了一个前方战线吃紧的时间渡劫,浪费世界本源,都给爷我死。

无量看到虚空归来,瞬间有了主心骨,毕竟,他儿子在里面。

“无量,缩短大劫强度,我亲自来动手打断他们。”

虚空一声大吼传遍宇宙,所有渡劫的天骄都懵逼了。

然后就见到一阵虚空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