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的声音传遍宇宙,正在渡劫的人纷纷傻眼,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为何动手的是为人正直,以公平公正出名的虚空?

他们完全理解不了。

宇宙中,一股无形的力量散开,所有大劫的强度被强行降低。

无量盘腿坐在昊天镜前,一道道恐怖的虚线洞穿他的身躯,和昊天镜相互连接。

无形的力量就是从他这里发出的。

虚空将空间大道施展到极致。

姬子的大劫内,这个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己父亲一掌劈碎半个身体,身受重伤,强行退出渡劫模式。

虚空快速在宇宙中行走,一步一个瞬闪,下手狠辣无比,全都是突然出现,一击打成重伤,强行退出渡劫。

火麒子等几人后来甚至于准备组团渡劫,强行合并大劫一起抵抗虚空,他们认为这是虚空给他们的考验。

可惜一点用没有,虚空犹如暗影刺客一样突然在大劫中出现,一掌一个。

花了几分钟解决掉这些倒霉孩子后,虚空一步来到永恒星域,把半成品大帝级战舰拽走。

再次来到苍冥世界这里,放出那些倒霉孩子。

帝皇等人一出现,就被这大场面吓到。

一片浩瀚的世界在前方矗立,和世界对峙的是众多至尊,大家都在施展各种恐怖的秘术进行攻击。

北冥看到重伤的倒霉孩子们扔出一葫芦疗伤丹药给他们。

“一人一颗,快速疗伤,待会我们会打出一道裂缝,把你们扔进去。”

“你们进去找叶凡,无始等人,听从他们的指挥。”

洛阳冷漠的开口吩咐。

一群倒霉孩子想要问什么,但是看到各位至尊根本没空搭理他们,只能选择服从。

嗑药,疗伤。

北冥撤出战斗行列,把北冥刀攥在手里,开始进行升华。

虚空带来的大帝级战舰被无量远程操控,对着苍冥世界的保护膜进行疯狂攻击。

炮火连天,直接奔着轰碎了去。

苍冥世界中,女帝横空杀向圣师,一剑寒光照九州。

圣师此时全力操控苍冥世界保护膜,没有丝毫办法进行拦截。

一道身影由远及近,一剑拦住女帝。

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帝看着突然出现的剑一天,神色冷漠。

神念扫过,叶凡正在对决的剑一天身影溃散。

女帝神色不变,仙剑挥舞向前杀去。

剑一天爆发出恐怖的天帝战力,和女帝展开厮杀。

大雷音寺内,阎罗看到剑一天的战斗力冷哼一声,有意思,一直没有爆发,就是为了等现在吗?

不过,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阎罗仰天怒吼,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伴随着尖叫声毁灭,西方灵天深处的尸海爆发出恐怖的尸骸浪潮。

这些尸体从尸海之中爬出,以疯狂的姿态开始攻击所有人与修士。

苍冥世界中,人们看到疯狂进攻的尸潮,惊呼出声:“这是史书中记载的尸潮,当年不是被神女平定了吗?怎么又一次出现。”

先是惊呼,然后就是疯狂逃命,无数人都在四处逃窜。

恐怖的尸潮带着传染性四处攻击。

慢慢的有强大修士开始组织反击,他们不允许尸潮肆无忌惮的毁灭大陆。

无始感知到这一切叹口气,不用猜就知道,这是镇狱和长生曾经留下来的玩意。

当年第一次大家集体进入时留下的后手。

“真是狠辣。”

无始忍不住说道,所以他讨厌地府一脉。

阎罗对此冷哼一声:“说我们狠辣,那你们这群正义之士也赶紧启动自己的后手。”

无始还没有答话,光明叹口气:“我们自己就不要争论了,赶紧动用后手,降低苍冥世界的本源力强度,给其他道友争取时间吧。”

无始叹口气,眼中涌现出一抹复杂之色。

真不想走到这一步。

不过,无始还是念动咒文,一张封神榜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中,以强大的姿态定住苍冥世界的能量运转,同时开始吸收战争中死去的苍冥世界本源。

看到封神榜的出现和它的作用,阎罗冷笑一声:“还说我们残忍,你这斩断苍冥世界能量轮转,收割本源的行为,似乎没资格说我吧。”

“你收割的本源,那些人最后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人们说你背对众生,守护众生,我还以为你是一位心思单纯的大帝。”

面对阎罗的冷嘲热讽,无始看他一眼,平静的回复:“我背对的是遮天世界众生,守护的也是遮天时间,苍冥世界只是我征途的一部分。”

阎罗无语。

光明同样念动咒文,中行无尽神国中一道道龙脉腾空而起,化为恐怖的力量在空中凝聚,一把炼神壶在虚空中凝聚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后手,都在不停的启用。

苍冥世界的六境修士们看到这一幕纷纷震怒,大家不在围杀叶凡,出现几个人去对付尸潮,封神榜,炼神壶。

尸潮的大肆杀戮让苍冥世界怨声载道,天道之基都隐隐动荡,隐藏在无尽信仰之力中的阿弥陀佛趁机调动信仰之力去改变天道之基,一点点感动。

“天道,无论是根据什么创造出来的,终究都得以众生为基。”

阿弥陀佛盘坐于信仰之力间,沉声道。

苍冥世界保护膜在内部无始等人接连出手的情况下出现一瞬间的动荡,洛阳等人更近奋力进攻,无量直接自爆了大帝级战舰,强行炸出一条裂缝。

虚空抓住那群倒霉孩子,把他们扔进去。

“如果不知道做什么,就去破坏那里的本源。”

虚空大吼道。

破坏本源?怎么破坏,他们一脸懵逼。

虚空咬牙切齿,白痴玩意们:“发动黑暗动乱,直接毁灭那方世界。”

姬子懵逼了,这是我爹说出的话吗?

爹,你确定没被石皇夺舍?

虚空的话也让其余至尊愣住,大家都没有想到虚空会说出这话。

“我们要拯救的是遮天世界,又不是苍冥世界。”

面对其他人的震惊眼神,虚空淡定的说道,随后又继续猛攻苍冥世界。

其他人面色瞬间难看起来。

这就是懂的变通的老实人嘛?

完了,虚空懂得变通,我们以后没办法欺负老实人了。

一群至尊唉声叹气。

他们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苍冥世界内,帝皇等人突然进来让苍冥世界的人一脸懵逼。

此时,圣师的声音传遍整个世界:“各位,天道神女遭受域外邪魔算计陷入沉睡,域外邪魔又一次来到我们苍冥世界,还要毁灭这里,请各位做出选择吧?”

选择,这还用选择吗?

神宫之中,一群祭祀发蒙,他们的大佬阎罗此时不知在哪里,该怎么办?

南方的妖族们发出怒吼,就在刚刚,他们的一位六境老祖出现,告诉他们去绞杀尸潮,毁灭天空上的外来人,一群五境大妖纷纷涌上天空。

东方铭文境的儒家修士们再次拿起武器战斗。

西方灵天的修士们已经在狙击尸潮,他们不知如何选择,刚刚有一位六境的古佛出现,说魔尊叶凡就是域外邪魔。

很快,阎罗和光明的身份也都暴露出来。

苍冥世界的修士们全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域外邪魔突然入侵,这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帝皇等人还在懵逼中,一群不知实力的五境修士前来狙杀他们。

一群人面面相窥,怎么办,该怎么打?

面对冲上来的五境修士,姬子率先出手,大虚空手印摔出去,直接拍死一个人。

虚空术闪烁,于人群中带起点点血花。

谁都没想到,最先果断动手的会是姬子。

“阿爹...不,阿娘不会让我骗我的。”

凰虚道眼中闪起杀意,看着苍冥世界的修士,直冲而下,选择以战对战,以生命迎接死亡的方式。

苍冥世界冲击而来的修士们也都听到圣师的话,选择了愤而攻击。

这一刻,谁心中都没有了道理,都是在为了生存而战。

就在彻底爆发大战之时,清冷的声音传遍苍冥世界:“圣师,你这个叛徒,明明我们谈好你接引我们进来,大家一起屠天道,然后让苍冥世界加入我遮天世界,你成为我遮天世界苍冥分界的界主,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何意。”

“你这是在挑起两界战争,这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女帝的声音清冷之中带着一丝愤怒,让苍冥世界的生灵全部听到,大家纷纷错愕不已,域外邪魔是圣师牵引进来的,而且圣师想要把这个世界都卖给域外邪魔。

所有人都震惊住,包括苍冥世界的六境修士,就连阻拦女帝的剑一天都傻了。

女帝这个级别的人,不可能胡说八道吧?

守在大雷音寺门口的叶凡,里面的无始、阎罗、光明也一起傻眼,圣师要加入遮天世界?我们怎么不知道。

难道,这是女帝单独的任务?

他们也觉得女帝不可能说谎。

那可是高冷的女帝,怎么可能胡说八道,怎么可能会说谎呢,我们不信。

因为女帝这一说,就连操控苍冥世界保护膜的圣师都懵了。

我要不是知道我自己没说过这话,我差点就信了。

圣师自己都无奈了。

你堂堂一个超级高手,竟然如此无耻的说谎话,要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