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给帝皇等人解释道:“无论修行任何大道,其实都在天道之下,唯有走出一种不同的大道,才能把它镇压在身下下。”

听到这话,混在人群中的颜如玉面色微微以红,偷偷瞥一眼叶凡,叶凡的仙三时不就是逆斩大道,走的大道也是独一无二的天帝道嘛。

把天道压在身下,这不就是妥妥的在说叶凡嘛。

难道要让叶凡和天道生孩子?

是在暗示什么嘛?

颜如玉心里风暴横行,想法很多。

其余人攥紧拳头,玛德,这也能输,真是无语了。

圣师和阿绫的战斗达到高潮。

“断。”

随着阿绫一声轻喝,整个苍冥世界的本源力开始暂停,不再往外输出,所有苍冥世界的修士都失去了力量。

无始和狠人看到这一幕,眼神凝重,这就是天道的特权吗?

幸好我们走的路和他们不一样。

圣师尤其感到压力巨大,自己再也无法从天地间借力。

这是最悲哀的一幕。

轻叹口气,就在阿绫准备迎接胜利时,弑天之剑爆发出猛烈的光芒,在阿绫还未反应过来时一剑刺穿她的身躯。

阿绫无情的双眼流露出疑惑,低头看向扎在自己腹部的弑天之剑,随后又疑惑的看向被时间法则逐渐扭曲的圣师。

圣师洒脱一笑:“我猜到你会暂停苍冥世界的本源供应,但是我觉得这招对你也有很大压力,看来应验了,你发动这招时会有一瞬间不能动。”

阿绫恼羞成怒,弑天之剑里的万族意念疯狂拥入她的身躯,破坏她的天道躯体,让她不在纯洁无暇。

阿绫加大时间之力的扭曲,瞬间粉碎圣师。

这场战斗以阿绫胜利作为终结。

圣师奋力而战,还是败亡。

苍冥世界的修士们面露惨色,不知该如何是好,尤其是那些六境修士。

圣师的十大弟子和剑一天看到圣师败亡,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做好再次一战的准备。

固有所亡,终将一战,视死而归,无畏无惧。

几人做好战死在灭天之战上的准备。

可惜,他们还未能开始战斗,阿绫就消失不见。

死亡峡谷内,雪月清看着被杀的圣师流露出一丝悲伤之色。

阿绫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我要和你生孩子,让他当苍冥之主。”

阿绫开口的第一句话让雪月清懵逼,这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原因。

看看已经化为天道神女的阿绫,雪月清觉得她应该不会解释。

不料阿绫的眼中出现一抹人性,只听她解释道:“人类少女阿绫喜欢你,并且一直想和你生孩子。”

“对于天道神女来说,生一个自己的孩子,统治整个苍冥世界,有助于抵抗域外邪魔。”

雪月清沉默下去,然后洒脱一笑,眼中涌现出战意:“我可是妖皇雪月清啊,不是和你生孩子的机器。”

大战开始,大战结束,雪月清被强迫镇压。

一处雪月清熟悉的房间内,雪月清躺在床上,看着面色清冷,无情无欲样子的天道神女,苦涩的道:“你自己都没有感情,又谈何和我生孩子?”

阿绫看着他,坐在雪月清身旁,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之上,再次开口道:“法则是无所不能的。”

“上次我降临时,一位叫恒宇的域外邪魔就曾经想和我生孩子,他为了解决我无情无欲的缺点,替我补全了一道法则,名为阴阳交合,使用这道法则,男女都会进入神奇的状态。”

雪月清的心中有一种阴谋之感,为何他觉得自己遭受了算计。

毕竟,遮天世界的古皇天尊都是盖世无双,只信自己的存在,不可能有神经病会一上来就想和天道生孩子,骗天道血脉的,那么只能说这个叫恒宇的家伙在算计天道。

雪月清刚想解释,阿绫的手掌涌现出奇特的法则让雪月清神志不清,昏昏欲睡,迷糊间,他看到美丽的阿绫的薄纱轻轻褪去,露出洁白无瑕的天道身躯,两座高峰直耸入云,其余的就记不清了。

阿绫的脸上出现红晕,缓缓容纳雪月清的大道,补全天道不足。

苍冥世界外,洛阳等人看着再一次完全封闭起来,并且更加严固的保护膜,无奈的退去,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

不过他们也知足了,又一次送进去一些年轻人,这就很不错,做人要知足。

回遮天大宇宙的时候,洛阳向恒宇问出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

“恒宇,你丫的当年到底怎么和天道神女勾搭上的,她应该无情无欲吧。”

其余大帝古皇也都好奇的看过来,没错没错,你丫怎么勾搭上的,而且大家一直听恒宇说他差一点就让天道神女怀了她的孩子,真是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恒宇看看众人,解释道:“天道无情无欲,大道的表现又不是无情无欲的。”

“她只是缺少阴阳交合之类的大道补充而已。”

“我在那个世界炼制了一件饱含阴阳大道的帝兵让她吸收,同时在帝兵里埋入了阴之大道,潜意识里让苍冥天道认为只有自己生下的孩子才不会背叛自己,人类体质才是最适合修炼的体质,让它转生出的天道体是女性模样。”

周边一群人心情瞬间复杂起来,你的操作好神奇,但是我觉得技术含量好高啊。

洛阳则神色诡异的盯着恒宇:“恒宇,你还说你不是人欲道道主,你要不是,你怎么会阴阳交合大道。”

这种一听就不是正经的大道,你恒宇竟然能炼制成帝兵,你说你不是人欲道道主,那不是扯淡吗?

众所周知,但凡想把大道完美融入帝兵里,你都得精研这种大道,达到一定水平才行。

其余人听到这话,都面色诡异的看向恒宇,小子,你终于暴露了。

恒宇是何等人物,岂会对他们的质疑认怂。

只听恒宇平淡的道:“帝者,君临三千大道之上,掌握一个阴阳交合大道不正常吗?”

“我还能炼制蕴含其他大道的帝兵,难道你们不行吗?”

如此反问话语,让其他人灿笑两声,总不能说自己做不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