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雪月清的召唤大家很是疑惑,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你雪月清不是应该在忙着生孩子吗?

面对众人的疑问,雪月清平澹的开口:“儒家想把圣师十大弟子之一的三师姐魔女方雅楠嫁给叶凡,进行联姻。”

“这是圣师临死前留下的遗言,我负责传信,但是我们的叶天帝不愿意联姻,不愿意为了遮天世界做出贡献,所以我召唤各位来进行皇道会议,举手表决。”

其余人面面相窥,大家都一脸懵。

魔女方雅楠,嫁给叶凡,圣师留下的遗言。

他们到是能理解圣师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就是觉得他死后,苍冥世界已经没救了,需要为儒家找后路,举行联姻呗。

“我凭什么要联姻,要联姻你自己去,反正你也已经娶了天道神女阿绫,再娶一个又如何,”

叶凡焦躁不安的反对道。

其余人看向雪月清,默默不说话,他们遮天世界没有那么拉跨,你一个死人说联姻就联姻,怎么可能。

雪月清幽幽的道:“三师姐魔女方雅楠的体质是蚕体,魔道蚕体,她可以依靠蜕变来不停的进化,增强实力。”

“而且,她还以魔道入的第六境,浑身上下更是魔气凛然,和圣体的神圣之气相互对冲。”

“以蚕体的蜕变,加上二气的对冲,融合,这就是另类的阴阳相济,天下称皇。”

说到这里,雪月清停下,其余人默默的聚齐手臂,包括女帝,大家一起赞同联姻。

叶凡一口老血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想吐又吐不出来,想咽又咽不下去。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叶凡内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斩掉圣体,化为凡体,这样,就不会有人再看我的体质而联姻。

皇道会议很快结束,雪月清回归儒家铭文境,把消息交给大师兄,一位洒脱的儒家修士。

大师兄神色复杂的看着雪月清,老师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可是老师从未曾怪过雪月清。

“你现在在做什么?”

大师兄深呼吸一口气,慢慢问道。

雪月清表情温和,眼神复杂的回复:“等孩子出生。”

大师兄叹口气,拱拱手,转身离开,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苍冥世界的六境强者们万万没有想到,儒家在死了圣师之后,竟然选择和以叶凡为首的域外邪魔联姻。

而且这个联姻的队伍还是毫不隐藏,浩浩荡荡的那种。

浩瀚的联姻队伍,让所有人都心态复杂,万万没有想到,儒家是怎么做出这种抉择的。

尤其是在铭文境儒家的长老们不阻止的情况下。

圣师可以说间接死在域外邪魔手里,他们竟然毫不在意的和对方进行联姻,这是为什么?

不理解。

一群六境强者纷纷前去问责,可儒家大师兄道子却只有一句回复,这是老师做的决定。

为此,一群六境强者愤怒了,他们决定投靠天道神女。

这一次天道神女没有击杀他们,他们决定投靠过去,在他们眼里,这是一次和天道合作的机会。

如果说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觉得,因为儒家圣师曾经留下一段话,如果把苍冥世界变大,变强,那么天道神女是不是就不会猎杀他们。

不一定要域外邪魔入侵他们,他们也可以入侵域外邪魔的。

这也是儒家圣师的话,这也是六境强者们愤怒的原因之一。

在他们眼里,只要联合天道神女解决那些域外邪魔,把苍冥世界变大,变强,变的恐怖起来,那么天道神女就不会杀他们,他们还可以合作。

等天道越来越强,他们的境界自然也会越来越高,所以,搞联姻,搞个鬼的联姻。

联合天道神女,干翻域外邪魔才是王道。

雪月清看着出现在自己小院外的一位又一位六境强者,忍不住叹口气,为什么要挑起战争呢。

“诸君请回吧,神女不方便见客。”

诸位六境强者面色难看,然后攥紧拳头,示意雪月清滚开。

“雪月清,你也是域外邪魔,也是撺掇儒家和域外邪魔联姻之人,如果你现在投靠我们,我们可放你一马。”

一位妖族六境呵斥道。

雪月清撇撇嘴,弱鸡一个,逼逼什么。

瞬间出现在这位六境强者前,一拳砸下,轻而易举的把他打飞,雪月清冷冷的看着众人:“如果你们非要不知好歹,不听劝,那么下场就和他一样。”

其余人面色狂变,心中纷纷涌起不安之感,雪月清竟然这么强?

不远处的儒家六师姐震惊的看着雪月清,这个小师弟的实力如此之强。

不过,六境强者们并没有就此离开,他们只是面色难看的看着雪月清,僵持下来。

雪月清的心情极度不好,这群家伙,这是要耍无赖啊。

就在众人僵持之时,雪月清身后的小门被推开,阿绫走出,用无情的双眼扫视众多六境强者,声音没有丝毫起伏的道:“我将放开天道本源,增加人世六境强者数,各位回去尽心培养弟子,三年后,我等一起讨伐域外邪魔,不光如此,还要攻打下域外邪魔的世界。”

阿绫的话让六境强者们纷纷跪下表达忠心,表示自己要为天道赴汤蹈火。

送走六境强者们,雪月清无奈的看着阿绫,眼神复杂无比,他知道为何是三年,因为阿绫怀孕了,要生孩子。

六境强者们离开后,阿绫刚进房间就跌在地上,幸好雪月清眼疾手快的把她抱到床上。

把阿绫放平,雪月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把各种珍奇的水果拿出,如北海冰葡,南海神火离果,东海玄晶果等,一样一样剥好,喂给阿绫,温柔的样子让旁边的六师姐下羡慕不已。

可这些操作只是让阿绫的眼神出现一丝波动而已,至于其他的,都没有出现。

一句话也没有说,双方陷入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雪月清开口:“要不你和我回遮天世界,别管这苍冥世界死活。”

“如果那些六境强者知道你现在虚弱不堪,刚才他们有多恭敬,就会有多疯狂。”

阿绫歪过头,看他一眼,终于开口道:“你现在的状态就是所谓的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