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中,很多皇道至尊都在听笑话。

他们听到恒宇说的这个景象,都忍不住笑出声。

玛德,太逗了吧。

两个盖世天骄打生打死,打到最后露出血脉本源,发现同出一源,那还打不打?

而且,血脉返祖,面容也会逐渐返祖,那到时候是不是一群长的和洛阳差不多的人在争霸帝路?

要知道,洛阳的天赋并不差,妥妥的大帝之资,比帝子还高一级,他一直输,纯粹是心态问题,他缺少那种无敌心,缺少那种镇压一切的心,缺少拼命三郎的气势。

洛阳要是有拼命三郎的气势,在很多次对决中根本不会输,或者不会输的那么惨。

洛阳是妥妥的打了前中期,后期能量不够,能源不够,心态就开始变差,怕死,想逃的情况。

如果真打下去,鹿死谁手谁也不知道。

所以如果真有血脉返祖,洛阳的后代天赋不会太差,在帝子中也是最优秀的那一批。

想想还是很恐怖的场景,但他们就想知道洛阳到时候怎么收场。

洛阳听了恒宇的话,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如果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要么就是我的血脉在宇宙中开宗立派,各种派系林立,要么就是大家合流,瞬间出现一个独属于我的血脉大族。”

“还绝对是一个天赋强大的种族。”

其余人沉默下来,玛德,你说的好有道理。

万一那些倒霉孩子打生打死,那就是各种来自于洛阳的血脉流派建立起来。

可要是他们在发现这一事实之后合流,那就厉害了,那到时候出现的情况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上百位帝子级人物找到洛阳,然后合流出一个恐怖的传承。

想想看,某个势力,在某个时代,突然冒出上百位帝子人物,那是什么场景?

卧槽,如果真出现那一世,倒霉孩子们要是选择合流,那岂不是一世都属于他们?

所有人都懵了,然后觉得好大一个瓜砸在自己头上。

恒宇拍拍洛阳的肩膀,看着挠下巴,露出饶有兴趣表情的洛阳,疑惑的道:“为何我觉得你挺想看到这一幕出现?”

洛阳拍下他的手,坐到桌子后面,用手撑着下巴,随意的道:“我只是觉得,刚才和我搞的那个女人心机很重,在发现得到我爱的滋养后,应该会把孩子生下来。”

对于自己亿万子孙的强度,洛阳心里还是有数的。

恒宇沉默一下,心里一惊,按照洛阳以前的玩法,他玩的女人心机都应该很重才对,也就是说,那些女人为了生下一个实力强大,体质优秀的孩子,一般都会选择给洛阳生孩子。

也就是说,这个宇宙中,已经有很多洛阳的血脉出现。

偷偷听笑话的皇道至尊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为地球的全球变暖做出贡献。

妈耶,未来还真的可能出现遍地都是东华血脉的情况啊。

洛阳紧接着又苦恼的挠挠头,费解的道:“恒宇,你说我订下那么多条天规,里面肯定有不合理的,你说未来会不会出现我的后代被我订的天规坑了,然后在血脉返祖,拥有强大天赋后,对着天庭吼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然后在修为有成后冲入天庭,要修改天规,要为了正义伸张出头。”

恒宇听闻此言,仿佛见到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一幕。

他觉得,这一幕,很爽,同时,这一刻,恒宇觉得自己身上在长反骨,此时他体重150,反骨已经达到149,剩下一块是和洛阳一起逛平康坊的感情。

很多皇道至尊心里默默的道:“如果真出现那么一个人,洛阳,你放心,我们这些当叔叔伯伯的,一定会给孩子一点帮助。”

洛阳很苦恼,逍遥觉得洛阳的苦恼一时半会不会结束,但还是下意识问道:“那你以后还出去玩吗?”

挠挠头,洛阳奇怪的看向逍遥:“你会因噎废食吗?”

逍遥奇怪的回复:“当然不会。”

洛阳同样道:“我当然也不会因噎废食。”

“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留种留种,要不然我怎么追求原始爽感,就算父慈子孝的一幕真的出现,那我只能说,某某某留下的血脉,和我东华有什么关系。”

东华和逍遥被他这一套话说的都惊呆了,完全想不到,恒宇结巴的问道:“那血脉相同这个事,你没办法否认吧?”

别忘了,我们这里是修真世界,有血脉返祖这天然的dna检测手段存在。

再说,就是凡俗世界也有dna检测手段存在,你洛阳躲不过去的。

洛阳则撇撇嘴:“那玩意有个鬼用,区区血脉返祖而已,我给我自己换一身血脉不行吗?”

“回来我研究一下血脉共通的特性,我给我洗出一身圣血出来,不也挺好嘛。”

“圣血玩够了我就洗一身混沌血,混沌血用够了我就用霸血,实在不行我就把本源全部斩出,再换一个大道,接着来。”

“我就不信,我还逃不过他们追债了。”

好一个渣男言论。

恒宇和逍遥,以及暗处的制作们都被他惊人的言论惊呆了。

遥想当年,女帝为了长生走上了血脉蜕变的路,成就混沌血,后又褪去。

但是如此一条辉煌的长生路,竟然被你用来逃避责任,怕被人认祖归宗用?

为啥我们感觉你污染了长生这个词汇。

逍遥忍不住问道:“你就玩不腻?”

洛阳坚定的回复:“玩不腻。”

“因为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只要血脉换的快,全世界无初恋。”

“只要躯壳换的勤,夜夜我都是小处男。”

“只要大道换的早,谁都不知道我有后人,我后人都找不到我。”

这时的洛阳坚定的认为,只要杜绝一切能追根朔源的手段,那他就可以一直玩下去,一直爽下去。

而且,他觉得这种他逃,别人追的情况,也很爽。

而且,洛阳大义凛然的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天庭的公正性。”

此话一出,偷听的太阴直接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你也能和天庭的公正性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