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看出洛阳内心的吐槽,轻声道:“抱歉,我只是想试一下自己现在的水平而已,刚刚蜕变完成。”

洛阳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善。

虚空继续解释道:“你是好人,脾气好,心态好,唯有在你这里尝试,只要说开,你就不会生气。”

不,我已经生气了,洛阳咬牙切齿。

不过虚空并不在意。

洛阳最后还是没有发作,就像虚空说的那样,他与人为善。

洛阳给他解释道:“东华是我和北冥一同打造的第三身,这涉及到我们二人研究的成仙路。”

虚空点点头,怪不得你曾经一直用东华为名号。

接下来,洛阳则好奇虚空的状态。

“你蜕变完成,走到了天帝级?”

虚空轻声道:“境界终于提了上来。”

好快。

洛阳感觉虚空走的也太快了吧。

这才多久。

从虚空复活归来到现在,总共才多少年,他竟然就完成了蜕变。

面对洛阳的惊讶,虚空嗤笑一声,露出不同的姿态,解释道:“我的天资并不弱的。”

“虽然我只活了一世,但我经历的战斗,磨砺的道行早就触碰到这个阶段。”

“而且我那一世,没有时间让我研究不死药,研究信仰之力等东西,我唯有趁着生死之间的经历研究蜕变,研究活出第二世。”

虚空的话中充满无奈,他拥有一身不弱于任何人的天资,但就是没有时间。

“多少次生死之间的行走,让我对于活出第二世有了了解,可惜的是,我不能去独自进行蜕变,临死之时,我的大道预警,还有至尊即将苦熬不住,要出世,我必须带走他。”

“不得已,我放弃了蜕变活出第二世,去假死带走他们。”

“在我的预估中,只要我假死带走至尊,我再维持住天心印记,我就能有时间去进行蜕变。”

后面的话不用虚空说洛阳也明白。

他假死以为也就能来一位至尊,但是来了两位,虽然虚空牛逼,带走了两位,但是自身积累的用来蜕变的仙精也不够,只能把自己葬在昆仑之中,走一下轮回印的路。

想一下虚空那一世的悲惨情况,洛阳表示理解为何他对生死之间的感悟那么深。

和禁区至尊交手,不是那么好打的。

虽然无始很强,敢去遛狗,女帝灭了横断山脉内的圣灵禁区。

可这并不能说禁区就弱。

无始去不死山时,不死山内就只剩下石皇和玄武古皇。

无始也是看禁区说话的。

而且,无始遛狗之前,也没喊出我要荡平世间所有禁区。

叶凡喊出要彻底覆灭所有禁区,也是在只剩下几个时才选择的。

如果他刚圣体大成就喊出我要覆灭所有禁区,估计也只能玩完。

所以虚空那一世特别苦,特别悲,生死战打了一场又一场。

从来没有哪个大帝和他一样,打到需要用不死药疗伤。

人家都是用不死药来活出第二世,他是疗伤。

要不然他连疗伤的时间都没有。

一万多年的生命,杀了最少七八位至尊,去掉最后两位,平均每两千年就有禁区至尊出世。

每一次都是生死战,留下的创伤都来不及恢复。

这得多惨。

所以洛阳理解虚空说的,他没有时间研究不死药,研究信仰之力等东西,他就只能研究一样,蜕变,活出第二世。

不过,洛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疑惑的问道:“虚空,第二世不得在寿元将近时才能活出来吗?你的寿元也没有尽,怎么活的?”

听到这个问题,虚空兴奋的开口解释道:“我把自己所有的寿元都进行了压缩,我尝试用寿元去炼制仙精,然后用仙精去蜕变。”

“事实证明,我成功了。”

我踏马的服气了,你可真会玩。

洛阳被他这一招吓的目瞪口呆。

表示自己完全没理解。

原着中叶凡曾经用过这一招,不过他是为了磨砺圣血,磨砺道行,进行圣体大成。

但是你虚空知不知道,你这是作大死。

虚空也知道自己在作大死,所以他笑着解释道:“这不还有你在嘛,我觉得我再怎么作死,也有你来救我。”

“我万一要是真死了,你肯定得复活我。”

虚空说的得意洋洋,没有一点负担。

洛阳打量他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你虚空也是乐子人。”

这下轮到虚空尴尬了,他知道乐子人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说他不正经。

但是虚空只想说,老子第一世压力那么大,肯定要说一些震撼人心的话来提气,现在有这么多人族大帝共处一世,我压力小了,玩闹一番,也无不可。

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负责镇守昆仑山的道士传来消息,说深处的大帝复活法阵中,乱古大帝的法阵有轻微的意识传来。

虚空知道洛阳要忙了,赶紧熘,洛阳对此无奈,独自来到北斗星,在这里找到一只老鹤,准帝修为,在现如今遮天世界的长生物质影响下,它也有几万年的寿命,如今还不算太老。

老鹤见到洛阳恭敬的行礼,洛阳摆摆手,示意别来这一套。

“我找你没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在复活乱古大帝,他现在已经有了轻微的意识,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见一下。”

此话一出,老鹤激动了。

大帝,终于又能相见了。

带着老鹤来到乱古复活的法阵前,一进来,就传出疑惑的声音:“小鹤,是你?”

老鹤扑通一声跪下,眼泪汪汪的流下:“大帝,是我,我对不起你,未能给您找到传人。”

各种倾诉声传出。

洛阳撇撇嘴,他没有这种感情经历,延缓理解不了。

等主仆二人诉说完毕后,洛阳和乱古开始交谈。

“多谢道友复活之恩,不知道友复活我有何要求?”

乱古奉行的准则之一就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洛阳随意的道:“看你的意愿喽。”

“两条路,一条是趁着你现在还没完全复活,我把你扔进混沌海中,你随意漂流,落到哪个世界就是哪个世界,作为遮天世界征战的前行人员。”

“第二条路,留在遮天世界,复活,然后成为我们的一员,随我们作为战力准备征战其他世界。”

说着洛阳把最近发生的事,征服的两个世界信息发给乱古。

乱古还未回话,不远处的羽化开口了:“我即将大成,你把我扔进混沌海吧,我去当先行者。”

羽化的声音中充满激动,玛德,终于可以远离这个世界了。

这么多年,他找了很多人进行联系,终于知道羽化神朝的后人把他坑成什么样子。

乱古疑惑,洛阳笑着道:“你不用搭理羽化这个倒霉蛋,他是有原因的。”

乱古看一眼自己的帝兵,轻声道:“帮我把帝兵强化一下,我选择去其他世界。”

洛阳笑着点头,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