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皇更是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用它的话说,我这都是为了给天庭开枝散叶,我这都是为了天帝好,你们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哦,纯阳真人知道这句话后,差点没提剑砍了黑皇。

老子什么时候被狗咬过,哪只狗敢咬老子。

黑皇敢,黑皇趁着夜黑风高,真咬了吕洞宾一口,气的吕洞宾追着他砍,最后落入黑皇的圈套,被黑皇、龙马、段德三个人围住一顿揍。

洛阳知道颜如玉的想法,但是他不阻止,他就是看笑话。

至于叶凡会不会拒绝颜如玉,洛阳琢磨着以叶凡的性格,知道是颜如玉干的,也不会有啥想法,那个男人虽然不会说我爱你,但是他会做我爱你的事。

理论上来说,叶凡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人。

对敌人重拳出击,对自己人唯唯诺诺,能迁就就迁就。

洛阳就这样看了人世间五百年笑话。

五百年后,天庭部众跪在不死山前,请至尊出世主持大局,黑皇被一群人轰下台。

暗菩被他爹推出来主持大局。

暗菩一出来就苦笑不已,他正研究破皇之道,怎么就出来了呢。

现在古皇子也分三六九等,他明显是六,不是九。

洛阳看没笑话可看,再次来到昆仑山腹地,乱古和羽化已经恢复如初,能调动一些力量,就差转生出世。

看着二人,洛阳忍不住开口:“二位道友,这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也不知生死如何,二位可有要交代的。”

“可需要留下传承,亦或者我为你们寻找后人,带他们入天庭。”

羽化冷哼一声:“后人,要他们有何用,若不是后人坑我,我现在何须远走其他世界,以几十万岁的高龄去四处征战,去建功立业,去买命。”

羽化表示这都是泪,满满的血与泪啊。

他被后人坑惨了。

乱古只是留下自己这些年整理的帝经,希望洛阳交给浑战。

“这个年轻人不错,希望道友帮我交给他,再去找一些其他平凡的年轻人。”

“我乱古,愿意把帝经传遍天下,你也可以作为天庭的基础经文传下去。”

洛阳点点头,好的,没问题。

随后洛阳拿出红色海水,这是在苍冥世界时从罗生那里截留下来的。

这个红色海水有穿梭世界的作用,效果非常奇特。

缺点就是随机。

但是洛阳不在意,他和北冥把这玩意又祭炼一番,现在手里的这些归他们使用。

洛阳直接把羽化和乱古扔进去。

希望你们能落在一个世界,有个照应。

送完二人,洛阳看向其他大帝的复活法阵,略微有点头疼,他希望下一个复活的是斗战圣皇。

“真想把斗战圣皇送进西游记的世界。”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世界。”

洛阳忍不住喃喃道。

不怕天不怕地的斗战圣皇遇见齐天大圣,恐怕会是非常好玩的剧情。

洛阳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

红色海水中,经过五十年的游走,羽化和乱古终究还是分开了。

一片传统的修仙界中,羽化坠落而下,进入一处圣地的修炼境中。

乱古则迷迷茫茫的进入一片神界。

在这个世界,神灵是天生地养的,乱古夺了一位正在孕育中的神灵。

出世后,乱古看着跪拜在地的神国子民们,忍不住露出笑容:“开局还不错嘛。”

羽化的开局也很好,成为某个圣地的圣子,从小展露出惊人的才华。

唯一不好的是就是在他一百岁,修为成长到圣人境界,正带着圣地南征北战时,遇见了帝尊。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美丽的帝尊,羽化懵逼了,然后磕头便拜。

“参见帝尊,恭喜帝尊复活,祝帝尊仙寿无疆。”

虽然带着一身大帝本源,只要发疯,也能唤回曾经的战斗力,但羽化想了想,以帝尊的修为,肯定比他强。

帝尊看着没脸没皮,磕头拜下的羽化,面色古怪无比,现在遮天世界的大帝都这么没骨气吗?

羽化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大声道,大哥,别人不知道你多强,但是我知道啊,我研究过。

而且我在昆仑山内,不是没看过你在奇异世界被杀的记录。

无始、女帝、青帝三位天帝围攻,一群天尊古皇大帝围杀,就这你还没被秒杀,你得多强?

我看到你,不纳头便拜等什么?挑衅你,然后被你杀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两种情感加持,帝尊邀请羽化进入他操控的魔教合欢宗中做客。

羽化知道帝尊操控的宗门是合欢宗时整个人都懵逼了,为什么你挑中了合欢宗,叶凡当年也是这样,你们这些做天帝的,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帝尊笑着解释:“你能想到我这样的大人物躲在合欢宗这种没牌面的魔教宗门吗?”

想不到,完全想不到,羽化实话实说,谁会往这方面想。

但是我更加怀疑你在利用合欢宗研究怎么变性。

羽化恶意猜测。

来到最深处,帝尊的闭关之所,帝尊问出羽化来这个世界的来意。

“毁灭世界,把这个世界融入遮天世界,让遮天世界尽快恢复成乱古时代的盛景。”

羽化实话实说,并且把洛阳的一系列行动全部说出,没有一点隐瞒。

帝尊看了羽化出卖洛阳的速度,尤其是那不等问,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说出的态度,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我帝尊太可怕了,还是你羽化太怂,亦或者是你太恨洛阳。

帝尊觉得自己现在是女性姿态,充满温柔,不可能是自己吓的羽化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只能说羽化太怂,洛阳太招人恨。

“也就是说,现在遮天世界那里由洛阳主持大局,一切的事情都是他做出来的?”

帝尊挑挑眉,他有点欣赏洛阳,但是他觉得羽化的话有假,比如洛阳疯狂舔叶凡的行为,这不像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送功法,送宝贝,送女人,送机缘,只要是能送的都送了。

这不像大帝干的事。

羽化点头,没错,一切都是洛阳在主持,和叶凡没有一点关系,那个天帝就是傀儡人。

帝尊随后一拳打晕羽化,把他修为封印,然后扔入合欢宗的女人窝里。

“把他榨干,这个家伙体内封印着至高级别的本源,你们随便和他双修用。”

合欢宗的女人看到羽化,整个人都兴奋了,好帅,本源好雄厚,而且他还是羽化圣地的天才圣子,万千人眼中瞩目的天骄。

帝尊看着自己手下兴奋的样子,继续冷冷的道:“双修时录像,尤其是他和其他女怪物双修的场景。”

看着手下们把羽化拿走,帝尊内心冷冷的道:

“这家伙竟然说洛阳舔叶凡,那个洛阳一听就是万古大阴谋家,怎么可能平白无故舔一个凡人,所以说叶凡绝对有问题。”

“而且,洛阳也肯定有问题,但是羽化这家伙竟然死活不说重点,那就别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