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想起自己看的完美世界就觉得挺逗。

有时间,有资源,有经文,那么长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成仙。

而且最逗的是,他们还喜欢扼杀天骄。

想到这里,洛阳就忍不住怀疑他们的脑袋被驴踢了。

尤其是想到完美世界原文中王家攻打天神学院的场景。

外敌林立,干的第一件事去剿灭内部主战派。

这样的世界,活该仙界看不上。

还有残仙杀石昊,那也是迷之操作,洛阳表示自己看完所有,也不明白双方的仇恨怎么就大到需要在外敌存在时杀自己一方天骄。

不过,想想柳神,鲲鹏的下场,洛阳觉得自己似乎又能理解一些。

可能那些残仙,还有九天十地的长生世家,名义上是九天十地的人,实际上是仙界或者异域的卧底。

要不然,洛阳实在无法理解。

在边荒这里又挖了两千年,也修炼了两千年,洛阳还是没有找到一篇仙道经文,叹息着离开。

“等世界再恢复一些,再来挖挖看。”

洛阳只能选择无奈离开,太打击。

回去时,再次路过正在开发的边荒,洛阳看到了一个自己的后人,一位帅气的青年正在以准帝之姿带领一群人开发边荒。

挠挠头,洛阳赶紧走,不相认,相认就是麻烦。

“看来我得抓紧时间把大道改一下了,要不然将来被找上昆仑神宫时,我就得建立属于自己的家族,那多麻烦。”

洛阳抓紧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偷偷去找了青年的母亲,想谈谈,然后青年母亲笑着和他来了一场鱼水之欢。

欢乐过后,青年母亲笑着道:“我不会去找你,我也不会让他去找你。”

“我们之间没有爱,只有感激之情。”

“你给予了我一个天骄儿子,让我能报仇雪恨,我给予你男人的快乐,很公平,而且我还赚大了。”

洛阳忍不住又亲了一口女人,随后留下几块神金,一口神泉,便再次离开。

女人看的很开,洛阳很满意。

不过,洛阳还是准备抓紧时间换一条大道,准备把涅盘大道和现实融合一下。

没办法,主要是回天庭的路上,他在宇宙中遇见几十股和他同源的气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非常恐怖,洛阳才不指望每个人都和女人一样看的开。

回到天庭,洛阳听到更大的笑话,一千年前,一位修行火焰大道的天骄以另类成道的姿态手持烈焰神斧,打进了天庭,打上了昆仑神宫,击败十万天兵天将,引动东华帝君现身,亲自镇压。

而他打上昆仑神宫的原因是要为他母亲复仇,打败渣爹。

洛阳听到这个理由时,瞬间了解,这是我的孽债啊。

不过,洛阳想了想,还是拒绝承认。

洛阳赶紧去找东华,恒宇也在,二人看到洛阳直接笑起来,让你玩的没有节制,现在出事了吧。

不过,东华并没有吓洛阳,轻松的解释道:“没事,不用担心,我已经解决问题了。”

“那个倒霉孩子被我镇压到荧惑古星下,让他冷静冷静。”

洛阳先是松口气,然后疑惑的问道:“光靠镇压就行吗?”

恒宇在一旁忍不住笑,噗嗤一声,哈哈大笑道:“当然不是,”

“东华还和那个倒霉孩子详细解释了他爹是什么样的人。”

“当那个孩子知道自己亲爹是一位只追求生理快乐的男人时,差点没自裁谢罪。”

洛阳尴尬不已,不至于吧。

自己虽然只是玩玩,但是每一次都给了对方一笔财富,而且,自己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进行的。

恒宇摇摇头,在他看来,洛阳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恒宇详细解释道:“你认为哪个孩子会不问自己母亲,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你猜母亲们一般会怎么回复。”

听到此话,洛阳瞬间明白。

那个倒霉孩子的母亲大概率告诉倒霉孩子,你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是昆仑神宫内的至尊,如今宇宙众生能长生,就有他的功劳,他之所以不回来,是有原因的。

而孩子大概率会出去炫耀,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同年场景。

可在孩子心里,他会始终认为自己父亲是一位爱江山不爱家庭的众生英雄。

这时候就出现了落差,这个孩子知道他洛阳是什么情况后,大概率就会心理崩溃。

他洛阳,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浪子。

不是爱江山不爱家庭,是压根就没在乎过家庭。

东华询问洛阳要不要去看看,洛阳想了想,要不然还是去看看吧。

当见到倒霉孩子时,洛阳发现他身上已经没有自己的血脉。

“我斩掉了。”

红发赤童,头生双角的邪意青年冷冷的道。

洛阳尴尬的挠挠头:“那个,很对不起啊,但是没办法,为了修道,我需要顺从本心。”

邪意青年冷笑一声:“好色就好色,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洛阳再次尴尬的笑笑,点点头,被看穿了。

不过,邪意青年还是叹口气,无奈的问一句:“你真的没有爱过我母亲吗?”

看着邪意青年头顶的龙角,洛阳叹口气,解释道:“我大概知道你是谁的孩子了。”

“这样说吧,我认识你母亲的时候,我刚刚被人打败,死里逃生,道心不稳,陷入自我怀疑,我就随便选了一颗星球去击溃他们,进行欺压弱小的快乐。”

“你母亲是他们上供给我的女人,说白了,就是玩物。”

邪意青年眼神中闪过一丝低沉。

“不过...”

听到转折,邪意青年眼神中又闪过一道希望的光芒。

“不过你母亲确实让我记忆深刻,她为了复仇,很讨好我,很付出,所以我告诉了她一些秘密,比如,用神源液把自己镇封到之后的岁月,有可能享受长生。”

邪意青年真想拎起斧头给洛阳表现一个什么叫大斧砍小鬼。

简单的交谈让邪意青年彻底放弃对自己父亲的期待。

这就是一个混账。

见了邪意青年一面,洛阳也松口气,局面还不算太糟糕,不过还是有点压力,去找人爽一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