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多拉斯的战火越烧越严重,战争越来越狂暴。

洛阳就行走在战火之中,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进行嘲讽。

“这是何等无趣的神明,对于底层的世界丝毫不在意吗?”

洛阳看着被战争逐渐吞噬的尹多拉斯,站立于废墟之上,忍不住感叹道。

繁华的尹多拉斯,在龙族的铁蹄之下,已经化为地狱。

“这里面不也有你的一份之功吗?”一道悦耳的嘲讽声响起,洛阳不以为意,头都不转的回复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是你制造了灭龙魔导士,让事态逐渐走上极端。”

那道声音中的嘲讽更大了。

“我只是给了他们希望而已,反抗的希望,让他们拥有主宰自己未来的力量,而不是平庸的死去。”

洛阳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如果不是自己,尹多拉斯的人们连主宰自己命运的机会都没有。

这句话让对面哈哈大笑起来,笑容中没有了嘲讽,多了一些随意,声音的主人也从洛阳身后走出,站立到洛阳对面,那是一位绿色头发的可爱萝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生命主神艾菲尔,你好,灭龙魔导士之父。”

洛阳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艾菲尔,陷入沉默之中。

绿色的头发绿色的连衣裙,149的身高,可爱的娃娃脸上带着婴儿肥,明亮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樱桃小嘴和娇小的手都让人想要忍不住去疼惜她,把她抱到怀里。

洛阳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冷漠起来:“你好,生命主神艾菲尔,我叫洛阳,异世界来客,目标是把这个世界融入到我们的世界之中。”

洛阳说的非常直白,艾菲尔一愣,然后捂着小嘴笑起来:“你不怕我现在给神界发消息,然后我们一群人下来围攻你,把你灭了吗?”

洛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怕。

艾菲尔好奇他哪里来的自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我们还是知道的,尤其是你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要做的事。”

洛阳看着面前的心机萝莉,忍不住感叹道:“可是你们这个世界有病啊,有大病啊。”

“我们记得你们神明也有病。”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们这些神明,也不是一个族群的。”

艾菲尔被反驳的一愣,然后轻叹一声,确实如此。

她打个响指,废墟之上长出一片绿意盎然的大树,这些大树高耸入云,而且它很快就把废墟所在地给吸收,消化掉,火焰被绿色覆盖,断壁残垣也被树根压在下面,那些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路边残尸也都被大树吸收掉,化为营养。

洛阳看到这一幕,随便找个树根坐下,看着对面已经坐上树枝秋千的艾菲尔,露出诡异的表情:“你堂堂一个主掌生命的主神,竟然还掌握有战争之力,你们这个世界不是有病是什么。”

艾菲尔眨巴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你说的有道理,我们确实是有病。”

笑着笑着,艾菲尔的表情转化为悲伤:“可我们不有病又能怎么样,我们的路走到了尽头,我们只能探索新的路,而吞噬神格,增加自己的权柄,就是不错的路,也许我们吞噬掉所有的权柄,就能成为传说中的荒神。”

这是何等无知的话,成为荒,你把自己当做了什么?

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

洛阳摇摇头,否认他的话。

大树的生机建立在战火之上,靠着吃尸体而来,这样的战争权柄,是何等的有病。

尹多拉斯发生的事天上的神明都知道,但是他们不管,任由这里打生打死,那么只能证明他们有所图谋,现在看艾菲尔的样子,洛阳大概知道了,天上的神明图谋的是在战争之中,迸发出的新时代神格,那些挣扎在凡尘中的人们,为了活下来,开发出的新种类,新法则神格。

“你们这是把整个世界化为巨大的粮库,真是恶心的行为。”

洛阳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厌恶的意味。

艾菲尔对于他的厌恶在意料之中,冷笑一声,娃娃脸上浮现出的是同样的厌恶:“装什么装,你要是真厌恶我,早就拔剑砍我了。”

“现在还坐在这里和我聊天,你应该是接受这种行为的人。”

洛阳张张嘴,想说自己是有涵养,有素质,不会上来就打打杀杀的人,可惜最后他还是没能说出来。

他当初,可是和生命禁区联手,对整个世界进行收割寿元的存在,和现在这群神明做的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huanyuanapp 安卓苹果均可。】

洛阳笑了几声,问出关键问题:“生命主神艾菲尔大人,您还是说说来找我的原因吧,我们直奔主题如何?”

艾菲尔一愣,然后果断说出:“想加入你们那个世界,我带你们征服这个世界。”

“给你们提供帮助。”

啊咧,洛阳忍不住眨巴上大眼睛,这个世界如此有病吗?

老大带头投降?

洛阳忍不住沉默下去,说实话,他被震惊到了,三观碎了,为何会有如此奇葩的话语出现。

我以为你只是来做个交易的,结果你告诉我,你是来投降的,这是什么鬼情况。

看到洛阳吃瘪的模样,艾菲尔苦笑道:“就像你说的,这个世界有病,神明之间现在已经出现猎神者,还是五大主神中有人做的,大家开始破坏约定,这个世界,没救了。”

“我甚至怀疑,会出现主神灭世,成就自身的情况。”

艾菲尔表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未来不太好看。

洛阳觉得很多隐秘自己了解的还不清楚。

艾菲尔可能也是第一次遇见同级别的陌生人,开始道出神格世界的情况。

绿意盎然的大树上带着艾菲尔的神力,把二人的谈话给截断,防止外面的人偷听。

神界的人感知到是艾菲尔后,也不会在意,会略过。

艾菲尔看着洛阳,露出回忆的神色。

“我们五大主神也是从最底层崛起的。”

“在无数年前,这个世界没有神明,只有神格修行者。”

“这里是一片荒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