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住在老式小区,上下楼全靠爬楼梯。

因为年限久且没有人打理,阴暗潮湿的墙角墙壁长满了青苔。

此时,娇娇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

两个小时前,一条热搜引起了娇娇的注意。

打开热搜,娇娇情不自禁把接地气的兰博基尼毒药车主和陈浩北联想起来。

陈浩北在直播间说过,他每天早上都会吃一份小笼包。

而且陈浩北喜欢扮猪吃虎,免费看了近半年直播,突然大手一挥打赏100w软妹币。

再加上热心网友帮助,确定了陈浩北住的老式小区,而且租金非常便宜,很像陈浩北的作风。

【【娇娇:爸爸,我已经到城北花园咯,你住在哪里?】】

陈浩北不打算和娇娇有所交集,没有理她,买完小笼包就去上班了。

他在一家当地有名的企业工作。

早上9点半上班,晚上6点半下班。

当然,有时候也会被要求加班。

毕竟一个人在外生活,每个月总要交房租,杂七杂八的费用。陈浩北不得不听从上级安排。

陈浩北在销售部门工作,商品海报文案几乎都出自他手。

到了销售部,陈浩北发现办公室里面挺热闹的,好像都在聊一个话题。

“你们在聊什么?”

陈浩北的女同桌叫做林悦,自来熟性格,待人热情。

“红墙姐在停车场看到了一辆兰博基尼,听说是全球限量款毒药!”

陈浩北摸了摸鼻子,在东市有机会拥有兰博基尼毒药的人,恐怕只有他了。因为东市GDP不高,像ktv,酒吧场所也不多,吸引不了富二代。

“林悦,你和他这种穷哈哈说什么,他一辈子也买不起。”

“唉,真烦。销售部女人待的地方,真搞不懂他怎么进来的。”

“有本事的男人谁会做销售啊,他陪酒都不一定能让顾客满意呢。”

“你们少说点,毕竟人家会做海报和文案。”

各种尖酸刻薄的话在销售部响起,就算在走廊外面也能听见嘲笑声。

以前,陈浩北幻想自己有一天有钱了,一定要把这些嘲笑他的女人变成他手底下的玩物。

但现在真的有钱了,陈浩北却发现自己更愿意当一个小透明。

“叮!检测到宿主在具有商业价值的苏氏集团签到,奖励100w软妹币。”

本来,陈浩北真的不打算和她们一般见识。

但她们说话越来越过分了。

“你们现在跪下,我给你们100w软妹币。”

此话一出,整个销售部都安静了。

刚刚走到销售部门口的红墙也愣了一下。

就像时间停止,只有陈浩北一个人可以活动。

“哈哈哈,我仿佛听到了滑天下之大稽笑话。”

“如果跪下有100w软妹币,我当然愿意跪,而且跪到你满意为止!”

“别理他了,像个小丑。整个部门就他一个男的也不害臊。”

林悦眯着眼睛想了想,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跪下来了。

“跪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先跪试试。”

陈浩北嘴角微抽,100w软妹币花得也忒快了。

林悦收到100w软妹币后,脸色通红。

“卧槽!陈浩北真的转给我100w软妹币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100w!

证实林悦真的收到100w软妹币后,众女看陈浩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陈浩北,你可以啊,富二代体验生活来了?”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天还快,陈浩北算是见识了。

“陈浩北,姐姐也向你跪下了。”

陈浩北身上现在只有50w软妹币,还是沈氏集团董事长表达的一点点的心意。

100w没有,索性不给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的零花钱用完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李倩满脸羞愤,跪都跪了,陈浩北却说没钱了?说出去狗都不信!

这时,红墙觉得差不多了,走进销售部严肃道:

“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上班时间乱跑什么?客户来消息要在第一时间回应。”

红墙是销售部每个人的人生导师,她的话自带一股无法抗拒的威严。

以前有个人在她上任期间搞砸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她气得把人踹得半死不活。

后来和解了,那个人离开了东市。

“陈浩北,把你手头上的海报分一半给李倩做。”

红墙弯腰贴在陈浩北的后背上,手掌放在了陈浩北用的鼠标上。

她点了几下,陈浩北的任务量去掉了一半。

离开时,红墙修长的手指从陈浩北手背上轻轻地划了一下。

陈浩北从小到大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

“红墙姐,其实我还有30w零花钱,我请你喝奶茶。”

说着,陈浩北大手一挥,给红墙转了30w软妹币。

红墙脸上掩盖不住的笑容,她故意接近陈浩北为的就是这。

李倩一听,恨不得把陈浩北碎尸万段。

说好的没钱呢?

耍人呢?

“哟,真乖呢陈浩北弟弟,姐姐帮你把剩下的海报任务做了,文案让林悦想去吧,拿了100w也得付出一下。你今天好好休息。”

啧啧,见钱眼开的女人。

“不要忘了今天晚上的月度晚会。”红墙朝着陈浩北抛了个媚眼。

自从苏氏集团换了总裁,大动作一个接一个,月度晚会就是其一。

没办法,新上任的总裁是海归精英,老董事长又是她爹,不服都不行。

“好的红墙姐,我回家睡觉了,昨天晚上一宿没睡。”

陈浩北打了个哈欠,黑眼圈愈发明显。

到了家门口,陈浩北傻眼了。

一个女人双手抱着膝盖坐在楼梯台阶上,熟悉的齐肩长发挡住了她的脸。

听到动静,娇娇抬头看到他,空洞的眼神恢复了些许色彩。

“找到你了,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