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脱离了滤镜,娇娇的颜值也不会见光死。

刚才,陈浩北无论如何劝说,娇娇就像个黏皮糖一样甩不开。

没办法,陈浩北只能先让娇娇住下了。

当然,也不是完全免费入住。

“按照你说的,家里的卫生你来打扫,一日三餐你来做。”

陈浩北倒了一杯水放到娇娇的面前。

而娇娇却在打量陈浩北的住处。

不脏,但也不干净。

尤其是房间里面地上残留的垃圾非常显眼。

陈浩北早上兴奋着去开兰博基尼,没有来得及打扫卫生,一般每天早上去上班前都会打扫卫生。

“说好了啊,没有工资。”

娇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能留在陈浩北的住处就已经很开心了。

况且陈浩北大手一挥打赏了100w软妹币,也够请保姆了。

再说了,她现在除了来陈浩北这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去了。

主播圈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只有服侍好了陈浩北,她才有机会重新做主播。

“没关系,爸爸打赏我的几十万软妹币已经充当佣金啦,我会努力服侍爸爸哦。”

家里突然有了个女人,陈浩北睡觉也睡不踏实。

补了个回笼觉,已经到下午了。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房间里面干净得一塌糊涂。

同时,他看见了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可爱女人正跪在地上用抹布擦地。

因为刚睡醒,再加上睁开眼就看到腐朽糜烂的画面,腹部一股邪火升腾。

察觉到炽热的视线,娇娇脸色微红,佯装没有发现继续擦地。

只是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她想象中的事情发生。

陈浩北看了一下时间,快5点钟了。

月度晚会7点开始。

穿好衣服,陈浩北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到了公司,已经到六点钟了。

月度晚会七点钟开始。

晚会的地点定在清雅苑酒店。

清雅苑酒店的掌托人好像和苏雪的关系很好。

陈浩北打算先去销售部,准备和大部队一起去清雅苑。

这个时候,已经有其他部门的人来销售部邀请美女上车了。

而陈浩北到销售部的一瞬间,销售部的目光便全部盯在了他的身上。

中午吃饭的时候,好奇心让她们打听了一下开兰博基尼毒药的人是谁。

能开得起兰博基尼毒药的人,肯定和苏雪有关系,不然也不会开到公司来。

所以,她们去问了苏雪,苏雪也不清楚。

对于价值上亿的跑车,苏雪也有一点兴趣,于是去了保安部。

在保安部查看了一下监控,发现兰博基尼毒药车主陈浩北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直骑自行车上班,被人嘲笑的陈浩北居然是兰博基尼毒药车主。

想到以前对陈浩北的态度,她们不寒而粟。

现在,陈浩北回到销售部,她们都想好好表现,争取不让陈浩北记恨。

“不好意思啊白大飞,我想和陈浩北一起去月度晚会。”

林悦双手勾在身后,拒绝了一个身穿西装工作服的俊俏男人。

白大飞顿了顿,他对陈浩北不陌生。

一个骑自行车上班的家伙。

“林悦,你不能为了拒绝我找这小子当挡箭牌吧?晚上天气凉,坐自行车冷。”

白大飞斜睨了一眼陈浩北。

陈浩北无辜得很,只是来了一趟销售部罢了。

“不用你担心,我多带了一件外套可以穿。”

眼看林悦认真的架势,白大飞只能瞪着陈浩北以示警告。

“陈浩北,你确定要带林悦去月度晚会吗?”

陈浩北不喜欢他的眼神和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架势,好像谁欠他百八万似的。

“我带不带和你有什么关系?”

白大飞怒了,他是财务部的人,在公司里的每个人都要看他脸色。陈浩北当着众人的面不给他台阶下就是拆他的台。

“小子,你可以的,我打死你个穷b养的!!!”

白大飞突然朝着陈浩北一拳打下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销售部的每个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是,陈浩北却用手包住了白大飞的拳头,并踹了他一脚,“没有素质的家伙,莫挨老子。”

刚毕业那会儿,陈浩北在酒吧当保安,天天在酒吧里走南闯北。

恰巧碰到了被人欺负的红墙,这才到了苏氏集团当销售。

因为脑子好使,红墙把海报文案交给他想了。

后来做海报的同事来不及做海报,陈浩北帮忙做了两张,结果收到友商一致好评。

从利益上出发,红墙把海报任务全部交给他了。

白大飞恼羞成怒,想继续动手。

“住手!”红墙突然怒喝一声。

“财务部的成员白大飞在销售部无缘无故动手打人,我会如实向总裁报告。”

白大飞懵了,他和红墙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坏。

现在,红墙却帮一个骑自行车的小赤佬说话?

“红墙姐,你没搞错吧?”

白大飞着急解释,一旦红墙向苏雪报告,他的职业生涯就到此为止了。

只是,红墙并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别拦在销售部了啊,不然我叫保安了。”

苏氏集团的保安都是从安保集团招来的,实打实的真本事。

没办法,白大飞只能带着狠戾的目光离开。

“浩北,我坐你的自行车,你不会介意吧?”

白大飞一走,林悦立马茶里茶气道。

陈浩北想了想,他现在骑的不是自行车,而是开的兰博基尼。

陈浩北犹豫的时候,其他人也凑上来了。

“浩北,我身体轻,你载我不会费力。”

“浩北弟弟,姐姐也很久没有坐自行车了,要不你带姐姐吧,免得她们吵。”

陈浩北点头,和红墙处好关系,以后就不用工作了。

况且,整个销售部没有一个好女人,和红墙处好关系最划算。

“红墙姐,你说得对,我带你去月度晚会。”

坐在价值一亿的车里,红墙面容潮红,呼吸急促。

“陈浩北弟弟,这是你的车?”

红墙故作才知情,装模作样。

“嗯对,自行车坏了,不想修了,卖个收废品的老爷爷了。”

“陈浩北弟弟谈恋爱了吗?”

陈浩北嘴角微掀,又是一条鱼儿咬钩了。

“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我家里有女仆,不需要另外一个女人。”

“天呐,陈浩北弟弟家里开矿的吧?”

“没有,小本生意。”

到了清雅苑酒店门口,已经有苏氏集团的人在了。

看到兰博基尼毒药开到清雅苑,不由得停下脚步观望。

只见红墙从副驾驶走下来,面带笑容。

“没得命,红墙从兰博基尼副驾驶下来了,她勾搭上哪家的富二代了?”

“估计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不然不可能被她一个老女人勾搭上。”

“不对,你们有没有觉得开车的人有点眼熟?”

这时,陈浩北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