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走进清雅苑。

脑海中响起一段悦耳的御姐音。

“叮!签到清雅苑,奖励清雅苑20%股份。”

以前,陈浩北几乎不参加月度晚会。

毕竟每次来都会被人嘲讽骑自行车上班的二五仔。

“我刚才以为我眼花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好,我是策划部部长,姚军。”

姚军伸出手对陈浩北说道。

陈浩北顿了顿,他对姚军没有印象。

“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听说过你。没想到你开得起兰博基尼毒药,之前来苏氏集团销售部是体验生活的吧。”

陈浩北和他握了个手。

“算是吧。”

姚军点了点头,“就算是来苏氏集团体验生活,我也很欢迎你的到来。进去坐吧,我和几位朋友在这接待。”

这时,红墙插嘴道:“喂,不和我打招呼啊?”

姚军伸出手微笑道:“哪能啊,我是天天记得红墙姐啊,没有红墙姐,苏氏集团哪能有现在的繁荣。”

红墙也和他握了个手。“我进去坐了,我可不喜欢和你们一起在这里接待。”

“进去坐吧。”

进入清雅苑,红墙和陈浩北组合引来了不少目光。

毕竟红墙是销售部部长,在苏氏集团也很有名。

而陈浩北也小有名气,毕竟是唯一一个骑自行车上班的男人。

陈浩北找了一个略显偏僻的位置。

对于月度晚会,陈浩北并没有太多兴趣。

月度晚会主要还是各个部门部长之间的谈论交流。

“红墙姐,你要是忙的话你可以去忙,不用管我。”

红墙跟着陈浩北,但眼神却一直在扫视着晚会大厅。

“也不是特别忙的事情。”红墙说出这句话后顿了顿,接着道,“那我去忙别的事情,你有事叫我。”

红墙一走,陈浩北就对着摆在桌子正中间的帝王虾大卸八块了。

帝王虾的钳子非常大,里面的肉也非常多,非常鲜嫩。

正吃着虾肉,白大飞带了一个人来了。

白大飞眼神里面掩盖不住的戏谑。

“小子,我说过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了。”

陈浩北慢条斯理咽下嘴里的虾肉,用餐巾纸擦了擦手。

“听说你破坏我兄弟的爱情,横刀夺爱,我必须夸一句厉害。但是,我兄弟的爱情我不能袖手旁观啊。”

白大飞听到身旁的人帮他说话,吹嘘道:

“小子,知道这位是谁吗?唐轩,唐氏集团总裁,孤陋寡闻了吧?”

唐氏集团卖电脑的,在东市很有名。

但是,狐假虎威的狐狸就别嚣张了吧。

陈浩北站起来一脚踹上去。

白大飞哪里想到陈浩北会突然给他一脚,当即倒飞出去,撞到了桌子上,把一桌子的大餐全部毁了。

听到这边的动静,引来了很多人注意。

白大飞脸上无光,恼羞成怒道:“你个捡破烂的狗东西,你敢推我?”

陈浩北无奈地耸了耸肩,无辜道:“我可没有推你,我是踹了你一脚。”

在一旁的唐轩发现陈浩北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怒了。

“小子,你知道我在这里,你还敢打人?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在东市混不下去?”

放在以前,陈浩北可能真的会被唐轩的这句话吓到。

但是现在嘛,他的资产也不少。

“我有点好奇,你如何让我在东市混不下去?”

唐轩冷笑了一声,“很好,既然你想见识一下,我让你见识一下好了。”

说罢,唐轩打了个电话。

“有人在苏氏集团的晚会大厅闹事,过来处理一下。”

电话刚挂断,晚会大厅门口就有武装保安闯了进来,惹得一片惊呼。

“清雅苑的武装保安可不是吃素的,那小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可不是,唐氏和苏氏虽然都是东市的大集团,但唐氏比苏氏更胜一筹。”

“不过,敢和唐轩这种级别的人物对话,不得不承认他胆子很大。”

“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东市以后肯定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武装保安瞬间把陈浩北围在了中间。

这时,唐轩淡淡一笑道:“你现在向我下跪道歉,或许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陈浩北面对武装保安,不急不慌道:“把你们老板叫来,如果你们识趣的话。”

武装保安懵了,他们是听队长的吩咐来镇压捣乱的人的。

结果来了之后,那个捣乱的人居然要他们打电话给老板?

看了一眼陈浩北的穿着,地摊货,这种人能和老板那种级别的人物搭上关系吗?

武装保安很怀疑。

“你脑子被驴踢了吧?你凭什么让清雅苑的老板来看你?”白大飞嘲讽道。

白大飞话音刚落,又被陈浩北一脚踢飞了。

武装保安大惊,立马举起盾牌把陈浩北团团围住。

“别动!举起手来!”

这时,听到消息的红墙也赶到了晚会大厅,她隐约有一种不好的苗头。

当看到陈浩北被武装保安团团围住并且呵斥,红墙傻眼了。

“住手,全部给我住手!”

武装保安看到红墙,略微犹豫,分散了一点位置。

红墙走进包围圈,看了陈浩北一圈,心慌道:“没事吧陈浩北弟弟,有没有哪里受伤?”

弟弟?

红墙的弟弟?

武装保安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听说过红墙,也看过红墙几次,不会认错。

他们居然对红墙的弟弟出手?

想到红墙的传说,武装保安眼神中流露出惊慌。

陈浩北摇了摇头,“红墙姐,我没有受伤,你有没有清雅苑老板的电话,可不可以把她叫来?”

红墙愣了一下,“你要把江清雅叫来?”

“对。”

忽然,晚会门口响起一道冷清的声音。

“不用叫了,我就在这里。”

江清雅和苏雪一起走进晚会大厅。

走到陈浩北前面,江清雅问道:“我们好像没有见过,你叫我来做什么?”

苏雪也是好奇,听说骑自行车上班的人和唐轩打起来了,她才和江清雅一起从楼上下来。

陈浩北对江清雅这个态度很不感冒,不爽道:“清雅苑我有20%股份,我应该有权力把客人拉进黑名单吧。”

江清雅眉头紧锁。

清雅苑出现了资金链危机,打算抛售股份解决。

想到不能丢失实际控制权,而度过经济危机只需要抛出20%股份。

所以,江清雅抛出了20%股份。

股份一抛出,立马有人收购了20%股份。

目前,江清雅对收购人没有具体信息。

但眼前的这个男人既然能说出这种话,想必也八九不离十。

正想着,江清雅的秘书来了,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等秘书说完后,江清雅再看陈浩北眼神都不一样了。

“当然,你有权力,但我也有权力阻止。”

江清雅不想示弱,所以在后面又加了一句。

“好,我有权力,把白大飞拉入清雅苑黑名单,终身不允许踏入清雅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