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震惊的!

谁能想到,平平无奇的陈浩北居然是清雅苑的股东!

白大飞更是震惊地合不拢嘴。

他得罪了谁?得罪了清雅苑的股东!

陈浩北微笑道:“这个要求不高吧?”

白大飞只是苏氏集团的员工。

就算是部门部长得罪了清雅的股东,苏雪也会考虑要不要开除。

她和江清雅的关系比别人想象中还要好。

江清雅还以为陈浩北想把唐轩拉入黑名单。

那样的话会和唐氏集团结下梁子吧。

还好不是。

“不高。”

“把那个叫白大飞的请出去吧,永远拉入清雅苑黑名单。”

武装保安听到江清雅说话,立马把白大飞拖了出去,和刚才处理陈浩北的速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轩吓了一跳。

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家伙居然是清雅苑股东。

不过,他到底是总裁,不会因为陈浩北是股东就害怕。

“原来你是清雅苑股东,我刚才有眼无珠了。”

本来,众人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唐轩率先放低了身段,摆好了台阶,只要陈浩北跟着台阶走就可以完美解决这件事。

但是,陈浩北没有跟着他的台阶走,他点了一下头教训道:“你的眼珠子确实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惊呆了。

陈浩北把路走死了!

唐轩冷笑一声。

“算你有种,下次别让我碰到你。”

“你说得对,你下次见我最好绕道走,免得我一脚油门撞死你。”

谈车?

他今天开来参加晚会的车是新买的法拉利296,价值三百万。

“我倒要看看什么车可以把我的法拉利296撞坏。”

唐轩非常自信,不认为陈浩北的车比他好。

毕竟只是一个清雅苑的股东。

众人一听。

吓了一跳。

法拉利296要几百个w吧?

这时,一个泊车小哥战战兢兢地捧着兰博基尼毒药车钥匙跑来。

“先生,您的车钥匙。”

泊车小哥对陈浩北恭敬地样子让人怀疑。

一般的车主,泊车小哥可不会这么恭敬。

陈浩北无所谓道:“我吃饱了,你还是去把车开到门口吧,到了叫我。”

泊车小哥苦涩一笑,额头上因为紧张冒出大大小小的汗珠。

“先生,您的车太贵重了,我害怕剐蹭车漆。”

“没关系,撞了算我的,反正你也赔不起。”

闻言,泊车小哥仿佛带圣旨一样走了,走起路来都带风。

“我没有看错的话,刚才泊车小哥拿的兰博基尼车钥匙吧?”

人群中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兰博基尼也是全球有名的跑车,和法拉利不相上下。

唐轩以为陈浩北把家产全部收购清雅苑股份了,不会有钱买跑车,没想到还有兰博基尼。

不过,他的法拉利296是一手车,落地价400w,绝对不是陈浩北那二手兰博基尼可以比的。

现在兰博基尼烂大街了,唐轩潜意识认为陈浩北驾驶的兰博基尼是二手货。

就算陈浩北的兰博基尼不是二手货,也不一定比他的法拉利贵。

想到这,唐轩松了一口气。

“兰博基尼而已,我家里也有一辆,300w左右就能买一辆,二手的只需要100w。”

听了唐轩的话,人群中发出惊叹的声音。

“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唐氏集团总裁,豪车还像衣服一样放在家里,太有钱了吧。”

“我家有个孙女,真希望嫁给唐轩这样的有为青年。”

感受万众瞩目,唐轩扬起头颅,尽显得意。

他斜睨了一眼陈浩北,仿佛再说: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差距,我有钱,可以买一辆兰博基尼在家吃灰!”

陈浩北理都不理他,看向江清雅道:

“没吃完的这个龙虾钳子我能打包回家吗?”

江清雅愣了一下。

她家的股东还有打包这种不浪费粮食的好习惯?

“有,有。”

江清雅话声落下,立马有服务员拿来了打包的餐盒。

“今天能吃上这个帝王虾,还得感谢一下苏总,太好吃了。”

苏雪略显尴尬,她的集团隐藏了一个大佬她居然没有发现。

为什么人家骑自行车上班,因为人家不缺钱啊,人家在享受生活啊!

“不客气,你喜欢吃就好,做龙虾的是小雅,好吃的话你得感谢她。”

“嗯,你说得对。”

说完,陈浩北对着江清雅道:

“做的不错,下次再接再厉。”

江清雅嘴角微抽,这个夸奖表扬似乎太敷衍了一点?

“让一让,我要回家了。”

刚到门口,销售部的人到了。

“咦,小哥哥怎么拿着一个餐盒子就出来了?”

虽然被陈浩北伤透了心,但李倩依旧上去关心询问,期待有能感化陈浩北的一天。

“我吃饱了啊,先走了。”

“你不参加月度晚会吗?”

“月度晚会和我没有必要关系,我走不走都一样的。”

这时,泊车小哥把兰博基尼毒药开来了。

兰博基尼毒药一来,清雅苑门口的人全部镇住了。

就算不懂超跑,但看到酷炫车型的时候也知道这是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泊车小哥看到陈浩北已经在门口等了,立马下车交车钥匙。

“先生久等了。”

因为是豪车,泊车小哥哪里敢开快,只能慢慢开,这才导致慢了。

陈浩北点了点头,接过车钥匙就走。

在人群中,有一张脸苍白到了极点。

唐轩认出了这一辆兰博基尼,全球限量款毒药,价值8000w,现在估计又升值了,可能达到了一个亿!

8000w买一辆超跑,就算他爹也买不起。

他刚才得罪了陈浩北,但陈浩北没有把他怎样。

陈浩北肯定有某种想法,对,一定是这样。

苏氏集团月度晚会继续进行。

但在城北花园,一个出租房里面,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女人面容沮丧地坐在餐桌前。

桌子上,是她做的丰盛晚餐。

只是已经晚上9点钟了,陈浩北还没有回来,饭菜已经凉了。

陈浩北不回来,她不敢吃,害怕陈浩北一气之下把她赶出家门。

现在,她的虎吧已经被黑粉冲爆了。

“滚出斗虎直播,滚出直播界!”

“欺骗我们感情的狗女人!”

“初恋人设都是假的,骗人的!”

……

这时,开门声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