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陈先生,这个特权我做不了主,我去请示一下老板。”

小马没有挂断陈浩北电话,重新拿了个座机电话打给斗虎老板。

“喂,老板,我是小马,那个陈先生要超管权限。”

“对,别的特权他没说。”

“好好好,我立即安排。”

小马打完电话后,立马对陈浩北说道:“老板说同意你的要求,我们会在今天晚上给你的账号增加超管特权。”

陈浩北只是试探性说了一句,没想到真的可以有超管特权。

超管可以封禁直播间,让直播间黑屏。

这时,娇娇打开了房门。

她刚洗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穿了一件粉色吊带睡衣。

“陈浩北爸爸,我可以睡觉了吗?”

陈浩北猛然一惊。

娇娇该不会想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吧?

不行不行,这种女人只是有一副好看的皮囊罢了。

他第一次还在,绝对不能给娇娇!

“你去隔壁房间睡觉吧,不要打扰我。”

娇娇瞄了一眼陈浩北的电脑屏幕,发现陈浩北正在看女主播豚豚。

顿时,心底的委屈涌上心头,眼泪不争气地溢满了眼眶。

“叮!帮助娇娇重回直播界,成为斗虎直播平台首席舞蹈女主播。任务完成奖励斗虎直播平台70%股份。”

本来,陈浩北看到娇娇的表情烦躁的不行。

现在系统突然发布任务镇住了场面,他高兴的不行。

斗虎市值30亿,70%股份相当于20个亿了。

“别哭,你收拾一下,今晚我让你成为斗虎直播平台最亮丽的女人。”

一听这话,娇娇“哇”一声哭了出来。

她以为今后这辈子都这样了,原来陈浩北还是在乎她的。

“要哭出去哭,别影响我看女主播。”

娇娇哽咽地走出房间,并且乖巧地把门关上。

陈浩北想了想。

家里的电脑配置不够,让娇娇直播可能会卡顿。

说起来,他现在有200w软妹币,重新买一台豪华电脑不过分吧?

说到买电脑,陈浩北想到了唐轩。

唐氏集团就是做组装机生意的。

“喂,是唐轩吗?弄一台顶级配置电脑送到城北花园来,我现在要用。”

唐轩迷迷糊糊地接听着电话,刚想怒斥谁这么大胆敢指使他。

忽然,一辆兰博基尼毒药车影在脑海中浮现。

“卧槽!”

唐轩瞬间惊醒,联系了他爹。

现在是晚上10点钟,他爹把唐氏集团交给他,就是享受晚年去的。

10点钟,已经进入梦乡了。

“混账,大晚上打电话活得不耐烦了啊?”

“爸,刚才陈浩北让我弄一台顶级配置电脑送到城北花园去。”

唐世民对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印象中开了一辆价值8000w的兰博基尼毒药。

“别慌,我和你一起去送。”

这是一个结交土豪的好机会。

过了半个小时。

唐氏父子把主机,显示屏,键盘鼠标耳机运到了城北花园。

“北哥,价值10w品牌主机,搭配全球限量款rtx3090黑金显卡,保证玩游戏流畅不卡顿。”

陈浩北打量了一下唐世民。

“这位是?”

“唐世民,唐轩他老子。”

“大晚上还要陪儿子送货,够辛苦的。”

走进陈浩北家里,唐氏父子懵了。

就是普通的房子,没有富丽堂皇的装修。

不过,沙发上的女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唐轩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娇娇这样的女人,太可爱了!

唐世民发现唐轩走路走岔了,一脚踹了上去。

唐轩恼怒地回过头,对上了唐世民恐怖的眼神。

一下子就怂了。

过了一会儿,电脑装好也调置好了。

陈浩北问道:“多少钱?”

在东市,没有人的电脑比他家电脑好,唐轩得意地伸出两根手指头。

“二十万!”

唐世民恨铁不成钢,又是一脚踹了上去。

这次,唐轩忍不了了。

“爸,你又为什么踹我?”

唐世民翻了个白眼,讨好道:“陈先生,谈钱就伤感情了,不要钱。”

既然有人把钱送上门,不收都说不过去,陈浩北二话不说下了逐客令。

“好好好,唐叔的心意我领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唐轩耿耿于怀走下楼梯。

“爸,二十万的电脑你说送就送了,我一个星期的零花钱才2w。”

“你这孩子……”

说罢,父慈子孝华山论剑。

送走了唐氏父子,陈浩北回到了房间。

“娇娇,你来试一下。”

娇娇调试了一下直播间麦克风,摄像头,美颜。

流畅到极致的速度,上传速度也非常快。

刚才,娇娇也听见了唐轩的报价,价值二十万的电脑配置。

相比自己五千块的电脑,奢华的不行。

“设置好了就开播吧。就播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足够刷完3000w斗虎币了。

“我去沙发上坐一会儿,你播。”

陈浩北用手机登录了斗虎app进入娇娇直播间。

娇娇一开播,立马有喷子骂了。

【碧池一个还好意思开播。】

【下播!下播!下播!】

【骗子主播,滚出斗虎直播!】

娇娇委屈得不行,看了一会儿滚动的弹幕迟迟没有回应。

【北皇:你放音乐跳舞,不用管他们。】

看到陈浩北的弹幕,娇娇立马收起了情绪,并且关闭了普通观众弹幕窗口。

“我想邀请你坐上我的野摩托……”

娇娇穿了一件修身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短袖。

贴身的小衣服加上饱满的身材把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

此时,娇娇微笑着双手摆放在身前大幅度扭臀,齐肩长发在后面甩啊甩。

一想到跳这种狂野舞蹈的女人就在他的房间里面,陈浩北深呼吸一口气。

要冷静!

【提示:直播间违规,正在联系主播进行整改。】

不到两分钟,直播间黑屏了。

整个直播间一片怒火。

正在兴头上黑屏了?

【哪里违规了?快解了!!!】

【这不上不下给我搞的,难受。】

【啊啊啊,我要给超管寄刀片。】

【北皇:把黑屏解了,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超管:主播直播内容涩情低俗,正在整改。】

陈浩北直接打电话给小马。

“喂,怎么把娇娇直播间封了?我的超管权限给我上了没有?”

“这个封禁直播间的超管是不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