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正在吃煎饼果子,听到娇娇的话停顿了一下。

“我不用你服侍,你去隔壁房间睡。”

娇娇听到后很沮丧,心不在焉地尝了一下陈浩北带回来的奶茶。

冷奶茶喝到肚子里,就像头顶有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这时,娇娇才想起来,她经常直播的原因导致肠胃不好。

医生也提醒过她尽量不要喝奶茶,尤其是冷饮。

但这是陈浩北买给她喝的奶茶,就算肠胃不好又怎样。

不能浪费。

吃完煎饼果子喝完奶茶,陈浩北回房间睡觉去了。

以防万一,他把房门锁起来了,这样就不用担心娇娇半夜溜进来了。

当然,陈浩北没有打算立即睡觉,而是要体验一下价值20w的电脑。

而被留在客厅的娇娇,肚子已经开始疼了,就像油锅上的万千蚂蚁在爬。

不过,娇娇并没有声张,而是捂着肚子去了隔壁的房间。

【【理惠:北皇主人,晚上好呀。】】

理惠今天直播的时候,也看见了北皇在豪送嘉年华,似乎要捧娇娇成为斗虎直播新的一姐。

现在,娇娇已经下播了,而北皇还在线,说明北皇可能在看女主播跳舞。

在北皇面前混个眼熟,北皇一高兴说不定打赏她百八万。

【【理惠:北皇主人,我今天新跳的舞蹈视频,还没有发布哦。】】

看到理惠发来的舞蹈短视频,陈浩北点开了。

理惠穿了一件蓝色白围裙女仆装,跳着宅舞。

并没有亮眼的地方。

陈浩北欣赏了一会儿,突然发现理惠只穿了蓝色白围裙女仆装。

因为从侧面看,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

这时,陈浩北也注意到了理惠的腿脚,什么也没有穿。

【【北皇:穿这个衣服跳,视频会被下架吧?】】

【【理惠:应该不会,北皇主人希望我发布吗?】】

陈浩北饶有趣味一笑,又有鱼儿想当钓鱼人。

不过,他不是鱼。

【【北皇:跳得不错,可以发布。】】

理惠并不想发布,因为这个舞蹈视频若隐若现的地方是真的什么也没有。

这时,陈浩北来直播间了。

【北皇:今天忘记给我家的猫喂食了,惭愧啊。】

【北皇打赏理惠嘉年华1个。】

理惠喜出望外,北皇还是来她直播间了!

只是,一发嘉年华之后,理惠左等右等也不见第二发嘉年华。

而在贵宾席上,北皇一直坐在那。

“北皇主人,您睡着了吗?”

陈浩北嘴角勾起,他故意不说话,把电脑关静音睡觉去了。

下半夜,理惠发现北皇还在贵宾席上。

妄想北皇还会再送她一发嘉年华,一直播到了早上八点钟。

而陈浩北这个时候已经开车去斗虎直播平台公司了。

兰博基尼毒药停在公司外面的停车场。

陈浩北准备走进去,却被保安拦住了去路。

“没有工作牌不能进去。”

“我新来的总裁,没有工作牌。”

保安脸一黑。

他当保安不是因为傻,是舒坦。

但陈浩北却把他当傻子,新来的总裁?

总裁只有一个,叫杜文照。

“去去去,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还新来的总裁,我还新来的董事长呢。”

保安赶鸭子似的吆喝着陈浩北。

正巧,早上来上班的女工作人员注意到了这一幕,不禁和同伴一起窃笑。

陈浩北也觉得有点小尴尬,这保安脑子不好使。

没办法,陈浩北只能打电话给杜文照。

因为陈浩北说今天要来接任总裁,他从昨天晚上收到消息后就住在了公司。

公司里面有专门的总裁休息室,也有员工休息室,一人一室。

杜文照一听陈浩北已经到了公司门口,立马下来迎接。

保安站在保安亭,老远就注意到了杜文照,立即抬头挺胸。

杜文照走来,保安敬了个礼。

“老板好。”

杜文照理都不理保安,径直走到公司门口。

只是,公司门口只站了一个陈浩北,一个年轻人。

“陈先生?”

杜文照不得不试探性叫了一声。

“是我,我来接任总裁位置。”

杜文照吓了一跳,陈浩北太年轻了。

他在陈浩北这个年纪还在玩泥巴呢。

“没想到陈先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大手笔,我杜某人佩服啊。”

杜文照请着陈浩北走进公司。

保安亭的保安人都傻了。

完了啊,新来的总裁一定会开除他。

走进公司,陈浩北发现公司里面男女比例严重不协调。

“做直播平台肯定要从内部做起,要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

杜文照到底是老油条了,一眼就注意到了陈浩北的眼神不对。

但陈浩北并没有觉得不好,简直好得不得了。

“做总裁简单吗?”

杜文照脱口而出。

“不简单啊,当初为了创斗虎直播平台,我负债几百万,也是近几年才有派头。”

路过超管办公区域,只有几个工作人员。

“这边是超管区,我们只负责签约主播,没有签约的主播没有人举报我们不会主动去处理,前提不太过分的情况下。”

此时,一个戴眼镜的工作人员正一手拿着鼠标,一手托着下巴。

他正在一个女主播直播间。

陈浩北凑近看了一眼,是理惠的直播间。

杜文照问道:“什么情况?”

听到声音,四眼仔立马惊醒。

“杜总,这个理惠连续播了12小时,没有合理安排直播时间,我犹豫要不要封禁她的直播间。”

“理惠啊,她想播就让她播吧。”

陈浩北轻叹一声,用超管的账号发了一条弹幕。

【超管:你下播吧,想要礼物得来点实际的,一支若隐若现的舞蹈可不行。】

理惠注意到了这条弹幕。

这个口气,好像北皇。

北皇是斗虎直播平台内部人员?

那支舞蹈她只发给北皇看过。

理惠想了想,只有这种可能。

确定了超管的身份,她幽怨地说了一句。

“北皇主人,你睡觉了也不和我说。”

【超管:他已经走了,你再不下播我要强制你下播了。】

下播后,理惠想了一会儿陈浩北说的话。

实际的?

如果可以拥有和娇娇一样的礼物,那也不是不行。

想着,理惠添加了娇娇的斗虎直播好友。

娇娇昨天晚上很晚才睡着,现在刚醒,立马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她要给北皇爸爸做早饭。

只是现在已经9点钟了,已经过了陈浩北上班的时间。

“咦,理惠的好友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