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镇旁边有一家新开的五星级西餐厅。

五星级西餐厅旁边还有一家顶级商务ktv。

可以说,各行各业都在跟随玫瑰小镇的脚步。

只要住进玫瑰小镇,立马可以摇身一变世家贵胄。

理惠第一次来东市,想去隔壁的西餐厅吃一顿。

她做东,点了三份法式牛排,一份也就巴掌大,还有几块糕点。

这么点吃的,陈浩北可吃不饱,必须加餐。

但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餐厅,不知道哪些东西好吃,还是吃点熟悉的菜吧。

“再来一份糖醋排骨,青椒炒肉丝,玉米虾仁炒饭。”

服务生戴着口罩也掩盖不住满脸的鄙夷。

来西餐厅不点西餐点家常菜,绝对穷人打脸充胖子。

“主,主,陈浩北,一份牛排吃不饱吗?一份吃不饱的话可以再点一份。”

理惠本来想叫陈浩北主人,但是大庭广众下实在叫不出口,索性直呼陈浩北大名。

陈浩北看了一下端上来的法式牛排,道:“巴掌大点的肉排够谁吃,也就够你这种女人吃了。”

做主播,尤其是做舞蹈主播,为了保持身材,一日三餐营养要均匀,必要的时候一顿饭只能吃一个苹果充饥。

理惠略显歉意,她不应该用自己的标椎去衡量陈浩北。

“这不怪你,那些穿西装的瘦猴子有的也就吃一份牛排就饱了。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暴发户,得吃五谷杂粮。”

过了一会儿,服务生端盘子上来了。

然而,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白色西装男子愠怒道:“我点的日式炸虾寿司呢?”

服务生害怕白色西装男子威严,低声下气道:“先生,麻烦您再稍等一会儿,厨师已经在做最后一步了。”

“你刚才就说让我等会儿,现在又要我再等一会儿。要是不能上餐,这个餐干脆就别放在餐单上了。”

说着,骆尚义怒火冲天的拍掉了服务生端的盘子,大有一副谁来谁死的架势。

服务生哪敢和他顶嘴。

但一想到盘子没有端好会被扣工资,他眼珠子一转,干脆把祸水引到点这个家常菜的客人身上,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

“先生,非常抱歉,你点的家常菜因为我的失误不小心打翻了。”

听到服务生意有所指的话,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骆尚义。

正好,骆尚义也顺着服务生看到了陈浩北,打了声招呼:“对不住哥们,没想到那是你点的菜。”

说完,骆尚义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

陈浩北没有搭理他。

但这在骆尚义眼里却成了软柿子的标志。

正好他今天第一次来西餐厅,也想过一过有钱人的威风。

而这个陈浩北正好合适让他装比。

“我叫骆尚义,经常来西餐厅点日式炸虾寿司,没想到今天做的这么慢。打翻了你的家常菜我真的很抱歉。”

说着话,骆尚义直接坐到了陈浩北旁边。

他侃侃而谈,完全没有发现陈浩北周身的温度降低。

“我给你三秒钟滚开。”

冰冷的声音响起,骆尚义听到后扭头看了一眼。

陈浩北的脸色太吓人了,就像布满了阴云一样。

不过,他现在也算有钱人了,怎么能被一个点家常菜的穷小子吓到?

“哟,还挺凶,你敢动我吗?”

骆尚义认为,他现在是唐氏集团的合作伙伴,就算陈浩北敢打他,陈浩北也绝对会被轩哥封杀。

“我不敢动你?”

骆尚义纳闷这句话什么意思的时候,只感觉天旋地转,他已经被踹到了地上。

他当即怒了。

“狗日子的,你敢踢我?”

这时,西餐厅门口响起一道爽朗的声音。

“爸,今天晚上你敞开了肚子吃,我请客!”

唐轩勾搭着他爸的肩膀走进了西餐厅,他们不像父子,更像好哥们。

唐世民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儿子有本事没有忘了老子。

一进餐厅,唐世民立马察觉到氛围不对劲。

很快,唐世民注意到了陈浩北所在的方向。

而地板上又有摔碎的盘子,食物还有热气。

他已经隐退了,况且唐氏集团已经交给唐轩,他不方便动手,只能一巴掌推了一下唐轩的后颈。

唐轩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爸,你有病啊?”

骆尚义发现来人,惊呼:“轩哥,你来的正好,有个小子不把我们唐氏集团放在眼里。”

唐轩没有急着去管骆尚义说的话,惊呼:“这不小骆吗?你也在西餐厅吃饭?”

骆尚义懊恼不已。

“轩哥,别提了,我吃不下饭了都。”

唐轩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这才问。

“跟哥说说,谁不把我们唐氏集团放在眼里?”

“轩哥,就是他。”

唐轩顺着骆尚义手指的方向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卧槽!北哥你也在西餐厅吃晚饭啊?”

陈浩北瞥了一眼唐轩。

那一抹深邃恐怖的眼神直击唐轩的心脏。

吓得唐轩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什么情况?

北哥瞪他干啥?

这时,唐轩才想起来他爸为什么推他。

再意识不到问题那就纯纯不配当总裁了。

一定是旁边的这个骆尚义招惹了北哥。

该死,骆尚义才靠着他当了唐氏旗下的销售代理。

今天不把骆尚义解决了,明天死的恐怕还有唐氏集团。

“北哥不把唐氏集团放在眼里是应该的,你算什么东西?”

说着,唐轩像疯了一样打得骆尚义节节败退。

“轩哥,你打我干吗?”

唐轩打他,他根本不敢还手。

“别打了轩哥,我错了。”

唐轩不理会他的求饶,直到把他的脸打得血肉模糊才把他摁到陈浩北面前。

“北哥,只要你一句话,我保证让这混账在东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到唐轩对陈浩北的称呼,骆尚义脑瓜子嗡嗡嗡的,他后悔极了。

围观的群众唏嘘不已,刚才还高高在上的斯文败类,现在却一个劲的磕头道歉。

“我错了北哥,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北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