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比莉说出这句话也是经过大脑思考的。

她家里人让她赶紧找个对象结婚。

再找不到对象就不让她回家了。

正好,新来的陈浩北务实又听话,很适合做上门女婿。

所以,看到陈浩北不高兴了,就突然鼓起勇气说出来了。

陈浩北听到后立马收敛了脾气,家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再来一个真吃不消。

“那个,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行吗?”

纽比莉一听,眼泪顿时溢满了眼眶。

她听明白了,她被拒绝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使唤陈浩北的,只是想试探一下陈浩北的底线在哪里。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感觉到氛围不对劲,厨师继续炒菜了。

轰隆隆的声音掩盖住了纽比莉的哽咽声。

从这一刻开始,她要没脸见人了。

表白被拒,还有什么比这更尴尬的事情。

纽比莉顿时捂着脸抹着眼泪跑出去了。

陈浩北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纽比莉哭的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

厨师长一巴掌拍在陈浩北的背上,“臭小子,还不快去哄一下,就算你不喜欢人家也不能当面拒绝人家啊。”

面对厨师长的威严,陈浩北只能讪讪地去休息室了。

休息室里面,纽比莉趴在桌子上,哭的泣不成声。

陈浩北一个母胎单身至今的三好青年,哪会安慰女人。

“你不要哭,有事好商量。”

“呜呜姆呜呜呜…”

“我实话和你说吧,我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闻言,纽比莉哭声越来越小,逐渐不哭了。

陈浩北才多大就已经结婚生子了?

纽比莉实在无法相信。

“真的?”

陈浩北点头。

“不信我打个电话给你听一下。”

说着,陈浩北立马掏出手机打通了娇娇的电话。

“喂,陈浩北爸爸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吗?”

陈浩北开的免提,这句话一说完,陈浩北立马挂断了电话。

还好娇娇配合到位,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纽比莉有点疑惑,总觉得有点怪异。

但到底哪里怪异,她说不上来。

而在玫瑰小镇顶楼,娇娇对着手机眨了眨眼睛。

陈浩北打她的电话又不说话。

不会出事了吧?

这样想着,她去理惠的房间把正在睡觉的理惠叫醒了。

理惠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为什么娇娇会去担心一个资产上亿的家伙。

就算天塌下来了,恐怕陈浩北也会有钱到坐在方舟上操控船舵逃之夭夭吧。

理惠揉了揉太阳穴,当着娇娇的面拨通了陈浩北电话。

陈浩北看了一眼来电信息,还有盯着他的纽比莉。

只能在危险边缘反复横跳了。

“喂,什么事?”

“娇娇把我吵醒说你可能出事了,打电话不说话,我困死了都。”

理惠打了个哈欠,眼睛都睁不开了。

“刚才打错电话了,没事我挂了。”

不给理惠继续说话的机会,陈浩北又一次挂断了电话。

这次,纽比莉有点相信陈浩北说话的真实性了。

但一想到比她小的男人都结婚生子了,她还单身。

“呜呜呜姆呜呜嗯呜呜嗯…”

“你又哭…”

陈浩北没有耐心了,临走时随便说了一句。

“强扭的瓜不甜,将就不会迎来幸福。”

纽比莉听到后喃喃道:

“将就不会迎来幸福?”

对,她以后都不要将就了,她不要再听家里人唠叨了。

她要搬出去住,一个人照样可以生活!

只要好好努力一番,晋升有望!

纽比莉想通后再抬头,休息室里面只有她一个人了。

而陈浩北在餐厅后台迷路了,走到了接待部门口。

接待部都是身穿迎宾制服的女人。

有个女的坐在小板凳上脱着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倒在一旁。

“这丝袜穿着我难受。”

“我倒是觉得穿着丝袜很舒服,而且腿上的斑点会被遮盖住。”

这时,有个女人注意到了门口站着的陈浩北。

“咦,新来的服务生,有事吗?”

陈浩北回过神来咳嗽了一声。

“经理让我来视察一下你们的工作,还不错,你们忙吧。”

说完,陈浩北立马溜了。

这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小心驶得万年船。

“视察工作?怕是偷窥吧。咯咯咯。”

“我听说他晚上很厉害呢。我也想试一下。”

“那细狗吃得消你这大蜜桃吗?咯咯咯。”

接待部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陈浩北这是没有听见,要是听见,高低得证明一下自己。

走了一会儿,陈浩北在拐角处看到了一张贴在墙上的地图,找到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他走反了方向,这是往后台里面走的路。

而在最里面,是食品储备室。

食品储备室外面是西餐厅的后墙。

后墙连接了一条通往大路上的小路,但也可以让小卡车行驶。

在后墙蹲了几个女服务生,在划分蔬菜。

男服务生正在从小卡车上卸货。

陈浩北转了一圈回到后厨。

发现纽比莉也已经回到了后厨,依旧雷厉风行。

看到陈浩北后,纽比莉吩咐道。

“陈浩北,把36号桌的西餐送一下。”

一个刚才还哭得稀里哗啦的人,转眼间就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陈浩北有点摸不着头,但还是把3号桌的西餐送了一下。

回来的时候,纽比莉不在了。

厨师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夸道:

“可以啊小子,这就哄好了。”

“小事小事。”

陈浩北可不认为是自己哄好纽比莉的。

他走的时候,纽比莉还在哭鼻子呢。

下午3点钟出头。

“叮!体验一天服务生完成,奖励西餐厅30%股份。”

陈浩北开心得飞起,满打满算今天工作了6小时。

6个小时拿下几百亿项目,有系统太幸福了吧。

要是系统能一直发布这种任务,那该有多好啊!

“陈浩北把碗洗一下。”

陈浩北神游太虚的时候,纽比莉叫醒了他。

陈浩北听到后,立马坐到小板凳上洗碗,嘴里还哼着歌。

“小莉啊~小莉啊~”

纽比莉疑惑了。

之前让陈浩北洗个碗磨磨唧唧的。

现在,陈浩北洗碗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疯了吧?洗个碗还能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