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餐厅外面就来了一支车队。

清一色红色法拉利,领头的车型是法拉利812,后面是清一色法拉利296。

法拉利812下来一个扎着丸子头金发的女人,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

她戴了一副眼镜,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夹。

一身职业制服装,白衬衫,黑色包臀裙。

腰部以下全是腿,巴黎世家字母袜。

娜美一下车,后面的法拉利车上都下来了一个人。

一看就是业内精英人士团队。

娜美推了一下眼睛,踩着黑色猫跟鞋走进西餐厅。

而身后被一堆俊俏的男人跟着。

覃向林闻讯急忙从楼下赶下来。

他可没有听说总部今天要来人。

“娜美姐,你怎么来了?”

娜美嫌弃地上下打量了覃向林。

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

甚至胖了。

她讨厌这种脑满肥肠的男人,脸上不禁挂上了厌恶的神色。

“有个叫陈浩北的东方男人收购了我们西餐厅30%股份,现在是我们西餐厅的第二股东。”

“总裁让我来接洽一下,顺便尽力服侍一下。”

说话的同时,娜美用舌头舔舐了一下温润的红唇。

“啥?”

一个收购西餐厅30%股份的男人,现在被他安排在后厨当服务生。

想到陈浩北昨天晚上让唐氏父子低头的画面。

覃向林吓得汗流满面。

看到覃向林汗水如雨流下,娜美厌恶极了。

“你认识不认识这个叫陈浩北的,总裁说他在东市。”

覃向林吓坏了,脸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流。

“认识,他在我们餐厅指导服务生。”

“哈?”

娜美有点不相信,立即踩着猫跟鞋去了后厨。

只见一个服务生坐在小板凳上一次洗碗。

娜美顿了顿,总感觉这个服务生有点不一样。

怎么说呢,就好像和周围服务生格格不入。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陈浩北了。

“请问您是陈先生吗?我是娜美,西餐厅一把手的秘书。”

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娜美,好精致的女儿。

不过,身后跟了一堆男人什么意思?

保镖?

看着也不像,一个个细皮嫩肉的,像小白脸。

这个想法一出,陈浩北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会真的和他想的一样吧?

“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娜美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收购西餐厅30%股份的男人居然会是一个年轻人。

简直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

“尊敬的陈先生,您现在拥有西餐厅30%股份,是西餐厅的二把手。”

娜美说话的同时,陈浩北还在洗碗。

这可把娜美气坏了。

西餐厅的二把手,怎么能做如此拉低身份的事情。

“陈先生,像这种粗活交给服务生就可以了,您不用洗碗。”

娜美说话的同时,眼睛瞄到了纽比莉的身上。

纽比莉听到陈浩北收购西餐厅30%股份,整个人已经懵圈了。

这么有钱,当什么服务生啊?

她还像反派大小姐一样使唤陈浩北。

陈浩北把她开了,她还怎么晋升,怎么搬出去住?

现在,娜美正好瞪着她,她哪敢继续让陈浩北洗碗,立即蹲下身子去洗碗。

“陈,陈先生,洗碗交给我就可以了。”

陈浩北推辞道:“那可不行,我现在也是服务生,我还没有辞职呢。”

覃向林一听,脑瓜子嗡嗡的。

他一开始就没想让陈浩北当服务生,想让陈浩北当个主管啥的。

但陈浩北就是要当服务生,他拦都拦不住。

没办法才让陈浩北当的服务生。

现在陈浩北死活赖着不走,娜美铁定把罪名挂到他的头上。

娜美可没有表面上美丽动人,背地里与蛇蝎女人无异。

覃向林哪敢继续站着,求爷爷告奶奶似的求陈浩北不要洗了。

“哥,北哥,你别洗了,娜美姐会怪我的。”

陈浩北长了个耳朵,原来这个女人叫娜美。

不过,陈浩北并没有打算停下来。

系统给他安排了一天体验服务生任务,他要诚心对系统,将心比心,必须刷完今天要刷的碗。

“等我下班了说,还有3个小时。”

娜美高看了一眼陈浩北,没想到这个年头还有土豪愿意当服务生。

年纪轻轻就能收购西餐厅30%股份不是没有原因的。

放在和陈先生同龄的人身上,恐怕打螺丝都不安稳。

因此她决定不再阻拦陈浩北洗碗。

就这样,时间一直到了晚上8点。

换班的服务生已经来了。

陈浩北脱掉服务生衣服,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回到家,陈浩北带了一份牛排,一份日式海苔寿司卷,家常菜和米饭。

“陈浩北爸爸,你回来啦。”

听到开门声,等陈浩北回来吃饭的娇娇立马去门口迎接。

“我给你带了一份日式海苔寿司卷,快尝尝。”

昨天,娇娇在日式海苔寿司卷菜单页停留了好一会儿。

陈浩北有注意到。

不过因为理惠请客,娇娇没有点,遵从了理惠点的一份牛排。

娇娇注意到陈浩北手上的寿司,幸福坏了。

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她想吃。

“主人,晚饭已经做好了,一起吃吧。”

昨天见识了陈浩北的晚饭技术,理惠今天亲自去菜市场买菜做饭。

她可不想每天都吃泡面,太油腻的食物会导致她身材走样。

“我也给你带了一份牛排,不过不是法式的,中式的全熟。”

陈浩北在理惠的服侍下换好拖鞋,走到了厨房。

原来桌子上有这么多饭菜,比手上的番茄炒蛋丰盛多了。

“差点忘了我家有会做饭的女仆了,下次不带家常菜了。”

西餐厅夜班的工作人员几乎到齐了。

而在楼上等陈浩北的娜美却没有听到消息。

这都过了八点半了,陈浩北还没有下班?

娜美立马从房间里面出去找到了覃向林。

“胖子,陈先生呢?”

覃向林低着头,回答:“他下班直接回家了。”

“混账!我说过让你提醒我了!”

覃向林有苦说不出啊。

准备去提醒的时候,那房间里面的声音都传出来了。

他哪儿敢敲门啊。

“娜美姐,你别担心,北哥就住在玫瑰小镇顶楼。”

娜美惊了。

玫瑰小镇售楼价格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顶楼低价卖。

玫瑰小镇顶楼高价卖。

玫瑰小镇的顶楼全部打通,不存在一个电梯几个住户。

就一个专属电梯,一个住户。

这个专属电梯只有顶楼的住户才能用,需要用到先进指纹科技解锁才能启动。

就算鸟不拉屎的东市,玫瑰小镇的顶楼也绝对可以抵得上玫瑰小镇7套房屋。

和这种人打交道,娜美突然没有了先前的傲气。

但一想到总裁的命令,她不得不去拜访陈浩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