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陈浩北正在看女主播跳舞。

而跳舞的女主角就是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理惠。

【北皇:好看好看,我要刷礼物。】

北皇发了一条弹幕,紧随其后刷了300个嘉年华。

【北皇打赏理惠嘉年华300个,触发全站横幅!】

直播间观众一脸埋怨。

你有钱你刷吧,为什么要调动我们的情绪。

但为了不让北皇小瞧他们对理惠酱的爱,一堆免费礼物虎蛋刷得飞起。

【我攒了一个月的虎蛋,都被北皇骗走了,呜呜呜。】

【北皇太黑了,简直坑人!】

【我被骗了3000个虎蛋,虽然是免费礼物,但我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陈浩北咧嘴一笑。

【北皇:谢谢大家对我家理惠的厚爱。】

【北皇:必须给家人谋福利。你们想看什么制服跳宅舞跟我说,我买给她穿,让她跳给你们看。】

虽然北皇拿下理惠很不厚道,但能看理惠穿各种各样的制服跳宅舞。

倒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想哭,呜呜呜。

【北皇!我想看理惠穿情趣装!】

【北皇:这话不能乱讲,把这个黑粉踢出去禁言十年!!!】

【我想看理惠穿婚纱跳。】

【我想看黑色蜘蛛侠。】

【都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看胶衣跳宅舞!】

【我附议!】

【+1】

【+1】

陈浩北也鬼使神差想到了理惠穿胶衣的身材。

【北皇:我听说胶衣不便宜,这样吧,你们赞助我一点,我明天就让她穿上跳。】

【告白气球x1】

【丘比特之箭x1】

【海洋之心x1】

【棒棒糖x66】

……

这时,理惠跳完了一支宅舞,拉来椅子坐下。

“咦,为什么都在给我刷礼物呀?”

理惠发现礼物消息弹幕一直在滚动。

【北皇说让你穿胶衣跳宅舞给我们看,嘎嘎嘎。】

【胶衣理惠酱!!!】

【我表示更想看黑色蜘蛛侠。】

理惠看了一会儿弹幕,很快搞明白了什么情况。

原来,陈浩北答应给这些肥宅上福利。

而她充当了工具人?

理惠的脸色沉了起来,蔑视一切道:

“不管怎样,谢谢变态主人送的礼物。”

棒棒糖x1

棒棒糖x66

棒棒糖x10

只是一句话,直播间的肥宅争先恐后送礼物。

陈浩北看到这一幕略显古怪。

理惠还有这种演技?

说完这句话,理惠的脸色突然像花儿一样笑开了。

“谢谢主人送的礼物呀。”

这话一出,又是一堆小礼物刷屏。

陈浩北懵了都。

这演技不去当演员可惜了都。

妥妥的影后女王。

【娇娇:理惠姐姐惨咯。】

就算在房间里面,陈浩北也能想到娇娇窃笑的样子。

【北皇:你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娇娇噘了噘嘴,她刚才也准备开播来着,结果发现陈浩北在线,于是就去了理惠的直播间。

结果发现陈浩北真的在理惠直播间。

【娇娇:不敢。】

【北皇: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弹幕闻风而动,跟着北皇走起了队形。

【我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1】

【+1】

【什么大胆的想法?】

【北皇:好,想让两个跳舞主播同框的赞助我一下,我今晚就去安排。】

虎蛋x666

棒棒糖x10

嘉年华x1

……

本来礼物都挺正常的。

结果嘉年华突然乱入。

一个嘉年华3000软妹币呢。

陈浩北看了一下送嘉年华那人的资料。

差点忘了,理惠的直播间也有榜一大哥。

【柳叶:这个嘉年华是我最后一次送你了,走了。】

榜一大哥伤心离去?

陈浩北还想动手来着。

不等理惠说话,榜一大哥已经退出了直播间。

理惠轻叹一声,这是依赖陈浩北必经的路程。

一个直播间不可能有两个神豪,除了那种关系女主播会有。

这么懂事的大哥,陈浩北打算给他留个好名声。

于是,陈浩北把名字改了。

【感谢理惠榜一大哥放手,成全我和理惠:打赏理惠300个嘉年华。】

【感谢理惠榜一大哥放手,成全我和理惠:打赏理惠300个嘉年华。】

柳叶并没有立即退出斗虎app。

看到这条全站横幅后,自嘲一笑。

他在理惠直播间少说也刷了500w软妹币,结果和理惠都没有线下见过面。

这个突然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北皇,开始的时候500w软妹币都没有送出来。

而理惠再次直播就已经是北皇的人了。

昨天,北皇刷了1000w软妹币,他不在。

今天,理惠又直播了,他正好在,也碰到了北皇。

北皇的账号等级100级,神皇级,全站最高等级。

而且,北皇还是黑金大客户。

黑金大客户需要一年内消费1000w斗虎币。

他比不了北皇,理智退场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叶总遗憾退场,胜者北皇,奖励理惠酱x1,呜呜呜。】

【虽然北皇真的很贱,但不可否认他能带给我有营养的直播间。】

【理惠不直播的时候,我觉得北皇太帅了,我要做他小弟。理惠直播的时候,我觉得北皇就是狗屁,同感+1】

【+1】

【+1】

刷了几发全站横幅后,陈浩北重新把名字改了回去。

别人一个月只能改名一次,陈浩北不一样,黑金大客户不说,还有特权。

名字想改就改,甚至不用花斗虎币。

【北皇:我劝你们重新组织一下语言,你们还得靠我去买胶衣,去撮合两个女人同框出镜。】

【嗨呀,北皇这么帅的男人配理惠绰绰有余啦。】

【我觉得理惠给北皇提鞋都不配。】

【北皇才是我心目中的神皇!】

【北皇:很好,我去买胶衣。】

理惠嗤笑了一声,男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

不过,只要能提升她的知名度,穿胶衣跳宅舞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陈浩北买给她穿的衣服绝对会很贵,就算以后不想直播了,二次贩卖也可以白嫖很多软妹币。

“主人,理惠酱下播啦,拜拜。”

理惠对着镜头摆出可爱的笑脸关闭了直播。

直播一关,房间里面的人都出来了。

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对着陈浩北眯眼笑。

陈浩北有点心虚,清了清嗓子。

“嗯咳,我是为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