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白灵急得团团转,她没有完成陈浩北交代她的任务。

本来,厂商说好了今天交货,结果打电话过去询问什么时候交货,厂商却突然变卦说钱不够。

要加钱。

而公司流动金只有20w,根本加不了。

她问了一下加价原因。

对方说有另外一个客户也要这套胶衣。

这不闹吗?

胶衣是按照三围定制的,那个客户和理惠身材一样吗?

厂商把和那个客户的聊天截图发给了付白灵。

付白灵才有点半信半疑。

那个客户就像很着急一样,说三围差不多她也可以穿。

没办法,陈浩北也要用。

付白灵只能硬着头皮说加价20w。

厂商不同意,非要加到100w。

作为一个有傲气的女人,付白灵直接翻脸了。

不诚信的厂商,她还不愿意合作呢。

但气头过去,付白灵还是没有找到信誉好的胶衣厂商。

这时,陈浩北走进了付白灵的办公室,半开玩笑道:

“你好大的架子,还要我上来找你。”

付白灵没有说话,汗水打湿了她的后背。

就算办公室里面开着空调也不行。

她第一次被陈浩北吩咐任务就搞砸了,心里很不安。

“怎么了?”

只一句话,付白灵就破防了,她全身瘫软跪坐在地上。

“对不起总裁,我没有买到胶衣。”

陈浩北略显不悦。

不过他明白,付白灵不像是买不到胶衣的人。

付白灵的能力有目共睹,一定有别的原因。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付白灵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一个代理总裁。

陈浩北随时可以开除她。

但凡公司流动金够多,她就不会因为厂商要加钱就没辙。她是代理总裁,公司没有流动金,她有头号问题。

秘书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总裁,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秘书的解释。

陈浩北眉头微展。

原来是厂商背信弃义想把做好的胶衣发给另外一个加价的客户。

对这种不讲诚信的厂商,陈浩北也深恶痛绝。

“原来是这样。”

这时,办公室里面电话响了。

秘书接听了电话。

“喂?”

秘书听后眉头微皱。

她放下座机电话,看向陈浩北说道。

“总裁,是厂商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不想失去我们这个朋友,还是打算原价卖给我们。”

陈浩北嘴角微掀。

这个厂商绝壁是在那个客户那里碰了壁,没有卖出去,被当猴耍了。

不然也不会扭头打电话给付白灵。

“你跟他说,原价买不了,我要半价买。”

而在电话另一头,制作胶衣的厂商紧锁眉头。

他听到了男人的声音,那不是付白灵的声音。

而接电话的女人显然不是付白灵,而且对那个男人言听计从。

“你好,原价我们不买了,半价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如果贵公司真的想交朋友,想必不会拒绝我们的无理要求。”

打电话给付白灵的厂商母公司的儿子。

这件事是他一手策划的,想多赚一点钱。

毕竟他在斗虎直播身上吃亏了。

那个叫北皇的,一下子掳走了娇娇,让他血本无归。

他必须在斗虎直播身上把失去的全部拿回来。

像这种定制胶衣,只有有钱人才买得起。

就算加一点钱,客户也不会拒绝才对。

但他碰到了付白灵,直接不买了。

子公司老板脸都气绿了,因为这个胶衣卖不出去就要砸手里了。

损失的不是母公司,而是他子公司。

没办法,沈飞只能低头打电话给付白灵。

“半,半价?”

但听到那人的报价,沈飞直接人傻了。

半价都不够成本价,血亏的买卖。

就算半价卖了,他也要把另外一半成交价补给子公司老板。

那半价就算他省吃俭用一年也不一定够赔。

“付白灵呢,你让她接电话,我和她说。”

沈飞还是觉得和付白灵重新谈比较好。

至于那个开口说话的男人,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

他才不想和一个男人打交道。

“总裁,他想和付白灵姐姐谈。”

陈浩北不耐烦道:“挂挂挂,把电话挂了,没有诚心的家伙和他谈什么。”

沈飞还心存侥幸电话不会被挂断来着。

因为他是和付白灵交接来着。

但是下一秒,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有没有搞错?那男的谁啊?”

沈飞想了一会儿刚才谈话的内容。

嗯,刚才那女的叫总裁,是叫付白灵的吧。

诶不对,那女的叫总裁后,说话的是一个男人。

那男的才是斗虎直播的总裁?

想到此,沈飞气死了。

好端端的捧个假总裁做什么。

俗话说,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有个秘书不就得了,把秘书变成总裁了呗?

但是一想到子公司老板会和他爹说这件事。

沈飞觉得还是和付白灵做成这一单交易。

于是,沈飞重新打了电话来。

秘书没有立即接电话,她有预感是沈飞来的。

“总裁,需要我接电话吗?”

陈浩北乐了,这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

“和他谈半价的半价,他不同意就算了,又不是只有他家能做胶衣。”

“好的。”

秘书去接电话,把陈浩北要她说的话说给了沈飞听。

本来,沈飞想着半价赔个一年半载说不定可以赔完。

现在半价的半价就算卖了,他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啊。

“真不行啊,本来半价就不够成本价,我准备半价交货的,我们两家交给朋友,我亏点没事。但是半价的半价真不行啊。”

秘书没有夹杂一点情绪,依旧和刚才一样,重复着一样的话。

“对不起,总裁说只和你谈半价的半价,你不同意就不买了,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不能出尔反尔,刚才总裁说谈半价,已经很友好了,你却不珍惜。”

沈飞快疯了要。

半价叫友好?

友好个屁!

但现在不卖的话,等会儿会不会又被压价?

想到此,沈飞快哭了。

一咬牙,沈飞同意了。

“行,半价的半价,加上已经交给我们的定金,你们还要交68w尾款。”

秘书惊喜不已,一开始这套胶衣的成交价在270w软妹币。

“总裁,他说让我们交68w尾款就能送上门了。”

陈浩北犹豫了,这价砍得也忒简单了。

会不会有诈?

拿了尾款跑路那种?

“让他先一手交货一手交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