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双手插兜,俯身问道:“软妹币借到了没有?”

艾其乐没有敢说话,他没有借到软妹币,平常玩的哥们都说手头紧。

“借不到软妹币赔我,我不允许你走啊。”

艾其乐明白,今天这软妹币不给真走不了。

没办法,他只能打电话给他的上司了。

他不想打这个电话,不然一开始就打了。

“婷婷,我在东市被扣下了,快来赎我。”

说完,艾其乐垂头丧气靠在桌腿。

几个小时后,西餐厅门口停了一辆玛莎拉蒂。

车上下来一个女人,长得非常胖。

就算胖,她也没有舍弃穿百褶裙,露出白皙的腿。

潘婷抬头看了一眼西餐厅的招牌标志,她心里略微忐忑。

毕竟,西餐厅是一个非常大的外资企业。

就算在魔都也能看到西餐厅这块招牌。

潘婷一出场,顿时吸引了人群的目光。

艾其乐心有所感,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来了,他今天就不会留下来过夜了。

潘婷走进西餐厅,一眼就扫到了艾其乐。

但她没有立即去和艾其乐,因为她注意到了一旁沙发上坐着的陈浩北。

整个西餐厅,一楼只有这一张沙发座椅,显得很另类。

“是你扣了我的人吗?你要三百万软妹币?”

陈浩北看了一眼潘婷,这个女人虽然胖了点,但这开口说话的素质真让人挑不出毛病。

“对,我看见他想对我的女人动手,三百万软妹币在我看来是轻的。”

潘婷心中震惊,也很气愤。

她对艾其乐很上心,还想把艾其乐入赘到潘家。

艾其乐每次都用敷衍的话不正面回应她。

现在回想起来,艾其乐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好。

不过,她还是很喜欢艾其乐的。

“我能问一下你和西餐厅有关联吗?”

潘婷可不认为陈浩北一个外人可以大摇大摆坐在这唯一的一张真皮沙发椅上。

“这位是我们的西餐厅第二大股东,陈先生。”

一旁的覃向林介绍了一下。

潘婷心中大惊。

还好人家第二大股东脾气好。

不然直接把艾其乐扔到江里喂鱼都有可能。

“你过来向人家道歉。”

潘婷手指艾其乐,让他过来向娇娇道歉。

艾其乐别扭的很,他以前可是校霸啊。

但潘婷的眼神让他不敢反抗,只能听从命令道歉。

三百万软妹币到手,陈浩北全部给了娇娇。

“你在我家养瘦了就是我的不对了,衣服选贵的买,别亏待了自己。”

娇娇自从来到他家,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买的水果也几乎削皮给他吃了。

陈浩北有点过意不去,所以才选择把三百万软妹币给她。

娇娇拿着钱,心里一暖,她不缺钱,衣服还能接着穿。她已经想好用这三百万软妹币给陈浩北买一套阿玛尼西装了。

毕竟,陈浩北家里没有一件超过一百元的衣服。

旁人一脸羡慕。

娇娇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摊上这么一个男朋友。

就算他们也有钱到西餐厅消费。

但是出手三百万给女朋友当零花钱的真的很少。

在西餐厅吃饭的名媛当即想要打探陈浩北的消息了。

羡慕娇娇的也有理惠,她应该听陈浩北说的话。

不过,她也没有忘记对陈浩北道歉。

陈浩北没有在意,说让她回家休息,晚上还要直播。

面对对她明显冷淡的陈浩北,理惠只能承受,她作的。

“叮!体验外卖员一周,奖励美饿外卖10%股份。”

刚到玫瑰小镇楼下。

陈浩北仿佛听到了这一生最难以置信的话。

美饿外卖现在市值万亿,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毕竟,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外卖小哥在城街穿梭。

10%股份,那就相当于有一千亿不动产了。

“陈浩北爸爸,你上楼吗?”

陈浩北摇了摇头。

“我突然想去体验一下当外卖员的感觉了,晚上你们点外卖,我给你们送外卖吃。”

说完,陈浩北转身去了停车场。

开车兰博基尼毒药,陈浩北去了美饿外卖分部。

陈浩北说明了来意,负责人很高兴的接待了陈浩北。

“当外卖员首先要有一辆电瓶车,我们分部附近就有一家电瓶车。”

陈浩北立即回道:

“不用了,我有车。”

负责人傻眼了。

开车送外卖?

油费够不够啊?

当负责人教陈浩北怎么接单和送单后,负责人跟着陈浩北出了门。

他倒要看看,陈浩北开的什么车送外卖。

一出门,负责人就被眼前的豪车吓到了。

这个造型,不就是大百万的兰博基尼吗?

东市谁会把这兰博基尼开到这儿啊。

是谁家的女儿谈了有钱的男朋友吗?

“我去送外卖了。”

说着,陈浩北打开了兰博基尼车门。

负责人惊掉了一地下巴。

有没有搞错?

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那油费肯定不够了啊。

但陈浩北已经一脚油门开走了。

陈浩北的手机屏幕跳出了一个单子。

城北花园,一份炸鸡。

这个地址陈浩北熟。

陈浩北到了炸鸡店,发现炸鸡还没有做好。

“老板娘,城北花园的炸鸡做好了没有?”

老板娘穿着工作服,带着口罩忙道:“城北花园的炸鸡还要等一会儿。”

等了一会儿,城北花园的买家发来消息了。

“怎么取货这么慢,快一点,我要饿死了。”

陈浩北回了一条消息。

“别急,老板娘还在做,我等会儿用速度70迈给你送过去。”

买家: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超时了我就投诉你。

陈浩北无所谓关掉了聊天界面。

投诉就投诉呗,他不缺那三瓜两枣。

“城北花园的炸鸡好啦,久等了啊。”

老板娘人还是挺好的,确实久等了。

陈浩北拿着炸鸡上了兰博基尼,在店里吃炸鸡的客人看到后吓了一跳。

“卧槽,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老板娘也听见了客人的惊呼声。

而刚才只有陈浩北一个人来店里取外卖。

老板娘心底久久不能平静,怪不得陈浩北没有推她快一点。

搁别的外卖员身上,一分钟不到,推了三四次。

因为等老板娘做炸鸡,陈浩北又是第一次跟着导航开,超时了半小时。

“我还以为这一单胜券在握来着。”

陈浩北无奈地摇了摇头,等会儿还要爬两层楼梯。

希望买家不会太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