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的是一个身穿睡衣的小女生,扎了两个马尾。

“你这个杂鱼外卖员,迟到了半小时,原地切腹吧!”

说完,陶琪“砰”一声把门关上。

这个小孩也太凶了吧?

还好他是一个仁慈的好人。

不然指不定把她家的这块劣质门撞碎。

想着,陈浩北走下了楼梯,准备去接下一单外卖。

这时,陶琪突然把门打开探出头,手上拿了一个垃圾袋。

“杂鱼大叔,我突然想到有趣的事了,嘻嘻。”

陈浩北看到她手上拿着的垃圾袋,顿时明了,理都不理直接下楼了。

帮忙扔垃圾?

不存在的好吧。

陶琪看到后挑了一下眉头。

“这个杂鱼大叔真有意思呢。”

陈浩北坐在车里等单子,等了半天也有一个单子。

这时,他的副驾驶车门被人打开了。

进来一个小萝莉。

她穿着一双粉条过膝袜,牛仔短裤,棒球服,还背了一个包。

陶琪把鞋子脱了,双脚翘到了前挡风玻璃上,脚底还有可爱的猫爪图案。

“变态大叔被抓去关起来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陈浩北人都傻了,这是哪里来的雌小鬼?

刚才不是在楼上的吗?

这么快就换好衣服跑下来了?

“你给我下去。”

陈浩北已经想动手把她拎下车了。

陶琪嬉笑着晃了晃手机。

屏幕上显示抱紧中。

陈浩北吓了一跳,他车上没有监控很难说得清一个女生从她车上跑下去。

不过,他一个不动产过亿的男人被小萝莉威胁,也太丢人了吧?

“反正大叔也很闲吧?”

陈浩北放弃和这种小鬼作对了。

“说吧,怎样才能下车,我要送外卖了。”

陶琪挂断了抱紧电话,嬉笑道:“现在还不可以哦。”

陈浩北迟疑了一会儿,他还要送外卖,不能和这个雌小鬼在这里浪费时间,索性带着她去送外卖。

“你最好把腿放下来,那样不安全。”

开车的时候,陈浩北好心提醒了一下。

迎来的却是雌小鬼的挑衅。

“杂鱼大叔无论如何都想的话,就用实力试试啊,我猜你也没这勇气就是了。”

陶琪靠在车门上对着陈浩北拍了个照。

顺便搜了一下这辆兰博基尼。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

这是一辆价值八千万的兰博基尼毒药。

“这个杂鱼大叔可以成为琪王的忠实饲主呢。”

察觉到陶琪的眼神,陈浩北略微皱眉,他可不想成为一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你就这样出来了,你不和家里人说一下吗?”

陶琪理都不理他,就坐在一旁的副驾驶盘弄着手机。

“琪王正在和杂鱼大叔送外卖哦,嘻嘻。”

标题下面附带了陈浩北的照片,不过被陶琪用漫画风美颜了。

顿时,贴吧下面弹出来一堆堆评论。

【琪王去送外卖了?爷青结。】

【不跳舞了吗?】

【琪王退出sunny组合了吗?】

陶琪是sunny组合偶像练习生的一员。

昨天和队友雪音发生了争执,所以才蜗居在城北花园这个老式旧房子里面。

不过,在上了陈浩北的车后,陶琪已经决定了。

她要让陈浩北捧她成为全世界的偶像。

陈浩北接了一单,正好在城北花园附近有一家烧烤店。

“老板,沈氏集团的外卖好了没有?”

老板正在烧烤,看了一眼身穿美饿外卖团制服的陈浩北。

同时,瞥了一眼停在一旁的兰博基尼毒药。

当然,也注意到了副驾驶的陶琪。

“来体验生活的啊?还带了妹妹。”

陈浩北也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陶琪。

“是啊,这个妹妹不听话,死缠烂打要跟着我,没办法啊。”

“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老板开玩笑道。

打是不可能打的,指不定雌小鬼已经想好撤退路线了。

事实和陈浩北想的一样。

陈浩北等沈氏集团外卖的时候,也顺便买了一份手抓饼和一份奶茶。

“把脚放下来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家。”

沈氏集团距离这里有几十公里,陈浩北哪敢带着陶琪开过去。

“大叔,我要拉下抱紧器了哦。”

陈浩北头疼地说了一下要去的地方。距离这里有几十公里。

陶琪得意地撩了一下马尾,“几十公里对琪王来说小菜一碟啦,嗯哼。”

陶琪说的是实话,偶像练习生基地距离城北花园有几百公里,她为了攒下软妹币才蜗居在东市这个小地方。

“大叔,琪王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哦。”

大?

什么大?

“大叔你有点变态哦,已经在脑补涩涩的画面了吗?”

陈浩北确实脑补了一下,但却用眼睛证实了一下。

“太平公主”吧。

过了一会儿,陈浩北开到了沈氏集团。

打了个电话。

“你好,你的外卖到了,保安让你下来拿。”

“让我下去拿?哪个保安啊这么牛?”

沈飞一直想吃城北花园附近的那家烧烤。

但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正好秘书不在,公司也没有几个人,所以点了一份。

陈浩北和保安打了个招呼就撤了。

很快,系统提示了一下,第一天外卖员体验任务完成。

听到声音,陈浩北只想回去看会儿女主播了。

但车上还有一个萝莉。

“我下班了,我送你回家吧。”

“琪王打算一直捉弄大叔呢,不想回家。”

“你不回家,爸妈会担心的吧?”

带着陶琪出来也有一天了,再不送回去估计人爸妈要着急了。

“琪王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没有爸爸和妈妈呢。”

陶琪仿佛在说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她是孤儿,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上学后就一直勤工俭学。

毕业了想当偶像,成为别人心目中的路标。

看着陶琪满不在乎的样,一直在盘着手机,陈浩北略微犹豫。

一个人活着很辛苦吧。

“你想让我带你回家住你就一直,拐弯抹角的干啥。”

陶琪嬉笑了一声,“大叔想带我走?大叔不会是想做涩涩的事情吧?”

“再不好好说话你直接下车吧。”

陈浩北没有好脾气解锁了车门。

“哼,大叔有女朋友吗?”

陶琪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陈浩北有钱开兰博基尼毒药,肯定不会缺女人。

这样闯进陈浩北家里不太礼貌吧?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