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一说话,身后的小弟跟着嗷嗷叫。

陈浩北和黄大仙走在前面,像极了古惑仔扛把子。

彪哥名下的动感天地游戏厅转眼间就被砸了个稀巴烂。

地上除了游戏机碎片还是游戏机碎片,没有一个游戏机完好无损的了。

除了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这个游戏厅一个客人也没有了。

等彪哥赶到,另外一家游戏厅负责人也打电话来了,说游戏厅被砸了。

彪哥想不通最近得罪了哪位大佬,急得直挠头。

这时,彪哥的一个小弟被打肿了脸,跑过来跟彪哥说道:“彪哥,我看见那人是谁了,那人是王新的手下黄大仙。”

彪哥一听,龇牙咧嘴浑身躁动,“我和王新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这时,又有一个小弟上来说话,“彪哥,东巷里的游戏厅也被砸了。”

彪哥实在不理解,东巷有平头哥罩着才对。

“平头哥,我的游戏厅怎么被砸了?”

平头哥说话沉稳有气度,一字一句道:“刚才黄大仙带人来砸了,我的人没拦住,我帮你打电话问一下王新。”

王新是帝豪酒吧老板,也是黄大仙老板。

“你去把东巷里的王大彪游戏厅砸了?”

黄大仙接听了电话,“王新哥,王大彪抢了浩北十万软妹币,我砸他几个游戏厅怎么了?”

“浩北?哪个浩北?”

陈浩北拿了黄大仙的手机,“王新哥,是我,陈浩北。”

“咦,你不是被红墙那个老女人骗去苏氏集团上班了吗?”王新听到声音,反应过来问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砸完这个游戏厅我就去帝豪酒吧和你见一面吧。”

王新只觉得有点奇怪,陈浩北说话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行,人家电话打到我这来了。”

挂断了电话,黄大仙带人闯进了彪哥的地盘。

彪哥的小弟如临大敌。

“黄大仙,彪哥和你们大哥井水不犯河水,你想干什么?”

“不好意思,是我花钱雇他们砸的,不要算他头上,算我头上。”

彪哥的小弟懵了,完全不认识陈浩北,“你谁啊?”

“砸!”

……

砸完后,陈浩北回了一趟帝豪酒吧,因为他车子还停在那里。

包厢里面已经坐好人等他了,不止王新一个人,还有一个熟悉的光头。

“王新哥,我把浩北带回来了。”走进包厢,黄大仙人朗声道。

彪哥扭头一看,惊了。

这个外卖员不就是在玫瑰小镇给他十万软妹币的人吗?

陈浩北径直走过去,大摇大摆坐在彪哥对面的沙发上。

“彪哥好,刚才给了你十万软妹币买了你的几个小游戏机,没有和你打招呼,别见外啊。”

说着话,陈浩北朝着王新看过去,“好久不见了王新哥,你又变得比以前沉稳了。”

王新这才发现陈浩北和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的气质不一样了。

“咳,先不说我的事了。刚才我把王大彪叫过来,商量一下十万软妹币的事。”

陈浩北淡然一笑,道:“十万软妹币已经买他的游戏机了啊,拿去买点新的机子吧。”

现在,王大彪哪有刚才那般神气。

王新和他的身份对等,而陈浩北又和王新有关系。

十万软妹币也不少了,陈浩北不要,他就觉得像块烫手山芋。

“原来你就是王新常说的浩北,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想到会是你。”

“我也没想到彪哥博红颜一笑这么厉害啊。”

忽然,王新注意到陈浩北身上的外卖员衣服,“浩北,你现在送外卖了?不在苏氏集团上班了?”

陈浩北点头道:“差点忘了我刚又接了一单,我得去送外卖了王新哥。”

说完,陈浩北急急忙忙走了。

黄大仙讪讪地笑了一下。

“王新哥,浩北现在有钱人了,住玫瑰小镇搂富婆,不可能留下来了。”

“玫瑰小镇?”

王新被黄大仙的话惊到了。

玫瑰小镇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就算是他也舍不得买,而且他在周边买了一个小型公寓,帝豪酒吧楼上也有他的房间,不愁没有地方住。

但黄大仙刚才说什么?

陈浩北已经买了一套?

送外卖这么赚钱?

陈浩北下了电梯,去了停车场,停车场正好有黄大仙的小弟。

他们围在一辆与众不同的兰博基尼旁边看了又看,叹为观止。

“什么时候我们东市也有这种有钱人了,这辆兰博基尼怕是不便宜啊。”

“会不会是王新哥的朋友,毕竟这辆车停在我们帝豪酒吧。”

“估计是,王新哥也太厉害了。”

这时,陈浩北走来,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北哥?”

陈浩北对他们点了一下头,然后打开兰博基尼毒药车门,在两个小弟惊诧的目光下一脚油门开走了。

“卧槽,这辆兰博基尼毒药是北哥的?王新哥的朋友?”

很快,这件事传到了黄大仙耳朵里。

而黄大仙又把这件事传到了王新耳朵里。

而王新又把这件事传到了彪哥耳朵里。

彪哥又把这件事传到了平头哥耳朵里…

短短半天,兰博基尼毒药是陈浩北的座驾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市老板圈。

甚至有一些小老板已经登门拜访王新了。

毕竟王新曾经是陈浩北的老板。

王新感叹不已,一辆兰博基尼毒药可以买下他的整个酒吧了。

怪不得陈浩北从走进包厢的时候他就觉得哪里不一样。

人家已经成为有钱人了啊。

“黄大仙,现在送外卖赚钱吗,我也想去送了。”

黄大仙一听,露出一个古怪的神色,凑到王新耳朵旁边小声道:“浩北只不过是兼职外卖,正工作是做小白脸。”

“以前我就觉得浩北与众不同,兰博基尼毒药都开上了,这得喂多少如狼似虎的女人,太可怕了,想想都觉得不寒而粟。”

王新说完后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浩北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我们把他升成我们帝豪酒吧VIP客户,不,VIP客户还不够,至尊VIP客户,就他一个人。”

陈浩北送外卖送得飞起,完全不知道自己荣升帝豪酒吧至尊VIP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