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陈浩北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付白灵打来的。

她说风纪委员来斗虎总部了。

说要谈一下理惠穿胶衣跳舞的视频。

陈浩北决定先送完这一单外卖再去斗虎总部。

因为开兰博基尼毒药,速度非常快,陈浩北很快就到斗虎直播总部了。

付白灵听到陈浩北来了,立马下楼去和他汇合。

“总裁,我很抱歉。”

付白灵对这件事无能为力,胶衣舞确实太暴露了。

陈浩北却不以为然,穿胶衣跳舞咋了,风纪委员明显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想着,陈浩北面带愠怒走进接待厅。

风纪委员听到动静瞥了他一眼。

之前听说斗虎直播被一个年轻人收购了,他想可能和他差不多大,现在一看,估计比他小。

不过,越小越好收拾。

穿胶衣跳舞这件事,得给他好好上一堂课。

“你来斗虎总部应聘的吗?我们斗虎直播不养闲人。”

陈浩北直接以一副总裁的态度说话。

而风纪委员似乎真的变成了来应聘的人,身段降了一大截。

夏冰到底做了几年风纪委员,没有因为陈浩北的话打乱了心态。

“我是风纪委员夏冰,有人举报你们传播影响极其恶劣的舞蹈视频,可有此事?”

陈浩北吹着口哨抬头看天花板,似乎在表示他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你先把舞蹈视频拿出来我看看。”

陈浩北想不认账?

哼,还好来之前做好了准备。

夏冰用手机打开了理惠穿胶衣跳舞的视频。

“哇哦,跳得真不错啊,我就喜欢看这一款。”

陈浩北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美滋滋地看着手机里面理惠跳舞。

看了一会儿,夏冰才反应过来点暂停,其实也快跳完了。

“不可否认跳得确实不错,但不应该穿这种衣服跳,你说对吧?”

夏冰一副学识渊博的样子开始侃侃而谈,“在古代啊,女子要遵从三从四德,不允许出门……”

陈浩北不等他说下去,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古代的事不要放在现代论了,况且不允许女人出门只是读书人对女人的一种约束。”

“而且,又不是说街上就没有女人了,有钱人家的女子还会坐轿子出来呢。”

夏冰被打断后听了陈浩北说的话,一脸诧异。

陈浩北比他懂?

“你什么意思?穿这种衣服跳舞有理了?”夏冰怒了。

陈浩北耸了耸肩,“你别说你不爱看,不然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几就把视频放出来了,你保存了吧。”

被抓包了,夏冰心虚道:“我那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提前准备好的。”

“我不信,你肯定看了不止一遍了。”

夏冰一时语塞,跳得确实好看,他还真的多看了好几遍。

“这种舞蹈视频我看了都有反应,何况是没有自控力的年轻人?”

陈浩北嗤之以鼻,“那些以此为理由的年轻人才是你应该约谈的对象吧。”

夏冰急得直冒冷汗,他找不出一点反驳理由。

上级也没有对胶衣这件事说话,他碍于举报信才来的。

可以肯定,举报信混有水分。

“你说不能穿胶衣跳舞,前段时间有个偶像也穿了这种衣服,还是在几十万现场观众面前,她的影响不比理惠差吧?”

“这个……”

这件事夏冰也有收到举报信,说影响了青少年身心健康。

但人家一个大明星,他也只是东市的风纪委员,根本管不到。

别地的风纪委员似乎也没有管这件事,理论上他也不该管理惠穿胶衣跳舞这件事。

“我跟你开门见山说吧。”

“我来见你,是因为我把你当一回事。投举报信的,显然把你当成了一把杀猪刀,目的不言而喻。”

“而且胶衣舞蹈这件事,理惠完全可以说她没有允许网友传播。”

陈浩北反手策划了风纪委员,导致风纪委员对投举报信的人心生不满。

他确实被当成了一把刀。

眼看风纪委员不说话,陈浩北伤心欲绝道:“你不会想让我以后都不能看这种舞蹈了吧,我现在每天只能看这种视频度日了,你不能夺走我唯一的爱好啊。”

看到陈浩北快出来的样子,夏冰全然忘记了陈浩北是斗虎直播的总裁,只觉得这孩子太可怜了。

“其实这件事还有待商榷,今天我唐突了。”

这话一出,陈浩北高兴得像个孩子,“还是你明事理啊夏哥,太谢谢你了,呜呜呜。”

夏冰被陈浩北双手握着,再看着陈浩北那可怜的模样,头皮发麻。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

夏冰可不想再留下来了,太影响心境了。

“留下来吃顿饭啊,我们公司午饭自助餐——”

夏冰理都不理他,直接离开了斗虎总部。

付白灵见状,对陈浩北满是崇拜。

太厉害了,把风纪委员都说走了。

“总裁,你太厉害了,可不可以教教我?”

陈浩北斜睨了她一眼,道:“你不行。”

付白灵浑身上下都在说自己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她说不出无赖话。

“为什么啊,我好想学啊。”说着说着,付白灵搂住了陈浩北的胳膊。

陈浩北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温度,低头看了一眼。

好大啊。

被抱了一会儿,陈浩北受不了了。

“莫挨我,我是有家室的男人。”

付白灵咂吧了一下嘴,不就是抱个手臂,你家里的母老虎能吃了我啊。

这时,外卖订单提示音突然响起,陈浩北立即拿出手机抢到了这个单子。

目的地东山居。

东市唯一的旅游景点,背靠山丘,瀑布泉水。

只属于东市的海景房。

距离斗虎直播有一百多公里。

“我得去送外卖了,拜拜。”

直到这时,付白灵才发现陈浩北身穿美饿外卖团工作服。

这就是有钱人的乐趣,大隐隐于市?

付白灵想不通,好端端的老板不做,在太阳底下送外卖。

取餐地点也在东山居,所以陈浩北直接开车去了。

五份凉皮,还有几百串烧烤,韭菜花菜海带等等和一箱啤酒。

陈浩北很快就到了,店里似乎只有一对夫妻老板,都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