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主播叫米佳,身上穿妙蛙种子,扎了一个高马尾。

她拿着麦克风,伴奏一响就开始唱了。

而在互动小游戏上面,显示下一首要唱的歌,想你想你,再下一首心做,再一首……

陈浩北用滑轮滑了两下才滑到底,排列了至少几十首歌曲,唱到凌晨也唱不完。

而点歌的要求是刷棒棒糖礼物66个,相当于6斗虎币,6斗虎币听一首歌太便宜了。

况且这个米佳大主播似乎是平台最厉害的歌手。

陈浩北退出这个直播间,去了另外一个唱歌的直播间。

和米佳的情况一样,下一首歌几乎排满了。

而棒棒糖这个礼物还在继续送。

这样下去,就算现在送的棒棒糖,也得等到大半夜了。

等几个小时就为了听主播唱一首歌,显然不现实。

而只有一种可能,这些水友想让主播唱坏嗓子。

【唱歌的不要连续唱,唱之前问一下送礼物的人在不在,不在直接跳过。】

陈浩北直接发了一条全服弹幕。

这件事不仅陈浩北关注到了,付白灵也关注到了。

同时,付白灵已经查到了这些送棒棒糖礼物的水友地址。

付白灵把这件事和陈浩北说了一下。

可能是别的直播平台故意刷礼物,暂时没有确定是哪家。

不管是哪一家,都会想要斗虎直播翘辫子的想法。

陈浩北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别把嗓子唱坏了,我晚点来巡查。】

这个6r点歌太便宜了,得立即更新。

小马说本来更新的是主播自定义送礼物数量,出bug了。

“我不管你现在忙不忙,立即把这件事解决。”

这件事不解决,最终影响的会是斗虎整个平台。

“总裁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算不睡觉我也把这个bug修复了。”

而在斗虎总部,好几个部门都亮着灯,只为了这一次重大版本更新正常运行。

陈浩北打开游戏分类,发现豚豚排在了首页,有点好奇点进去看了一眼。

豚豚身穿皮卡丘,直播间弹幕一片戏谑。

【好大的皮卡丘。】

【这皮卡丘我爱了啊。】

【下一个我要看黑丝!】

而在互动小游戏一栏,豚豚玩的是自定义礼物和换装要求。

礼物要求送一个888r飞机,换装要求排了好几个,还有增加的趋势。

【北皇:尺度大了啊,警告一次。】

豚豚一看陈浩北来了,立马把放在椅子上的腿放了下去。

豚豚憨笑道:“北皇哥哥你怎么来了?”

今天,豚豚日榜礼物总收益高达70w斗虎币。

这绝对是陈浩北需要的特级花瓶。

陈浩北也是看了一眼豚豚的礼物榜才没有决定封她的直播间。

估计超管和他的心思一样。

【北皇:我再不来你要上天,尺度小点,刚才超管都来找我打报告了。】

豚豚略显傲娇道:“哪个超管啊,他怕不是在偷看我的美色。”

【北皇滚出去!豚豚是我的!】

【滚出去!】

一个人带头说话,弹幕几乎跟着刷屏了。

陈浩北莞尔一笑。

【豚豚是我老婆,拔刀吧各位!】

【北皇滚出去!】

【滚滚滚!】

【提示:直播间禁言。】

【北皇:拜托各位别让我滚,我有斗虎币。】

陈浩北发完这条弹幕,发了一个斗虎币口令红包。

“豚豚脚踩榴莲。”

红包一出,陈浩北把直播间禁言解了。

【豚豚脚踩榴莲。】

【豚豚脚踩榴莲。】

……

一连串的榴莲弹幕刷屏,豚豚羞愤的绷不住情绪了。

“你发的什么口令红包啊,诶呀,真难受,我播不下去啦。”

说着说着,豚豚眼泪溢满了眼眶,不多说一句话,光速下播。

就算豚豚下播了,还有人在领斗虎币。

【豚豚脚踩榴莲。】

【北皇:还踩呢,人都下播了。】

【北皇威武,再发一个红包。】

【再发一个,再发一个。】

【豚豚下播和我要红包有什么关系。】

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陈浩北直接退出直播间了。

这时,晚饭好了。

陶琪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走进陈浩北房间。

“杂鱼大叔尝一尝琪王大人做的晚饭吧!”

吃饭的时候,理惠还没有出来。

过了一会儿,理惠出来了,身穿福音战士白色胶衣。

不过,非要说不同的话,可能就是峰峦壮阔吧。

“变态,那是从杂鱼大叔衣柜里面找出来的呢。”

陈浩北懵了,他房间哪里来的胶衣?

“真我房间的?”陈浩北略显不信,朝着娇娇问道。

娇娇也是一脸复杂地盯着他看,一副豁出去的样,“没关系,就算爸爸有各种癖好,我也没有关系的。”

理惠转了一圈,微笑道:“好不好看,感觉和我的身材刚刚好。”

陈浩北只感觉浑身燥热。

“我买的衣服果然是世界级的。”

不愧是系统,太棒了!

绝对不能让理惠穿这种胶衣直播,上次那个不算涩涩,这个绝对涩涩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要吃独食!

收拾好后,陈浩北立马出去和理惠讲这件事。

而理惠已经回房间准备直播了。

陈浩北见状,佯装不在意从娇娇和陶琪面前走过去。

“我没有允许你穿我买的衣服直播吧。”

准备开播的理惠手臂停在半空中。

她觉得胶衣和她的身材符合,是买给她的。

不是吗?

理惠略显落寞,还以为陈浩北已经在意她了。

原来自己像个小丑。

“我脱下来还给你就是了。”说着,理惠当着陈浩北的面脱。

陈浩北见状,毫不犹豫退出房间把门关上了。

他不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

这叫绅士吧。

而理惠发现陈浩北没有留下来,心里一阵打击。

很快,理惠把胶衣脱下来了,并且换了一件ol制服。

打开门,理惠把胶衣摆好还给陈浩北。

“对不起,你的这个胶衣我穿了一次,可能影响到原来的面貌了。”

陈浩北假装难过道:“你穿了你就留着吧,给别人也会觉得不新鲜。”

“我……”

理惠像做错事的小孩手足无措,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下来了。

陈浩北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渣男,摊牌了。

“我没有允许你穿这件胶衣直播还有一个原因,风纪委员来斗虎找我了。”

“而且这个胶衣和之前的不太一样,质量非常好。我不允许你穿给别人看,只可以穿给我看。”

理惠呆滞了,原来陈浩北暗中已经帮她做了许多事。

“还有,这件胶衣本来就是买给你穿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符合你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