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一听此话,觉得陈浩北这个忙可以帮啊。

徐伟是个啥,就是个屁啊。

他必须赔陈浩北400万软妹币啊。

“徐伟,听见没有,浩北不跟你一般见识,赶紧把400万软妹币拿出来。”

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把那个无辜路人抬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警车来了,把徐伟抓走了。

跟着一起走的还有彪哥。

彪哥要为这件事证明,徐伟就是沾道逆行撞车了。

关于陈浩北价值400万的自行车价。

必须请律师解决。

这时,顾客也打来了电话,“你好,你是外卖员陈哥吗?我看你在瘦皮蛋粥店铺附近一直没有动,现在也已经超时了,你是出事了吗?”

陈浩北听到后眼睛放光,居然还有说话和声和气的顾客。

“对,我撞车了,被一个垃圾奔驰撞了,现场血流一片啊。”

说着,陈浩北把现场的血滩拍给了顾客。

顾客看到后,也是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陈浩北略显得意,“我当然没事,就是可怜了一个无辜的路人,被奔驰撞出去的自行车砸了脑袋。”

“你没事就好,我的外卖可以送了吗?”顾客问道。

陈浩北点了点头,“我得回家拿兰博基尼开了,自行车坏了,你等我一下,大概半个小时给你送过去。”

点外卖的顾客人都懵了,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富二代啊?

居然碰到富二代送外卖了,这世界太小了吧。

半个小时后,陈浩北把皮蛋瘦肉粥和锅贴送到了顾客手上。

“不好意思久等了。”

后来,这个外卖的评价是五星好评,还有实物拍照这样子。

这简直就是人间一道光啊!

陈浩北突然觉得做外卖员有了动力。

像这种点外卖的人他一定要提前送到。

只能提前,绝对不能超时!

“叮!今日份外卖员体验完成,进度+1”

下班下班。

陈浩北美滋滋地开车回到了家。

而陶琪抢在了娇娇前面给陈浩北换拖鞋。

“爸爸,可不可以投资我100万软妹币。”

陶琪已经彻底相信陈浩北可能投资她软妹币了。

因为今天娇娇无意中透露了自己的资产。

1700w软妹币,几乎是陈浩北送的。

陈浩北略显古怪,今天的陶琪有点不太一样啊。

“不可以。”

其实陶琪的那种说话方式,完全可以形成一个鲜明的偶像人设。

只要陶琪坚持下去,他绝对会投资陶琪他旗下的偶像艺人。

但陶琪改变了风格的话,他不会投资陶琪成为偶像艺人。

“杂鱼大叔,你把琪王大人放在哪里了?”

陶琪怒了,她可不想用这种和陈浩北说话。

一切都是模仿的娇娇。

毕竟娇娇拿到了1700w软妹币,1700w啊,她一辈子也赚不到吧。

“嗯,这种说话方式还可以,你最好让我喜欢这种说话方式。”

这时,娇娇拿着一套衣服来。

“爸爸,我给你定制了一套阿玛尼西装。”

陈浩北略显意外,“给我定制的?”

“对,爸爸前天不是给了我300万软妹币吗?我拿去定制阿玛尼西装了。”

陈浩北顿了顿,那是他给娇娇当零花钱的。

“你自己不用?”

“我还有1700w软妹币,我够用啦。”

说着,娇娇把西装放在陈浩北身前对比了一下。

“我是按照爸爸的身材定制的哦。”

陈浩北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码的?”

“经常帮爸爸洗衣服就知道啦。”

陈浩北收下了娇娇给他买阿玛尼西装。

正好,明天晚上初中同学聚会,他可以穿这件阿玛尼西装出镜。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体面一点吧。

很快,第四天外卖员体验任务也已经完成。

到了晚上,陈浩北和娇娇打了一声招呼。

“今天晚上我有一个同学聚会,不要等我回来吃饭。”

洗完澡,陈浩北穿上了娇娇给他定制的阿玛尼西装。

娇娇站在他的面前,像个小娇妻一样拍了拍他没有抹平的衣服。

“喝醉了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陈浩北一听,突然想起来娇娇没有代步车。

“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去买一辆代步车。”

陶琪一听,羡慕道:“爸爸,我也要一辆代步车,我要求不高,只要一辆法拉利。”

陈浩北不耐烦道:“你没有。”

“你这个杂鱼大叔!!!”

同学聚会地点在帝豪酒吧。

做东的据说是他们这一届的二班班长。

陈浩北把车子停在帝豪酒吧门口,帝豪酒吧的小弟立马就认出了他。

“北哥。”

“车子停在这碍事吗?”

“没事,就算北哥把车子开到大厅也没事。”

陈浩北想说,有事的话可以帮他挪一下。

既然没事的话,那就算了。

陈浩北打了个电话给刘娟。

刘娟一听陈浩北来了,惊喜道:“你来啦?我们在404包厢。”

“好,我马上到。”

陈浩北轻车熟路去了404包厢。

推开门,里面有30来个人。

他们已经在举杯喝酒了。

“今天,我们的老班长做东,大家放开来了喝!”

“好!”

正喝着,刘娟注意到了门口一身正装的陈浩北。

“浩北!”

刘娟惊喜不已,放下手中的酒杯小跑了过去。

“浩北?陈浩北?”有人立即想到了当初年级第一的男人。

他霸榜了整届大大小小的模拟考

从来没有人可以抢他的第一名。

或许高处不胜寒吧,他们认为陈浩北已经发达了,不会留在东市了。

所以也就没有邀请陈浩北。

“北哥,我大头啊!!!”

一个自称大头的朝着陈浩北招了招手。

“好长时间不见了,你头还是那么大。”

大头一看陈浩北来了,立即左右看了看,然后往旁边的班长身边挤了挤。

“北哥,来,你这坐。”

班长靳少成一脸阴霾,他最讨厌陈浩北了,每次都抢了他的风头。

这一次也不例外,这大头都快要把他挤成肉饼了。

陈浩北也不含糊,直接坐下。

大头不小心摸到了陈浩北穿的西装,直呼好料子,“北哥,你这西装可以啊,这手感,我从来没有摸过这么好的料子。”

有人跟在大头后面说道:“不会是带牌子的品牌西装吧?我看上去也觉得不简单。”

陈浩北随便解释了一下。

“阿玛尼西装,穿在身上也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