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明月略微蹙眉。

陈浩北昨天穿外卖员衣服的形象历历在目,她不会忘记。

没想到今天晚上同学聚会,陈浩北会租一件世界级品牌阿玛尼西装来参加。

她打心底认为陈浩北这件衣服是租的,或者是假冒的。

但毕竟是当年的同桌,也是她当年崇拜的男人。

所以,她没有选择戳穿陈浩北的假冒虚伪。

算是维护陈浩北仅有的自尊心了吧。

但嘴上却忍不住说了两句。

“不要被表明的现象所迷惑,一件阿玛尼西装而已。”

武明月一说,老班长立即充当护花使者簇拥道:“武明月说得对,再贵的衣服穿在身上他还是衣服。”

“我听说武明月最近准备去魔都一家企业上任了,厉害啊。”

武明月略微一笑,其实她也就是去当个小职员,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厉害。

但为了那一份自尊心,武明月也就默认了。

“以前我很向往大城市,现在我却向往说走就走的旅行。”

“怎么了这是,在魔都上班受委屈了?”班里的男生问道。

“唉,其实大企业没有想象中的好,到处都充斥着尔虞我诈,我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啊。”

武明月说的也没有错,她一个小职员,经常被高一级的员工吩咐。

端茶倒水属于家常便饭了是。

但武明月也有一个心思,那就是成为公司总裁女朋友。

据说总裁还没有女朋友,她也在幻想那一天到来。

“浩北,你现在阿玛尼都穿上了,不得帮助一下当年的老同学?你在哪家就职?”

武明月一听,心中暗叹一声:陈浩北做外卖员的事情要暴露了。

她不想让陈浩北暴露身份,毕竟当年时常有传闻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武明月微笑道:“陈浩北现在是公司老板了,什么就职不就职的。”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惊了。

包括陈浩北也一样,他不记得自己和武明月说过自己的身份。

陈浩北纳闷的时候,大伙儿七嘴八舌谈了起来。

“我的天,陈浩北都当老板了,我能不能去混个门卫当当?”

“你当门卫估计能把人吓人,别人还以为你是犯罪的。”

陈浩北淡淡一笑,“我公司不养闲人,门卫的话,我买了安保集团的保镖。”

“我的天,门卫都是从安保集团买来的,太有钱了吧。”

本来众人还以为陈浩北当的也就是那种小厂老板。

门卫就是一个谁都可以的位置。

现在一听,陈浩北这个公司可能不得了。

武明月哀叹了一声,陈浩北又开始装了,少说两句也许就糊弄过去了。

“还可以吧,最近我投了三千万搞项目,成果还没有出来,不过我估计快了。”

陈浩北没有小心眼,一股脑的把自己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但靳少成可半信半疑,“三千万的项目为什么还留在东市发展,不去魔都这种地方吗?”

其实这个问题陈浩北也有想过,但是搬迁魔都的话,搬迁费也要不少。

而在东市,就算再要扩建斗虎总部也没有问题。

如今斗虎总部,里面还配备了中型超市,也有小型电影室,室内篮球场,羽毛球等等场地。

可以说,在斗虎上班是非常轻松愉快的事情。

陈浩北实话实说道:“暂时没有考虑。”

靳少成一听,立马就认为陈浩北在说谎了。

“怕不是没钱去魔都这种地方开公司吧。”

陈浩北略微皱眉,但还是认真回应,“确实没钱,但这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我就有了。”

过段时间,外卖员体验任务完成,他可以拿到美饿外卖10%股份。

就算卖掉1%股份,他也能拿到一百亿软妹币。

“没钱就说没钱,何必搞得像真的一样。”

靳少成埋怨的说了一句后,众人也有半信半疑了。

确实,以前的陈浩北像个太阳一样,但现在,很多年没见了,谁也不敢保证陈浩北说的就是真的。

武明月见状,立即帮陈浩北说话:“班长,话不能这样说,你又没有去过陈浩北上班的地方。”

靳少成双手抱肩撒泼:“反正我不信,有本事让他带我去,让我见识见识。”

陈浩北眉头紧锁,这个班长老是和他对着干,吃炸药了?

“我没空带你去,我最近要送外卖。”

这句话一出,整个包厢都安静了。

陈浩北刚才说什么了,他要去送外卖?

拜托,送外卖不是有手就行,是个人都能送。

陈浩北居然在送外卖,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和班长靳少成一路货色的男生一听,简直快要笑疯了。

送外卖的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武明月,你刚才一直帮陈浩北说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有个女的一直很嫉妒武明月,现在一有了机会,立马嘲讽道。

武明月略显委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对武明月有想法的男的一看,机会来了。

“杨燕,你有没有想过武明月可能是被陈浩北威胁的,毕竟他们以前就是同桌,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很正常。”

“陈浩北,没想到你这人坏到了骨子里,居然威胁我们的校花。”

武明月一听,还在帮陈浩北说话,“你们不要说他,他不是有意的。”

陈浩北直接蒙圈了,这个武明月说话一套一套的。

还以为武明月真的知道了他是斗虎总裁这件事,原来是瞎说的。

刘娟看到这么多人在说陈浩北,站起来怒道:“你们凭什么冤枉人?你们谁去看过他公司了?一个个坐在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似乎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刘娟脸颊上有一抹酡红。

“刘娟,我请你来参加同学聚会是看得起你,你大呼小叫做什么?”靳少成听到还有人帮陈浩北说话,当即怒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

刘娟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成绩不好,没有考上好的高中,高中上完她就留在东市生活了。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

只见一个头顶鸡冠头的男人端着一箱子酒走了进来。

“北哥,我黄大仙一听你来了我就捧着好酒来招呼你了。”

说着,黄大仙把一箱子好酒放到了陈浩北旁边。

“这个包厢有点小,要不要换一个包厢啊?”

众人看了看黄大仙,纷纷露出不解的神色。

“这人谁啊?”

靳少成笑了笑,“一定是陈浩北请来当演员的,让他滚出去吧。”

一听班长的话,众人对陈浩北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同时还有对这个黄毛。

黄大仙略微不满,但毕竟是陈浩北的朋友,也就没有动怒。

“北哥,我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我不揍他,玛德,这顿饭吃也吃不香了,我不留下来陪你了,走了。”

靳少成得理不饶人,“演员还有脾气,真是让我靳某人见识了一番,哈哈哈。”

“哈哈哈。”

陈浩北看不下去了,帮黄大仙说了一句,“你不能好好吃饭就滚出去,没人逼你。”

靳少成耻笑道:“哟,主演也生气了,这顿饭是我请的,该滚出去的是你吧?”

黄大仙顿时忍不了了,攥紧沙包大的拳头砸了上去。

“敢在帝豪和我这么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靳少成顿时被打懵了,怒道:“朗朗乾坤之下,你敢行凶打人?”

班长被打了,几个男生也站了起来。

我们这么多人,难不成怕你一个?

黄大仙见状火大到了极点,拿着一个酒瓶就往地上砸。

到了黄大仙这个位置,而且又在这种环境下,出门必有小弟保护。

外面的小弟一听动静,呼啦啦的涌进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