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涌进来的人,包厢里面的人全部懵了。

这些人都是带着家伙式进来的。

而帝豪酒吧安保工作向来不错。

能带家伙式进来的只有帝豪酒吧内部的人。

显然,他们是帝豪酒吧内部的人。

“你个兔崽子,和谁没大没小的,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还有你,你,站起来想要干什么?”

“坐下去!”

黄大仙这时说话,再加上身后的马仔,那种威严非常强大。

想帮靳少成撑腰的人讪讪的坐了下去。

他们想帮靳少成,但也得有命帮才行啊。

这群涌进来的人显然他们惹得起的善茬,身上散发出来的狠戾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后天打出来的。

靳少成额头上豆子大小的汗珠直冒,强颜欢笑道:“呵呵,群演都这么逼真,可以去拍戏了。”

黄大仙又是一巴掌扇了上去,“我拍你个大嘴巴子,还拍戏。”

而在这群人进来的一瞬间,刘娟不经意间贴到了身上身边,手掌抓着陈浩北的衣角。

陈浩北轻叹一声,刘娟小时候被欺负的阴影似乎还在呢,他把手搭在刘娟肩膀上往身边靠了靠,“有我在,别怕。”

刘娟听到陈浩北似有魔力般的话,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了。

“有你在,我不怕。”

眼看靳少成嘴巴都打肿了,陈浩北出声说了句,“诶,轻点,别把人打死了。”

听到陈浩北说话,黄大仙收回了手掌,吐了一口口水在靳少成身上。

“玛德,大晚上的碰这茬,真是晦气。”

靳少成已经吓傻了,一句话也不敢说,似乎为了面子,装作不在意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但他刚坐上,黄大仙就一脚踹倒了他,椅子都散架了。

“谁允许你坐的,跪那儿。”

听到黄大仙恐吓的话,靳少成彻底不敢动弹了,正好呈现跪姿。

直到这时,黄大仙才消了点气。

“浩北,你这朋友脑子有泡,我没忍住。”黄大仙歉意道。

陈浩北淡淡一笑,“他脑子有泡和我有什么关系。”

黄大仙一听,当即明白了陈浩北话里的意思。

“行,我给你和你的这些朋友换一个大包厢吧,走。”

黄大仙搭着陈浩北的肩膀往外走。

但这时,武明月说话了。

“等一等,你们故意伤害他人,向他道歉。”

黄大仙一愣,好漂亮的女人。

但漂亮不是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理由。

黄大仙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我讨厌聒噪的女人。”

武明月哪里经得住黄大仙一巴掌,整个人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再倒下。

黄大仙抽了她一巴掌,回来后发现陈浩北的脸色略显不悦。

当即懵了。

“北哥,你对她有意思啊,我自扇一巴掌。”

黄大仙是真的敢自己打自己,说完就扇了自己一嘴巴子。

声音非常清脆,排到包厢门口的马仔都听见了。

陈浩北也是听到声音后才反应过来,忍俊不禁道:“你可真厉害,自己打自己。”

陈浩北一笑,黄大仙就觉得这事没问题了,手臂重新搭上了陈浩北的肩膀。

“你和我那就是堪比兄弟啊,实在对不住啊。”

陈浩北摇了摇头,只是有些感叹罢了,“没事,她只是我以前的一个女同桌。”

好久不见的时候,陈浩北确实有想过武明月。

但见到后,陈浩北忽然发现武明月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

“你们跟我走,我给你们安排一个大包厢。”

大头和陈浩北感情好,一听黄大仙说话,屁颠屁颠跟上去了。

“黄毛哥,你说安排的大包厢是多大啊。”

黄大仙带着他们来到了VIP客户包厢,金碧辉煌,水晶吊灯。

大头惊叹道:“太厉害了黄毛哥,居然可以换一个这么豪华的包厢。”

刘娟也惊叹道:“这估计是我这辈子能见到的最奢侈的包厢了。”

黄大仙吩咐手下:“让厨师上菜快点,还有把最好的酒拿来。”

等到酒搬过来的后,黄大仙打了声招呼走了。

而刚才对陈浩北充满敌意的同学都改变了态度。

“靳少成也是活该,连道上的人都敢得罪。”

“可不嘛,北哥穿的阿玛尼西装还说冒牌货,他就是羡慕嫉妒恨。”

“北哥,有机会带带兄弟,我先干为敬。”

陈浩北略显忧郁,这些人如果没有黄大仙这事,肯定还会和刚才一样的态度。

虚伪的人啊。

不过,唯一让陈浩北印象深刻的倒是刘娟。

打电话的时候泼辣无比,见面后却没有电话里的嚣张劲。

这顿饭陈浩北不想吃了,咽不下去了。

准备走的时候,系统突然发布任务了。

“叮!扶持刘娟成为帝豪酒吧女老板奖励2000万软妹币。”

一听这话,陈浩北顿时眼神放光。

“刘娟,跟我走。”

说罢,陈浩北已经朝着包厢外面走了。

刘娟不解,而包厢里面的女同学却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陈浩北一定看上刘娟了。

刘娟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跟着陈浩北出来后,刘娟露出疑惑的神色,“去哪里?”

“我要让你当帝豪酒吧的老板,你替我经营这家酒吧。”

刘娟惊了,小鹿乱撞道:“可我不会呀。”

“没事,有人教你。”

路过刚才的包厢发现黄大仙还在里面教育靳少成,陈浩北便叫了一声,“黄大眼,走了。”

黄大仙不解,但出于信任还是跟陈浩北走了。

包厢里面只留下半死不活的靳少成和坐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武明月。

王新正好在帝豪酒吧,陈浩北直接和他谈了一下这件事。

“你说让她来经营我的帝豪酒吧?”王新指着相貌平平,没有出众地方的刘娟,道。

“也不算她,我要收购你的帝豪酒吧。”

王新一听,直接躺到沙发上拒绝了,“我不卖。”

不卖的情况只有一种,钱没到位。

钱到位,一切都好说。

“我打算出价一个亿,成立新帝豪酒吧。”

王新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来,他的帝豪酒吧何德何能价值一个亿。

旁边的黄大仙,一大一小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里念叨着,“卖,卖,卖。”

王新摆正了坐姿,“你和我兄弟多少年了,一个酒吧而已,我送你都行。”

陈浩北跟在后面道:“谢谢王新哥送我帝豪酒吧。”

王新:“……”

黄大仙一听,当即坐不住了,一蹦三尺高,“陈浩北你耍猴呢,这事没有两个亿成不了,我不同意。”

“行行行,两个亿,但你们得做我的属下。”

刘娟一个女人,需要有人辅佐才行,而现成的黄大仙和王新不用白不用。

黄大仙:“只要给我两个亿,别说让我做你的属下了,做你的马仔都行啊。”

“两个亿得过几天,我得先收购美饿外卖股份。”

包厢里面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浩北居然说要收购美饿外卖的股份。

美饿市值上万亿,就算一点股份也要几个亿。

“我相信你的人品,可以先认大妹子来锻炼锻炼了。”王新可不打算一直留在东市这个破地方,他要离开东市。

“好。”

刘娟一听,心慌了,陈浩北要她一个人留在帝豪酒吧?

“我怕。”刘娟在陈浩北耳边小声道。

陈浩北拍了拍她的肩膀,“把你在电话里面骂我的气质拿出来,别说黄大仙,王新你也可以往死里骂。”

刘娟一听自己的糗事被说出来,顿时无地自容把头埋在了陈浩北肩上蹭了蹭。

而这时,王新也发现了刘娟的天赋,怪不得陈浩北推荐她来经营帝豪酒吧。

“今天很晚了,我得回家了。”

刘娟说要回去,陈浩北也没有阻拦。

“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