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兰博基尼车里。

刘娟只感觉这一切很不真实。

当年那个年级第一的男神,居然达到了令人仰望的地步。

要不是陈浩北,她这一辈子也坐不上豪车一次。

刘娟感叹道:“陈浩北,你真厉害,谁做了你的老婆一定很幸福。”

陈浩北淡然一笑,“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你别爱我,没结果。”

刘娟当然明白,像陈浩北这种级别的男人,也只有女明星才能配得上了。

过了一会儿,陈浩北把刘娟送到了小区门口。

看到小区里面乌漆嘛黑的,陈浩北问道:“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好啊,”和陈浩北走一起很有安全感,陈浩北愿意送她的话,她当然乐意之至。

而且,今天晚上回家晚了,她有点害怕被妈妈骂。

“来我家喝杯水再走吧?”刘娟期待道。

陈浩北摸了摸后脑勺,看到刘娟纯真的眼神勉强答应,“好。”

门一开,刘娟吓了一跳。

只见她妈一脸怨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妈,这么晚了你不回房间休息,坐在大厅干什么?”刘娟皱眉问道。

刘兰朝着门口望去,忽然发现了跟在刘娟旁边的男人,她的怨气更大了。

“你这死孩子,谁允许你把男人带家里来的?”

刘娟本来还以为她妈在外人面前会收敛一点,没想到真的一点不留情。

“妈,以后我就是他手底下的员工了,而且他刚才送我回来,我邀请他进来喝杯水。”

刘兰上下打量了一眼陈浩北。

除了一身闪烁着星光的黑紫色西装,并没有出众的地方。

本来还以为她女儿谈了一个有钱的对象回来。

原来又是一个打脸充胖子的货色。

想到此,刘兰的脸色不禁更加恼怒了。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没我的允许不许进来。”

刘娟不理她,拉着陈浩北的胳膊想往家里走。

陈浩北没有说话,只是遵从刘娟的想法,走了进去。

但紧随其后,迎面而来的刘兰的横冲直撞。

刘兰直接用蛮力把陈浩北推了出去。

并且迅速把门关上。

“砰!”

“妈,你干什么,那是我以后的老板,也是我的同学朋友,你到底想干嘛?”

就算被关在门后,陈浩北也听到了屋子里面的争论声。

“狗屁!一看就是和你那废物爸爸一样的体质,下次再和这种男人接触,腿给你打断!”

“妈,爸爸是爸爸,他是他,你不要把你的不幸推到我的身上!”

“你还敢顶嘴?”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把门外没走的陈浩北都吓到了。

这一巴掌也太狠了。

亲生的。

这时,刘娟猛然打开门,捂着脸跑了出来。

她似乎没有看见站在走廊上的陈浩北,哭着跑了下去。

陈浩北面对屋子里的中年妇女,淡淡一笑。

随后走进屋子里面,把一张名片放在了鞋柜上。

“阿姨,有事你打我电话,刘娟我暂时带走了。”

放下名片,陈浩北从容不迫地走出了屋子,并且优雅地帮她把门关上。

回到车里,陈浩北发现副驾驶已经坐了一个人了。

“跟我回家还是去住帝豪酒吧,上面有房间。”

刘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户外面。

她想跟陈浩北回家,但陈浩北的家里估计容不下她吧。

陈浩北见状后也不说话了,打开了车内音乐。

舒缓的音乐响起,刘娟不经意间睡着了。

醒来时,陈浩北的车子已经熄火了。

“醒了,我家里还有几间空房间,你选一间先住,明天我送你去帝豪酒吧实习。”

电梯里面,刘娟说话了。

“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打开门后,陶琪出来迎接了。

“杂鱼大叔回来了呢,没晚饭吃了哦。”

看着陶琪嬉笑的样子,陈浩北揉了揉她的脑袋,“还没有睡觉呢。”

“杂鱼大叔不会以为我在等你吧,你也配让琪王大人等吗?哼。”

这时,陶琪注意到了陈浩北身后躲着的刘娟,“还是抱紧吧杂鱼大叔。”

说着,陶琪已经开始拨通抱紧电话了。

陈浩北俯下身子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嘴巴,“想屁股开花的你就接着打。”

陶琪顿时脸色羞愤,因为被捏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琪王大人永不言败。”

嘴上说着硬气的话,陈浩北一松开她就跑到自己房间把门关上了。

可以清楚听见房门反锁的声音。

刘娟拘谨地在陈浩北示意下换了拖鞋。

“打扰到你的话,我还是走吧。”

刘娟进来后注意到陶琪进了第三个房间,而前面两个房间似乎有人住了。

“你住陶琪旁边吧,房间每天有娇娇收拾,很干净。”

陈浩北说着话,娇娇打开房门出来了。

同时出来的还有理惠,借着上卫生间这个蹩脚的理由离开了直播间。

“欢迎主人回家。”

“爸爸吃饱晚饭了吗?肚子饿的话煮面条吃?”

忽然出来的两个人顿时惊艳到刘娟了。

也难怪陈浩北对武明月没有兴趣了。

人家家里有两个颜值逆天的女人。

关键还是她们的称呼。

是陈浩北花钱请来的吗?刘娟有所怀疑。

但最让她诧异的还是陈浩北居然有这种癖好。

如果她留下来的话,是不是也得这样称呼才能免费住呢。

刘娟想着乱七八糟的事,脸颊红到了耳根子。

“介绍一下,刘娟,我的初中同学,我准备让她接任帝豪酒吧老板。”

陈浩北说的话属实把理惠震惊到了。

东市最有名的酒吧,听陈浩北的意思似乎是他的。

不仅如此,陈浩北似乎要捧这个叫刘娟的。

她长得也就普普通通,皮肤还有点黑。

“爸爸真厉害。”

娇娇现在已经不想管陈浩北带回来几个女孩子了。

只要能留下来,她也可以拿到钱。

而且帝豪酒吧老板这个头衔,用她的1700万软妹也可以做到。

整体对比下来,刘娟的这个身份并不会动摇她的地位。

“又是一个被爸爸折服的女人呢,希望你可以做好帝豪酒吧老板这个职位呢。”

娇娇伸出手,温和一笑。

刘娟和她握了个手,“我尽力。”

“爸爸,肚子饿了叫我下面条给你吃哦,我回房间直播了。”

娇娇一走,理惠也和刘娟打了个招呼。

“我也要直播了,晚安主人。”

当客厅里面只有刘娟和陈浩北两个人的时候。

刘娟松了一口气,娇娇和理惠的气场太强了。

“陈浩北,你玩得真变态。”

陈浩北没有邀请任何一个女人来他家,说到底都是为了软妹币吧。

“你也可以试一试,我不介意。”

刘娟羞涩地锤了一下陈浩北的胸口,“你坏死了,我才不要,我睡觉了。”

看到刘娟跑进房间,陈浩北打算泡个澡解解乏了。

才泡了一会儿,浴室的门扉突然被人打开了。

陈浩北瞳孔猛然放大,但没有说话,希望刘娟看不见他。

往往越不想发生的事越容易发生,刘娟也发现了正在泡澡的陈浩北,吓得一声尖叫。

而娇娇正好出来倒白开水喝,听到声音立即赶了过来。

一进浴室,娇娇也愣住了,但脸上更多的是兴奋。

陈浩北反应过来立马沉下浴池,只露出一张愠怒的脸,“出去。”

娇娇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需要帮你把门反锁吗主人?”

之前,娇娇也想过生米煮成熟饭,但陈浩北每次都把门反锁,她根本没有机会。

一来二去也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没想到今天这个新来的女人,居然碰巧打开了陈浩北泡澡的浴室门扉。

“把门关上。”

浴室的门关上后,陈浩北立马就想裹浴巾回房间了。

迟则生变。

……门又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