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陈浩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睡不着。

就算数羊也睡不着。

不盖被子,感觉空调开得太冷了。

盖上被子,又感觉空调开得还不够冷。

总之,无论如何做都不能让自己顺心如意。

侧过身睡,平面睡,翻身睡,好烦躁啊。

几个小时前,娇娇不打招呼闯进浴室,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强吻了他。

对,就是强吻。

他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吻居然被一个蛇蝎女人夺走了。

陈浩北一想到此,腹部一团邪火冉冉上升。

但陈浩北很清楚,这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

而那个蛇蝎女人绝对是为了他的钱才决定迷惑他的心智。

不能被骗,不能贪恋她的娇躯。

这样想着,陈浩北迷迷糊糊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他就醒了,只不过眼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他昨晚没有睡好。

陈浩北去敲了敲刘娟的房门。

令他诧异的是刘娟很快就开门了。

似乎比他醒的还早。

“你醒了啊,我送你去帝豪酒吧实习。”

陈浩北打了个哈切,他昨天晚上没有睡踏实,现在很不舒服。

送刘娟到了帝豪酒吧。

黄大仙看到他脸上的黑眼圈,露出惊叹的眼神。

太厉害了吧陈浩北,怕是一晚上没睡觉。

不不不,厉害的不是陈浩北,还有旁边的这个女生。

“黄大眼,人我交给你了,今天晚上我来查一下她的实习成果,你好好教人家,不要动不动就出口成章,听见了没有。”

黄大仙拍了拍胸膛表示,“放心吧北哥,人交给我绝对没有问题。”

陈浩北点了点头,打着哈切离开。

可能没有睡好的原因,陈浩北浑身上下没一点劲。

开车的时候总感觉前面一辆车练出了残影分身。

忽然,前面的车停下来了,陈浩北反应不及时,一脚油门撞了上去。

陈浩北的困意瞬间烟消云散。

而前车开车的人已经下车了,开车的是一个女人。

陈浩北大感不妙,怎么会撞上一个女人的车,太难受了吧。

高立梅脸色不悦地走向陈浩北车旁。

不过,当看到陈浩北开的是兰博基尼的时候。

高立梅的脸色略微变化。

她那开了几年的破车终于可以换了。

高立梅敲了敲陈浩北的车窗。

陈浩北只能下车查看了双方座驾的伤势。

很厉害,高立梅的车尾被他的兰博基尼毒药铲顶起来了。

“富二代,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我的车子保时捷也不便宜。”

高立梅双手抱肩玩味道。

因为看见了陈浩北的真实模样后,高立梅有点怀疑陈浩北是偷开家里人的车子。

而富二代最怕被家里人骂了吧。

陈浩北叹了一口气,“这样吧,你把车子开去维修店维修吧,到时候报销单给我,我给你报销。”

高立梅怒了,她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她要重新换一辆汽车。

这个保时捷她已经开腻了。

“我拒绝。”

“那你想怎么样,我现在还要去送外卖,没空陪你在这耗。”

高立梅一听,对陈浩北架势这辆兰博基尼毒药有所怀疑。

“你说你要去送外卖,开兰博基尼去送外卖?这是你的车吗?”

陈浩北就像是在傻子一样看她,“不是我的车难不成是你的车啊,大惊小怪。”

开兰博基尼送外卖,那妥妥就是富二代体验生活了好吧。

这必须重新买一辆保时捷。

“你给我重新买一辆保时捷,不然这件事只能通过抱紧来处理了。”

高立梅说着就要打电话抱紧。

只要打电话抱紧,这件事一定会传到陈浩北父母的耳朵里。

到时候陈浩北死得可就惨了。

“我送外卖真的要迟到了,你爱报报,走了。”

陈浩北理都不理她,直接坐到车子里倒车。

而那辆被他顶起来的保时捷“砰”一声掉到了地上。

本来看不出来有哪里不对劲,但保时捷掉到地上后,砸掉了几个零件下来。

反观陈浩北的车头,也就是破了边边角角这样,不影响正常行驶。

“这是我电话,有事打我电话。”陈浩北丢了一个名片在车外,然后一脚油门走了。

高立梅气炸了,也想着开车先离开这里再说。

但是,车子无论如何也点不了火。

最后下车查看才看见地盘掉了好几个零件。

最终没办法打电话让拖车来拖的。

陈浩北送了几个外卖,已经到中午了。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看了一眼来电信息。

打电话来的是彪哥。

估计是徐伟的那件事已经有眉目了。

王大彪说了一下,“北哥,我们调查到徐伟名下有一套几百平的别墅,我们打算拍卖了,起拍价300万软妹币。”

陈浩北纳闷道:“徐伟说到底就是动感天地游戏厅的一个分部部长,哪里来的软妹币买的别墅?”

“北哥,你有所不知,再没来我们动感天地之前,这小子做传销的,还经常上网薅贷款羊毛,最后混不下去了才来我这混的。”

听了王大彪的解释,陈浩北点了点头,这样才说得过去。

不然普通人就算工作几辈子也不一定能买得起几百万的别墅。

“卖掉了转200万软妹币给我就行了,还有100万软妹币或者溢出来的价格你拿去和你的兄弟们分了吧,都辛苦了。”

王大彪一听,陈浩北可以深交,格局打开了。

既然陈浩北都开口说话了,他也必须拿出相应的态度才行。

“北哥,我现在就把200万软妹币打到你的卡上,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全权处理了。”

不到一会儿,陈浩北的卡上就有了200万软妹币。

有了200万软妹币,陈浩北想到了刚才撞的那辆保时捷,估计重新买也就几十万的样子。

但是,陈浩北更想把这个钱留给陶琪。

陶琪只要保持她那张俏皮的脸蛋,她的偶先人设就立好了。

投资200万软妹币就可能收获一个未来全世界的人都崇拜的偶像,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投资。

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200万软妹币对他来说已经是毛毛雨了。

想到这,陈浩北回家了。

但是,陈浩北回到家后并没有发现陶琪。

正在打扫卫生的娇娇发现陈浩北似乎在找陶琪,出声道:

“找陶琪的话,她早上已经走了,她说要回sunny偶像组合训练,不然sunny偶像组合就要解散了。”

“她是偶像练习生?”

“这件事你不知道吗?Sunny偶像组合前段时间还在网上火了两天。”

陈浩北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毕竟他和陶琪没有说过太多的话。

“sunny偶像组合在哪里?我去看看。”

娇娇抬头想了想,道:“好像在魔都吧,陶琪有和我说过。”

“好,这两天我不回来了,你吃你的晚饭吧。”陈浩北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略带怒火。

娇娇嘻嘻一笑,丝毫不在意陈浩北的态度,毕竟她昨天晚上对陈浩北放肆了一下。

“那我这两天也不回来了,我跟你一起去。”

娇娇已经猜到陈浩北要去哪里了,她不想和陈浩北分开。

或者可以乘胜追击,一举拿下陈浩北,那样她就是阔太太了。

“不行,我不允许你去,”陈浩北说着话把兰博基尼车钥匙丢给了她,“你帮我去把兰博基尼修一下,刚才撞车了。”

娇娇一听,整个人焦急万状,围绕陈浩北左看看右看看。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

陈浩北推开了她,说着话却注意到了她那微润的红唇,“莫挨我,伤到了也和你没有关系,管好你自己的嘴。”

娇娇妩媚一笑,“好的爸爸。”

陈浩北可不敢继续留下来了,免得把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