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坐飞机去了魔都。

“叮!签到魔都奖励价值5000万软妹币布加迪威龙一辆。”

陈浩北环顾机场四周的停车场。

很快找到了一辆停在普通车当中的布加迪威龙。

而这时,陈浩北的身后跟了一个戴着一副墨镜的女子。

当然,也戴了口罩。

不过,陈浩北并没有发现她。

但是,陈浩北上车后,突然发现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

上来的是一个身材比较熟悉的女人。

很快,陈浩北就发现了她是谁。

娇娇把墨镜和口罩摘了下来。

“嘻嘻,我的好爸爸要跑去哪里呀?”

陈浩北吓了一跳,皱眉道:“我不是说了不允许你来了吗?”

“我就跟来了,略略略。”娇娇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吐舌极致嘲讽。

陈浩北怒了,当即揪住了她那肉嘟嘟的嘴巴。

“你回不回去?”

只要娇娇说回去的话,他可以松开揪着她脸蛋的手。

娇娇倔强地撇过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我就不回去。”

陈浩北略微头疼。

但很快,陈浩北就想到了办法。

他把娇娇抱到了车子外面。

“哼,想跟我,做梦吧你。”

说着,陈浩北麻溜地钻进车门一脚油门跑了。

看着陈浩北落荒而逃的样子,娇娇并没有一点不开心。

毕竟昨天晚上她放肆了一回,陈浩北还能这样心平气和对她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她知道陈浩北要去哪里。

所以,打了一辆出租车也去了sunny偶像组合练习生基地。

陈浩北到了陶琪练习的地方后,在接待员的带领下走到了陶琪的练习室。

站在练习室外面也能听见里面的声音。

“陶琪,你跳得太快了,你等一等枫叶。”

陶琪略显不满道:“这段跳慢了的话,下一段节奏就算把动作摆出来了也不会有力度。”

“你们是一个团队,不是你一个人的独秀。”

经纪人似乎不近人情指责着陶琪。

陶琪不认为自己跳得有问题,而且她已经很努力放慢节奏了,是她的队友跟不上她。

“再说了,要比快的,玉箐的速度也不比你慢。”

“玉箐跳得快是快,但是掌握不了节奏,快了也没有用,只有我跳得才是最准确的节拍。”

陶琪对自己的舞蹈造诣很有自信,她坚决认为枫叶那段速度不能慢。

接二连三被顶撞,经纪人也怒了,“我再说一遍,你如果把这当成是你一个人的游戏,那就请你离开sunny吧,你不适合sunny。”

陶琪不屑道:“不跳就不跳了,我还不信没了蓝象传媒我就跳不了了。”

玉箐在这时忽然说话,“陶琪,要不你也跳慢一点吧,等一等枫叶?”

枫叶趁机道:“等我一下怎么了,后面的舞蹈不都是围绕你跳吗?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似乎sunny每一个成员都不把陶琪放在眼里,玉箐那高高在上的态度,枫叶那无理也要搅三分。

陈浩北在练习室外面听了一会儿,当即忍不住了。

他好不容易遇到的雌小鬼,怎么能让这些人指责?

接待员来不及劝阻,陈浩北已经推门而入了。

一看到陈浩北的到来,练习室里面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经纪人玄门也是推了一下眼镜,问道:“你是谁?”

陈浩北理都不理他,看着陶琪笑了一下,“走了。”

陈浩北的到来就像黑夜里的一道光,陶琪扑倒了陈浩北的怀里。

眼看陶琪要走,经纪人慌了,毕竟陶琪的舞蹈功底是实打实的。

没有陶琪,sunny偶像组合就没有了主跳主唱,以后很难出名。

“陶琪,现在是训练时间。”但经济人不会表现出来他非陶琪不可,故作严肃道。

陶琪嬉笑道:“从现在开始我不是sunny偶像组合的人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呐,笨蛋。”

带着陶琪离开了蓝天传媒,陈浩北坐在车里笑道:“没想到我的雌小鬼还是偶像练习生呢,之前为什么不和我说?”

“和你说有用吗?你连100万软妹币都不愿意给我,娇娇姐都拿到2000万软妹币了,呜呜呜。”陶琪一边抹着擦不掉的眼泪,一边哽咽道。

“想成为全世界的偶像吗?”陈浩北突然问道。

“我当然想啊!”陶琪大声道。

“那好,我给你200万软妹币,你先努力一下吧,有成果我再陆续给你软妹币。”

“没有软妹币哪里来的成果吗……”陶琪哭着哭着忽然察觉到陈浩北说的话,音调陡然提高,“什么,200万软妹币?”

对于这辈子都没有碰过200万软妹币的陶琪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对,就是200万,目前只能投给你这么多。”

“太棒了大叔,琪王绝对可以成为全世界的偶像,到时第一个给大叔签名。”

说着,陶琪突然趴到陈浩北身上,啄了一下他的脸颊。

陶琪啄了一口很快回到副驾驶上坐好,脸颊上尚有红晕环绕。

就在陈浩北略微迷糊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陈浩北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接听了电话。

“爸爸,我已经在玫瑰小镇别墅区买好房子了,你过来住吗?精装的一手房。”

本来娇娇也想一起去找陶琪的,但一想到陈浩北生气的脸,娇娇就在半路决定去买住处了。

陈浩北听到她的话嘴角微抽,娇娇似乎比他还富有了,魔都的玫瑰小镇别墅区都有钱。

陈浩北暂时也没有居住的地方,只能带陶琪去了别墅区。

在娇娇的指挥下,陈浩北把布加迪停到了车库。

陶琪抬头仰望了一眼三层楼的玫瑰小镇别墅。

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愧是变态大叔,到哪里都有大房子住。

娇娇觉得有点寒酸,略显歉意道:“对不起爸爸,1800万只能买这里的别墅了。”

这块地皮距离市区有点距离,唯一的有点估计就是安静了。

“暂时住一下可以了。”

陈浩北在家里给了陶琪200万软妹币,“娇娇,你和陶琪理一理当偶像的路线,我得送外卖去了。”

“辛苦了爸爸。”

娇娇第一次碰到像陈浩北这样的男人。

明明已经有用不完的软妹币,居然还选择出去送外卖。

体验生活吗还是家里人安排?

陈浩北打开骑手app,一个外卖订单就跳出来了。

目的地是简女时尚集团总裁办公室。

取餐点是市区小街里面。

简女时尚集团几乎没有男员工。

陈浩北走在里面就像一个异类。

似乎是因为点外卖的人是简女时尚的总裁,没有一个人拦他。

很快就走到了办公室前面。

陈浩北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进。”

“你好,你的外卖。”

陈浩北把外卖放到办公桌上后,一点也不磨叽转身就走。

而女总裁察觉到了他的异象,一般的外卖员恨不得多留一秒钟。

陈浩北却是个例外,这让她很有饶有兴致一笑。

“你等一等。”

陈浩北不解地转过身,道:“你有事?”

简静娴淡淡一笑,“我不好看吗?”

“好看。”

“那你不想再多看一会儿吗?”

“你又不是我老婆,我看你做什么,我犯贱啊?”

简静娴略微皱眉,陈浩北说话挺粗糙的。

这时,简静娴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人,简静娴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爸?”

“我今天早上让你去相亲我老战友的孩子,人家说没有等到你,你什么意思啊?”

简静娴也怒了,她不是相亲机器,她有自己想要的爱情,“他太帅了,我配不上他,挂了。”

“混账,过两天你爹70大寿,你不带个男朋友回来,你就不要回来了!”

“嘟嘟嘟……”

电话挂断后,简静娴发现陈浩北还留在办公室里面,当即怒道:“滚啊,站在那里干什么?”

陈浩北:“……?”

被当驴耍了?

陈浩北大步走到办公桌前面,吓得简静娴睁大了眼睛。

“你想干什么?保安!”

陈浩北大拍办公桌,在简静娴诧异的目光中走出办公室。

简静娴略显疑惑,直到准备吃外卖的时候才发现外卖不见了。

“该死的家伙!差评!”

陈浩北在电梯里面直接把简静娴的外卖当做下午茶吃了。

他从早到现在都没有吃一口食物,正饿着呢。

不得不说,简静娴订的寿司真不错。

“唔唔唔,好吃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