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吃着寿司,陈浩北被简女公司的保安拦住了。

保安肌肉发达,站在最前面的双手抱肩,神情严肃。

“小子,简总的外卖你也敢抢,跟我走一趟吧。”

说着,保安就想动手。

面对肌肉发达的保安,陈浩北也不含糊,当即低头认错。

“别别别,我跟你走一趟就是了。”

严兵一听,愣了一下。

这年头的年轻人太怂了吧。

不过也好,免得他动手。

“好了,这小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我自己一个人押送就行了。”

严兵一脚跨进电梯,挥了挥手让一起来的保安回去。

和严兵一起来的保安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

只是碍于他的武力才勉强认同他。

电梯降到一楼后,要下楼的职员全部走出去了。

接着,电梯上升期间只有陈浩北和严兵了。

陈浩北不知道要去哪里,问了一下,“你要带我去哪里?”

“废话,当然是带你去简总的办公室。”

严兵已经在想美女总裁夸他的场面了。

他一个人制服了陈浩北。

陈浩北眼神略显不善,明明是她的问题,现在却让保安押送他上去?

真当这个保安有用吗?

想到这,陈浩北瞥了一眼保安四肢发达的腿。

被一个女人看扁了真不爽啊,简静娴!

“妈了个巴子!”

严兵只感觉他的腿被人踹了一脚。

反应过来后就想教训陈浩北。

“踏马的,阴我?”

但是,严兵一抬脚就被腿上传来的痛楚撕扯到了。

他的腿筋被陈浩北踢断了。

严兵察觉到情况后,心中惊骇不已。

只是一个普通的外卖员罢了,居然踢断了他的腿筋?

这种本事就算放在混黑道的身上也不一定能做到。

陈浩北到底是谁?

正想着,电梯的门已经打开了。

严兵觉得简静娴有危险,不顾腿上的伤痛挥起拳头朝着陈浩北抡了过去。

但陈浩北速度非常快,蹲下身子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强大的冲击力瞬间把他从电梯里面打飞出去,还在走廊上滑行了一段距离。

陈浩北理了理衣服,坦然地从严兵身旁走过去。

但严兵可不敢把陈浩北放过去,前面就是简静娴的办公室了。

他用一只大手抓住了陈浩北的腿脚,“想伤害简总,有我在,你不可能。”

陈浩北哑然失笑,“我想伤害谁,你可拦不住我。”

说着,陈浩北一脚踩在严兵头上,顿时就把他踩得不省人事了。

走到简静娴办公室外面,陈浩北也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简静娴一听开门声,略微皱眉。

是谁不懂礼数,没有礼貌?

看到来人是陈浩北,莞尔一笑。

刚才陈浩北一走,她就立马给保安室打电话了,让人把他请上来。

看来保安室已经完成任务了。

“我的外卖好吃吗?”简静娴略显高傲道。

“好吃啊,我都吃完了,就剩一个盒子了,留给你吧?”

说着,陈浩北把吃完的外卖盒放到简静娴的办公桌前面。

简静娴啧啧称奇,一个外卖员被保安强行请上来还能表现得淡定从容,值得表扬。

想到陈浩北的演技,简静娴突然想到了相亲这件事。

正好可以让陈浩北当她的男朋友。

“你送外卖一天能有多少钱?”

陈浩北送外卖非常慢,别人两单一块接,他非得一个单子的接。

而且,他还不是职业外卖员。

小区几栋楼都得问楼下大爷大妈,这就浪费了很多时间。

差评也有好几个,送外卖的几十块钱都不够扣罚款。

“也就几十块吧。”

简静娴双手撑着下巴道:“我这里有一份来钱快的工作,你有没有兴趣?”

来钱快的工作,陈浩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做小白脸。

陈浩北吓得一哆嗦,“我不做小白脸,我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简静娴一脸愠怒,陈浩北想哪里去了?

“我的意思是让你假装我的男朋友,顺便参加我爷爷的70岁大寿,就在两天后。”

“事成之后,我给你两万软妹币,怎么样?”

陈浩北不屑地咂吧了一下嘴,“两万,你打发叫花子啊?”

简静娴嘴角微抽,一万是外卖员几个月的工资了吧?

“你说你一天送外卖几十块,一个月也就几千块,两万够你送几个月的外卖了吧?”

“我不是肤浅的人,如果你就这点诚意,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简静娴一听,咬了咬牙,“好,只要你假扮我男朋友一天,我给你三万。”

“没诚意啊。”陈浩北说完就想走。

简静娴可不想放过演技杠杠的陈浩北,再次加价,“五万!”

可陈浩北却是接着往办公室外面走。

“十万!”

陈浩北一听,停顿了一下,十万有点多啊,够买一件jk制服了吧。

但还不够,十万就想让他抛头颅洒热血……

“二十万!……一百万!”

简静娴一看几十万软妹币都拿不下陈浩北,直接上头加到了一百万。

拜托,一百万是她身上所有的零花钱了。

她的钱都和公司代沟了。

简女时尚集团只是一个很渺小的公司啊。

陈浩北点头,“我觉得这件事有待考虑,一百万软妹币,可以可以。”

说着,陈浩北把自己的名片放在办公桌上递到了简静娴面前。

简静娴微微一愣,陈浩北一个送外卖的还有名片?

不会是随便印的假名片吧?假职位那种?

简静娴拿起来看了一下。

上面只有联系电话,别的啥也没有。

“你想好了打电话给我,另外,我这边可以提供顶级豪车一辆,要加价十万。”

说完,陈浩北直接走了。

路过严兵的时候,发现他自己一个人靠到了墙壁上闷闷不乐。

本来,严兵醒了是想简静娴办公室的。

结果听到简静娴在和陈浩北谈假扮男朋友这件事。

他一个保安队队长自然没有资格假扮她的女朋友,但一个送外卖的凭什么就有资格?

“哟,醒的挺快,快去医院治一治,别留下了残疾。”

严兵听到陈浩北的声音,狞笑了一声,“小子,你走不了了。”

这时,电梯的门打开,里面涌出来一堆保安。

保安一出来就发现了躺在墙角的严兵。

严兵的实力他们非常清楚,而眼前送外卖的居然把燕兵打垮了,可见这个外卖员实力还是有的。

但陈浩北似乎和他们并没有打一架的样子。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就别摆着架势想打我了啊,我很厉害的。”

说完,陈浩北双手插兜径直走上了电梯。

看到保安一个个让开了一条路让陈浩北走过去,严兵恨铁不成钢。

“你们这群饭桶,怕个毛,他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而且我是被他偷袭的!”

严兵一发狠,保安一个个的不敢怠慢了,都跟着走上了电梯。

很快,电梯门关上了,几个保安没有来得及跟上去,被留在楼上。

这时,简静娴的秘书送完文件回来了。

发现严兵半死不活靠在墙壁上,上前询问,“严兵,你怎么坐在这里?”

严兵强忍沮丧,对此感到抱歉,“我的腿筋被人踢断了。”

秘书一听这事,立马和简静娴说了一下这件事。

简静娴听到后立马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严兵没有往日的意气风发后,简静娴略微皱眉。

“怎么回事,把你知道的通通说出来!”

此时,陈浩北站在电梯里面理了一下略微凌乱的外卖制服,理完衣服后,电梯门正好打开,他淡然的走出简女时尚集团。

紧接着,另外一个电梯也下来了刚才没有来得及跟上的保安。

当他们看到和陈浩北一起坐电梯的保安七横八竖躺在电梯里面后,对陈浩北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