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离开简女时尚集团便继续送外卖了。

第一次来魔都,人生地不熟,单单超时,单单差评。

“外卖都凉了,我怎么吃?你自己吃吧。”

估计是一个放假的女白领,就算在家里也掩盖不了那种高高在上气质。

陈浩北连连道歉,“对不起,路上有点堵车。”

“既然你做了外卖这份职业,你就应该学会考察地图,哪里有近道,哪里可以缩短时间。外卖你留着吃吧,我不吃了。”

说完“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不过很快又打开了,“我不给你差评,你帮我丢个垃圾吧,楼下有垃圾桶。”

陈浩北为了不收到差评,只能忍让,“好的。”

但是当陈浩北丢完垃圾后,差评提示音就传来了。

陈浩北真的想骂街,这也太贱了吧。

可能是在魔都这种大城市吧,陈浩北一连碰到了好几个这样式的女人。

不过,脾气好的白领是真的好到无可挑剔,外卖迟到了也会给予微笑,并且让他不用担心差评,甚至在他没有走远就已经点了五星好评。

一天下来后,陈浩北站在布加迪旁边脱掉了外卖制服。

今天是第五天了,还有两天我就可以拿到美饿外卖10%股份了。

“富二代又体验了一天生活,估计油费都不够,现在又要回家了。”

“他开的是布加迪吧?真有钱。”

“那不是普通的布加迪,那是布加迪威龙,价值半个亿,就算购买也得交队列费300万。”

“我的天,价格半个亿的跑车用来送外卖,这已经不能用豪来表达了吧?”

“没错,用老一辈人的话来说就是败家子。”

路人说的都是些大实话,听得陈浩北有点汗颜,他跑单的钱确实不够油钱,确实有点败家。

陈浩北伸了个懒腰坐到车里,一脚油门回家了。

一回到家,陈浩北就发现了不对劲。

厨房里面居然有三个女人的身影。

“爸爸回来了。”

娇娇擦了一下手上的水渍,快步走到门口帮陈浩北换好拖鞋。

看到陈浩北穿上自己新买的拖鞋,娇娇眉开眼笑。

“这双拖鞋果然适合爸爸呢。”

陈浩北对此并不在意,只是一双拖鞋罢了,换不换都无所谓。

这时,理惠也走了过来,略显不善。

“我的好主人,离开东市也不和我这个女人打声招呼吗?”

陈浩北耸了耸肩,“你来了这破房子就有点挤了,你不觉得东市的房子很大吗?”

理惠一听这句话,就很生气。

她今天下午睡醒,发现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等到娇娇做晚饭的时间点,娇娇也没有出现。

察觉到问题,她立马打电话给了娇娇。

娇娇一开始没有坦白,她软磨硬泡了好久,娇娇才告诉她实情。

“就算我不说,你不也找到这里来了吗?大惊小怪。”

陈浩北不以为然,径直走向浴室,他要泡个澡。

有了昨天晚上深刻的教训,陈浩北一进浴室就把门反锁了。

只不过准备在浴室放热水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带进来换洗的衣服。

正犹豫要不要穿上脏衣服出去拿一下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笨蛋大叔,你换洗的衣服没有拿。”

陈浩北听到声音后打开门把换洗的衣服和一条浴巾拿了进来。

浴巾似乎刚刚用过,上面还残留着香味。

不过,陈浩北现在只想泡个澡,有没有用过无所谓。

半个小时后,陈浩北穿好睡衣出去了。

长方形的白色餐桌,三个女人都在等他吃晚饭,娇娇坐在一边,理惠和陶琪坐在另外一边。

而只有娇娇旁边有一张多余的椅子。

陈浩北可不想和娇娇坐在一边,不顾娇娇的眼神把椅子搬到了主座。

娇娇也不气馁,把陈浩北的餐具端到了他的面前。

“爸爸,我今天煮了小龙虾,还有水煮鱼,你尝尝。”

娇娇把已经剥好的虾尾肉递到陈浩北面前,非常希望陈浩北赏脸吃一下。

毕竟,对面有两个女人正在看她无事献殷勤。

陈浩北也不矫情,肉都到嘴边了,不吃白不吃,反正不用自己剥龙虾壳。

吃完一个龙虾,娇娇把第二只吓尾肉递了过来。

接着第三只,第四只……

陈浩北连续吃了几只虾尾巴后,瞪了娇娇一眼,“我要吃饭,你老喂我吃龙虾,你想吃撑我啊?”

被这么一瞪,娇娇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只顾着喂陈浩北吃龙虾了。

陶琪的情绪没有绷住,笑出了猪叫声。

不过,刚笑出声就迎来了娇娇充满杀意的眼神。

陶琪立马止住笑声,低头扒饭。

“我吃完了,我去睡觉了,晚安大家。”

说完,陶琪直接溜了。

不溜不行啊。

今天单独在家的时候。

娇娇对她进行了魔鬼式恐吓。

没错,娇娇给了她100万软妹币收买了她。

面对巨额财富,她的心理防线当然崩塌啦。

陶琪行云流水的操作把陈浩北看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情况?

当陈浩北把眼神瞄向娇娇的时候,她却在正儿八经的吃晚饭,仿佛这一切和她没有关系。

吃过晚饭,陈浩北接到了刘娟的电话。

刘娟一个人在大房子里面不害怕是假的,声音略显颤抖,“陈浩北,你们去哪里了?为什么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陈浩北如实说道:“我们来魔都了,你今天实习结果怎么样?”

“还可以吧,有人不叫我大姐大,我打了他一拳……”

说到这,刘娟欲言又止,陈浩北并没有发现,反而夸道。

“没事,打得好,你不狠他们不听你的。”

挂断了电话,陈浩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兰博基尼的事。

他让娇娇把兰博基尼拿去修一下,结果娇娇也跟来魔都了,那车子呢?

陈浩北当即找到了把脚丫子蜷缩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娇娇。

“我让你把我车子拿去修,你修了没有?”

娇娇拍了一下脑子,俏皮一笑,“没有。”

“我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说了不允许你来你非得来,滚出去!”

陈浩北的声音很冷冽,如同千年寒冰。

娇娇噘了噘嘴,“这个房子是我买的,写的也是我的房名。”

“你的意思是让我滚吗?”

只一个眼神,就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她的脖子,让她窒息。

“我滚。”娇娇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后,撕心裂肺的心痛。

娇娇不相信陈浩北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只穿睡衣就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半小时后,陈浩北一定还在气头上吧,不开门可以说得通,娇娇这样安慰自己。

但一小时后,两小时后,门还没有被打开。

娇娇哭了。

她高估了自己在陈浩北心中的地位。

心灰意冷的时候,门开了。

她以为开门的是陈浩北,扭头看去却发现是陶琪。

“快进来吧娇娇姐,像大叔这种人你不能和他硬着来,是时候由我这个恋爱专家出手了。”

陶琪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点了一下头。

娇娇冻得受不了了,嘴唇发白跟着陶琪走进了家里。

翌日,陈浩北八点钟准时起床。

只不过当他看到餐桌上的早饭,略显犹豫。

昨天他应该让娇娇滚了才对,谁做的早饭?

这时,陶琪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笨蛋大叔,没有我你就活下去了吧,像我这样的小厨娘,仅此一份呢。”

原来是陶琪做的,陈浩北放心了。

但吃了没几口,娇娇身穿围裙从厨房里面走出来了。

陈浩北看到她后,回头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早饭,这味道和娇娇做的味道一模一样,他一开始还觉得奇怪,现在不奇怪了。

“你不是说你做的吗?”陈浩北瞪着陶琪没好气道。

陶琪比了个耶,嬉笑道:“我帮娇娇姐打下手的,厨师长还是娇娇姐,嘻嘻。”

娇娇忐忑的拿着铲子站在厨房门口。

但这一切都在陈浩北吃了几口早饭后,烟消云散。

“盐放多了,下次少放点。”